第16章 白龙与赤虎—2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白龙鱼服,说的是天上的白龙,化作鱼儿游于凡间的深渊之中,却不料被普通渔夫所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再到后来他恢复神龙的模样,去找那名叫做豫且的渔夫船长,谁知道豫且却义正言辞的回答说,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若是知道,自然不敢妄自加害,你这位天上的龙神,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你白龙鱼服所致,而与他豫且网捕鱼无关。

    那条白龙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悻悻然的放过了豫且。

    虽然这个故事有很多版本,但对于赵祯这样的人来说,原来的故事已经不再重要,毕竟重视哲学的中华文明,会让有文化的人更加注重事物的引申义,而白龙鱼服的引申义,就是富贵的人在微服私访的时候,很容易遭遇到不测。所以,他最后按照世间的规矩,凡事不要表现的太过明显,只要浑浑噩噩的躲在众人之中,便能平平安安的结束这段旅程。

    如果是他在这个多事之秋出现什么闪失,那对于国家来说,无疑将会带来巨大的混乱。

    恐怕这就是八叔担心她的缘由。

    然而,30岁的赵祯,却有着属于这个年纪的事业心。

    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帝国,就在这种风雨飘摇中,一步步走向下坡路。

    这也是他非要来到曹婆婆肉饼店,探查一下康采恩的原因。能够在嘴皮子功夫上超过八叔,并不是一件值得他关注的事情,朝廷内外的御史言官之中,嘴上功夫了得的人物多了去了。虽然他赵祯有纳谏之美名,但他毕竟已过而立之年,知道官员吏才远远比他们的嘴皮子要重要。

    所以,他告诉八叔,要来看一看这个辩倒他的年轻人,只不过是一个摆出来的幌子而已。他出现在这里的缘由,更多的是因为内军巡院送上来的报告。

    说起来他也是无意之中才看到这份报告的,毕竟保菘堂实在是个与他渊源颇深的堂口。在过去的30年里,哪怕是彰宪明肃刘太后垂帘听政的时候,它也没有被激活用来帮助自己对抗那个老女人的权威。但没想到今天,它竟然因为一个十岁的孩子,而突然启动了。

    于是赵祯就十分想知道,这个十岁的孩子身上,究竟有什么让人感到惊异的地方。他忍不住想要来一探究竟!当然,他从小就听说过白龙鱼服的故事,自然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才是最好的。

    于是他想起昨天的皇城司密报当中,有一则关于他八叔赵元俨的趣闻。那位经常说出一些惊人言论的八大王,竟然在一家肉饼店当中,被一个十岁的孩子辩驳的无话可说!而那个十岁的孩子,正是他要探查的目标。

    如此一来,他便有了一个很好的计划安排,那就是让他的八叔带他来看一看,能够让她的八叔吃个闷亏的少年郎,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实际上,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八叔,重新出现在这个曾经暴露过身份的地方,如此以来,他的身份一定会被人看破,有这样一个大王与他同行,那么自己的身份在别人看来,一定也是贵不可言的。如此以来,他便能在某种程度上,保证自己的安全,再者说了,皇城司的那些罗族和密探们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整天监视着包括宗室在内的很多人的行动,自然清楚哪里才是治安最为混乱的地方。

    所以主要让他们暗中保护,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且这位肉饼店的老板曹婆婆,正是当年救过自己性命的人。说什么他赵祯也不会相信,有人能够在这位婆婆的眼皮底下,取下自己的性命。

    所以,他大胆的来到了这里,而且并不准备刻意的隐藏自己,尤其是在这个众人都献上赞许的时候,他如果不做出同样的反应,难免显得格外另类,反而有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基于这种种的考虑,他认为只要自己按照平时的想法为人处事,并不会露出太大的破绽。谁知道他们宋朝的天子,生活起来与周围的百姓并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还不一定能比得上汴京城中的某些富贵人家。

    于是,他即便被自己的八叔踹回到了座椅上,却也不太认可八叔的小心谨慎,故而在简简单单的喝了两口汤,咬了两口饼之后,便起身想要到后院中去一探究竟。

    赵元俨看到这一幕,显然有些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自己你这个谦恭温和的侄子,等离开了皇宫之后,反而丢掉了温和谦恭的属性。

    于是他赶紧起身,一把拦住了自己的侄子,带着惊讶的口气,不解的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赵祯有些不耐烦的转回身来,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虫,将八叔你辩驳的哑口无言!”

    赵元俨就算再是蠢笨,却也有五十六年的人生阅历为他兜底,恍惚间他就觉得,赵祯来到这里的目的,绝对不是看自己笑话那么简单。

    于是他竟然缓缓的放开手,低声嘱咐道:“要小心,我在外面帮你吸引注意,让王涣陪你进去。”

    赵祯忽然之间非常感谢自己的这位皇叔,虽然在自己当年登记的时候,这位八大王还曾经觊觎皇位,长期逗留在皇宫之中不肯回府,若不是当年的宰相李迪,将一盆黑乎乎的墨水摆在他们面前,让他觉得那里面可能是某种见所未见的奇毒,当即吓得狼狈而走,恐怕如今坐在皇位上的人,还不一定是他赵祯。

    然而时过境迁,皇室内部的那些恩怨,终究会随着清风拂去。年近花甲的八大王赵元俨,似乎在这个时候,才找到了身为长辈的慈爱之心。故而两人的关系,在近来的这些年里迅速升温。

    听到八叔对自己的叮嘱之后,赵祯不禁心中感动。他轻轻地拍了拍八叔的手,表示对方大可以放心,便带着王涣一起走进了后院之中。

    店里的伙计们知道王涣的身份,又见他紧跟在这位中年人的后面,便知道这个30来岁的男子,定然也是个得罪不起的高官贵胄,于是谁也没有敢表现出阻拦的意思,众人都只是悄无声息的留意着他们的举止,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便准备立即……

    立即将自己多余的心思收回来,认认真真做好手头上的活计,因为那位中年男子已经悄然走到老婆婆面前,并且奉上了恭敬的一礼,曹婆婆看到他时,好长时间没有什么反应,直到他轻轻的说出一番话,才让婆婆的脸色骤然发生变化。

    他说出那番话,只是简简单单的自我介绍而已:“婆婆是否还记得,30年前,提篮中的那个婴儿?”

    曹婆婆一阵心惊胆战,30年前的那个惊魂之夜,他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又怎么会不记得被人装在提篮当中,试图带到刘娥宫中的那个婴儿。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婴儿在长大之后,竟然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看他的样子,已经知道了30年前所发生的所有事。

    果然就听他说的:“七年之前,嫡母去世,我才在偶然间得知,原来自己的身份之母,竟然另有其人。盛怒之下,我便让内军巡院和班值侍卫一起搜查宫中密档,终于得知了当年的惊魂之事。”

    曹婆婆仰天长叹一声,那年,彰献明肃刘太后还不是皇后,他虽然已成为真宗陛下的妃嫔,但却在立后的前夜受到群臣的阻挠。他们使用的理由,是这位来自蜀中的后妃娘娘,膝下并没有子嗣。

    急于成为皇后的刘娥,在得知自己的侍女怀孕之后,便秘密的将她藏了起来。待到其顺利生产,便用一只狸猫换出了新生的婴儿,并且试图将婴儿送到刘娥的手中。

    “当时我发现这一情况,便立即出手阻止。”曹婆婆也陷入到了当年的回忆之中,“毕竟我也不知道,刘娥在得手之后,会怎样对待那个婴儿。当时我很担心,刘娥会出于妒忌,或者担心其他嫔妃有了子嗣之后登上皇后之位,而将那个可怜的婴儿杀死。所以我率领内军巡院的人,联合一部分班直侍卫,将那个婴儿救下。但是刘娥在宫中势力甚大,一旦他得知事情败露,恐怕我们也无力继续保护那个婴儿。所以我只有将此事禀报陛下,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陛下在得知有个婴儿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肯定是寡人的孩子!果然在查证之下,发现宫女李氏已经顺利临盆,但生下来的却是一只狸猫。李氏看到狸猫之后的领事,在惊恐之中失去了理智,先帝便对我们说,皇儿年幼,必须有人抚养才行,而李氏已经神志不清,所以准备交给刘妃娘娘,后来,陛下更是索性对外声称,那个婴儿就是刘妃娘娘生出来的,并以此为功劳,将刘妃娘娘推向了皇后之位。我至今仍然想不明白,先皇为什么发这个谎。”

    赵祯听了曹婆婆的疑惑,不禁回想起当晚中的某些记录,故而便对婆婆讲述了那段不为人知的秘辛。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