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只有十几个人,没有枪—6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采恩听到这番询问,却没有立刻给出自己的标价。

    众人都不禁将期待的目光看向他,然而他最终却拎起了手中的大袋子,笑了笑对那些富商巨贾们说道:“我不定价格,你们看着给,但有一点,我希望你们用黄金支付,坦率的讲,我可能需要在汴京城里做点其他业务,所以需要你们手中的黄金。”

    众人听到他的这番解释,纷纷点头称是。然而转念一想,却又发现事情的不妥之处。一般的买卖人都知道,价格都是卖方定下的,买方只有量力而行的份儿,最多争取一些优惠,然而康采恩手中的这个宝贝,却允许他们自己出价,这真是够奇怪的。

    那几个人不禁交头接耳了一番,试图凝聚众人的智商,看穿康采恩在其中的布局,然而他们商量了良久,却没有得出一点结论,反而却对另一件事达成了共识。

    那就是如果他们在今天低价买走这种宝物的话,明天拿汴京城里,明天的汴京城里,就会传出他们仗势欺人,强取豪夺的名声。

    于是第一个开闸的人,是这样对康采恩说的:“小郎君,如今黄金的市价,已经不到每两一万两千文,这要是朝廷真的按照您那个比率来,那这些钱也就是12贯而已。如此,一千贯便是80两黄金,您看这样可好。”

    “是833贯。”康采恩顺手纠正了一个数学问题,而后补充说明道,“零头我可以给你优惠,但这是两件事情。”

    那人闻言,立刻答应一声,好像是捡了什么巨大的便宜似的,赶紧让跟他一起来的随从回家取黄金去了。

    康采恩转向其他几位富商,问道:“几位还没有看明白吗?我将定价权交给你们,就是将未来的一部分利润交给了你们。但东西能不能卖出好价钱,还要考验你们的嘴皮子。所以,谁都不能说你们挣来的利润是我给你们的赔偿!现在,你们可以继续开架了!”

    说完这话,康采恩端起一碗配汤,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而后将那个大汤碗蹲在桌子上,拎起袋子就稀里哗啦开始倒了起来。

    只见一枚枚像刚才一样的玻璃球,山呼海啸一样的澎湃而出,瞬间就填满了那个大汤碗,而康采恩手中的布袋,似乎还有着很大的分量,这意味着里面还有不少存货,足够他们几家争抢。

    于是众人就知道,康采恩并没有借机抬高价格的打算,故而他们的出价,也越发的心嗨起来。

    “75两!”

    “72两!”

    “70两!”

    “66两!”

    ………………

    当有个混蛋直接喊出50两的价格时,一根拐杖就从斜后方“飞奔”而来,直接抽在了他的脑门上,这货没有想到身后竟然有人偷袭他,当场就被打蒙了,还好他的仆人反应较快,一把扶住了自家的员外,要不然,他恐怕就要在刚刚下完雪的院子里,印出一个和自己一比一的模型来。话说康采恩在回来之后,都还未曾注意到东京城的这场雪,不过想想也是,若非有这场水的存在,那些照明用的家伙事儿,怎么能制造出亮如白昼的效果呢?

    不过这个小小的发现并不重要,毕竟短时间内他不可能将电灯泡带到这里来,所以他只是叼着个饼子,看了一下那根拐杖飞来的方向,问道:“婆婆是觉得这个价格太低了吗?”

    曹婆婆摇摇头说道:“我是纳闷你这个蠢货,怎么不留下来些自己卖?”

    宗楚客急得在一旁跳脚:“我也是这么想的,奈何给你打了好几遍颜色,你却一直只顾着吃饼。”

    康采恩文言,故作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不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吗?幸好婆婆家是卖饼的,要不然……嘿嘿……”

    他这话换来一阵轻笑,尤其是身后的赵思成,更是会心的露出了两颗大门牙,不用猜就知道,这货当年肯定是台粮食浪费机器。

    不过曹婆婆的疑惑还是要回答的!只听康采恩说道:“此物利润之丰厚,几斤欺诈,西方蛮夷,只不过是欺我华夏无此技术而已。将来有一天,海尔必然要让那些红毛夷人知道,我华夏工匠之心灵手巧,绝对不输给他们洋鬼子。”

    “说得好!”先前被打晕的那位员外,此时却突然从仆人的怀里跳了起来,他挥舞着双手在康采恩面前叫喊着,“如果你将来成功了,一定要记得来告诉我。因为我准备用一枚150两黄金的价格,赞助你的事业!”

    康采恩闻言之后,连忙道:“多谢这位兄长相助,小康我没齿难忘,待到将来略有成就之时,一定书信告知哥哥,不知哥哥如何称呼?”

    “我,赵宗绩,你那集团二股东的侄子。”他说着一拽自己身旁的那名仆人,道,“这个,其实是我堂兄弟,非要装作我的仆人出来微服私访,这孩子是话本小说看多了,你有时间得帮我一起给他做做治疗。哦对了,他叫赵宗实,在家里排行十三,你若有事找他,直接去踹汝南郡王家的大门,就说找他赵十三。”

    康采恩万万没有想到,曹婆婆这一拐杖撸出去,竟然命中了一名宗室子弟。不过像这位仁兄这样,20来岁冒尖儿的宗室子弟,估计正是在乎名声的时候,所以他应该不会轻易和老婆婆过意不去,因为那样只能招来仗势欺人的指责。再看他行事有些活泼乖张,康采恩便断定,这是一个个性张扬的年轻人。这里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像魏晋时期的那些文士一样,将和自己一样疯狂的人视为同类。于是康采恩便决定再表演一把,只见他将饼子扔到一边,拱手答道:“有幸结识哥哥这个敞亮人,那个玻璃球,我给你算六十两。”

    “不用!说150两,那就是150两。我这几年跟着13他们,悄悄的鼓捣点海上生意,也颇赚了不少钱财,三五个珠子,还是买的起的。”

    “如此,就让哥哥破费了,改日小子一定登门谢罪,至少也要为哥哥备上一份说得过去的礼品。”

    说到礼品,这位赵宗绩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挥手,像是喝醉了酒——实际上是被打蒙了——一样说道:“你要想来找我玩耍,那也是可以的,不过就不要去串汝南郡王家的门了,要踹就得踹我们北海郡王家的门,记得不要踹错了,实在不行,可以去踹南薰门,哦,不对,宣德……”

    他还没有把话说全,就被旁边的赵宗实一把捂住了嘴巴,然后他便讪笑着带着赵宗绩离开了,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声:“这玻璃球我们买十颗,金子马上就会给你送过来。”

    康采恩心中暗赞一声,真不愧是宗室子弟,天生就是土豪啊!只是他不知道,这两只土豪在后来的历史中。更是非同凡响。

    康采恩不知道这一点,可不代表曹婆婆对此一无所知。她虽然表面上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这本是普通人在误伤宗室子弟之后该有的反应——但实际上内心之中是真心的很。她甚至还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晃悠到了宗楚客的身边,低声询问道:“这孩子的行踪,到底有没有问题?”

    “目前还没有发现。”宗楚客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留意着四周,“看他那饥渴的样子,的确像是三天滴水未进的样子。”

    其实他并不知道,康采恩只是借助胡吃海塞,来掩饰内心当中的兴奋而已!要是找一两金子就在香江价值240美元,约合1400块港币。虽然价格还比不上200枚铜钱,但这些金子,毕竟这是玻璃球换来的,而且一个玻璃球能换来可不仅仅只有一两金子。这样的状况怎能不让人兴奋?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