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这就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宋朝—2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春节期间的夜里,的确是逛天街的绝佳时机,四处点缀着各种花灯的街道,即便是让21世纪的游客见了,恐怕也会流连忘返,要知道如此热闹的春节气氛,到了后世基本已经消失在了华夏大地上。

    邱无双连蹦带跳的欢快脚步,自从出了相国寺就没有停止过,要不是担心手上的花灯会被他摇得粉身碎骨,恐怕这股欢快的心儿还会再剧烈一些。

    卜庆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寻找下手的绝佳时机,可是他们的周围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些让人警惕的身形,他们矫健的身影,冷酷的脸庞,实在是让人有些担心。

    倒是那位叫做智圆的大和尚,在康城一行人离开相国寺之后,终于将悬着的一颗大心脏安安稳稳的放回了胸膛之中。至于他手下的那群壮汉,自然也不需要再跟随保护。左右那个十岁的少年,身上牵挂着太多人的利益,招惹他就意味这断了那些将门和世家的财路。

    说实在的,他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究竟是谁要对这个年轻人动手,以至于惊动了多年不肯出手的保菘堂,师父说,上一次保菘堂出手,还是为了保护当今的官家。

    卜庆可不会在乎什么保菘堂。大宋朝廷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也不至于会在春节期间丢掉一名县主。而且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距离丢掉下一名县主恐怕也不会远了,拐卖人口竟然能够在皇家宗室身上顺利得手,这种事情对于大宋王朝而言,可真是把脸丢到家门后里去了。

    如果历史上的其他朝代知道,大宋王朝竟然还有这样的糗事,那肯定会笑掉包括门牙在内的全部牙齿。尤其是后世深受教科书荼毒的小孩子,一定会对大宋朝积贫积弱的定义,有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

    就这样的朝廷,他卜庆有什么好害怕的。

    只是在大街上动手,要格外注意方式方法罢了。好在,他们在这类事情上,拥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毕竟他们的光辉战绩之中,还包括一名皇家县主。

    话说那位县主的遭遇可真是够惨的。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乞丐们,对于天皇贵胄的兴趣有一种病态的好奇,虽说那位县主长得也非常一般,但还是招来了不计其数的烂苍蝇。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后世有一种病态的社会现象,底层的流氓们对女大学生有着格外的怪癖,在更早一些最近的民国时期,更是有土匪公然打出一人一个女学生的口号,向附近的城市发起进攻。

    至于在70年代混乱的香江,这样的事情也没少发生过,即便到了治安已经明显好转的1977年,大部分女孩子也是不敢轻易在夜间上街的。

    邱无双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个,倘若这里不是陌生而又让他好奇的大众,倘若他的身边没有山猫和康采恩跟随,她恐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走上街头。

    所以现在的她,即便好奇的将注意力投向周围的景色,也不会轻易忘记警惕的时不时看向靠近自己的人。

    比他了解更多情况的山猫和康采恩,自然有着更加警惕的心思。

    可是直到目前为止,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再这样走下去,不用十分钟他们就能回到朱雀分茶附近了,那一带如今已经成为康采恩的势力范围,想来那些有心之人是不会选择在那里动手的。

    于是康采恩在内心里于是康采恩在内心里不断的向自己强调着:“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就安全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几个人怪异的声音,他们尖锐的嗓门传播的很远,山猫警惕的向他们那边看了过去,却听到他们是在央求周围的人让一让道。

    “对不起啦各位乡亲,我们家小主人想吃牛肉,所以这大过年的还得我们跑出来忙活一阵,搅扰了各位游逛天街的兴致,实在是我等的罪过。”

    周围的人听到他的话,不禁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是谁家的小主人,竟然这么不识好歹,除夕之夜竟然还指使家里的仆人出来购物买牛肉,因而只在大宋朝对于牛肉的食用和是有着相当严格的限制的。一般人家只能等到耕牛自然死亡之后才能使用,而且,前提条件是他们家里有一头价格昂贵的耕牛。

    当然,对于权贵之家来说,这种限制就可以说是形同虚设了。而且即便是平民之家,或者稍微富贵的人家,也可以采取其他的措施,绕开官府的这些限制。比如说他们可以向官府声称,原本活的好好的更牛,突然之间滚下山坡,摔死了。

    官府里的人当然也没有那么好骗,只不过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家不好得罪而已,所以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会选择不予深究。

    对这其中的猫腻,了若指掌的汴京市民们,立即就猜到了这几名仆人接下来的操作,有几个好事之徒,甚至还笑呵呵的问道:“这几头牛是要买回去跌死的吧。”

    周围的人闻听此言,立刻露出了了然于心的深情,就连那几名仆役,也摆出一副惭愧的神色,拱着手向周围的人说道:“让几位乡亲们见笑了!”

    这话无疑就是变相承认了他们的计划。

    周围现在有几个好心人提醒他们赶紧回家,以免遭到小主人的责罚。

    那几个人连声称谢,期间他们的调门依旧拉得很高,听上去总是有一种刺耳的烦躁感。

    然而汴京城里的居民,却似乎对这种因高十分熟悉,甚至还有人低声在人群当中评论道:“这不知是哪位王爷家的高品,竟然在除夕夜里被打发出来做这种事情。”

    山猫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转而问康采恩道:“他们说的高品是什么意思?”

    “内侍高品,低级宦官的头衔之一。”康采恩一边像机器人一样回答着,一边却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宗室的用度一般都很讲究,过年所需的各种拥堵,肯定早就已经置备齐全了,而其中不可能没有牛肉,所以他们原本是不应该在这除夕夜里还出来采买活牛的,再者说了,牛行作为汴京城里的几大行团之一,最近正与康采恩斗得你死我活,而暗中拥有大量店铺以及各种商业特权的宗室,肯定是他们极力拉拢的对象。倘若这些人有所需求,那他们一定是主动把货物送上门去,哪里还需要太监出来自行办理?

    难不成他们想把宗室子弟们推到康采恩那边去吗?

    这怎么可能?

    那么眼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这么明显的全部特征,难不成是假扮的?

    想到这里的康采恩蓦然一惊。

    是的,他们的特征实在太过明显了,仿佛就是故意拿出来让人观看一般。

    甚至,故意这个词语都无法描述他们的刻意,就凭这故意拉高的调门儿,他们的刻意就已经到了做作的地步了。

    那么他们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康采恩有些不明所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件让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

    对于康采恩而言,这件事情或许只有那么几个瞬间与他息息相关,但对于暗中跟随他的赵思成来说,这件事情却是某个缜密阴谋的一部分。

    从中午开始跟随着康采恩南游北逛,到相国寺里暗中联络智圆和尚,让他将那几个不晓事的小秃驴控制起来,赵思成的关注重点一直围绕在康采恩周围。

    也就是说,如果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的话,他是不会留意到这个一毛的,但是最近,康采恩正在与汴京城里的各大行团进行商战,所以,他们还是派人监控了其中几个比较活跃的行团。牛行虽然并不是其中最财大气粗的一个,但康采恩即将推广的农业计划,少不得要从他们这里选购耕牛,所以,这里还是成为了他们关注的重点之一,目的当然也很简单,搜集情报寻找机会,使牛行成为康采恩分化拉拢各大行团的突破口之一。

    当然,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非常小,所以这样的安排也只不过是一手闲祺而已。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首贤妻竟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傍晚时分的时候,曹婆婆收到牛行那边的线报,说一群富贵人家模样的人,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去那里购买了七八只耕牛。原本,那里的几家店铺都已经关门歇业,可是他们却仿佛收到了某些命令一般,提前赶过去开门恭候那波客人,并完成了这笔生意。

    原本这件事看上去还像是一桩普通的买卖而已,但回禀线报的人却额外说明道,那群客人只是穿的人模狗样而已,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汴京城里的小混混。其中甚至还有个曾经挥刀自宫、谋求入宫却惨遭失败的家伙。这个人因为当年的壮举而名噪一时,所以立即被线人认了出来。

    小混混是不需要耕牛的,那这事儿就有些诡异了。

    于是曹婆婆立即派出人手跟踪他们,随后便有了出乎意料的收获。

    赵思成在得知这一收获的时候,惊恐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战国时期的田单,在用上这一招之后,可是顺利的复活了整个齐国。

    真想不到几个小混混儿,竟然也会用上这一招来制造混乱。

    于是他们立即作出了相应的部署,准备在他们动手的时候,将这次去是已久的阴谋化解掉。

    卜庆并不知道他的对手已经出现,此时的他,还在远处做着最后的检查,绑在牛尾巴上的硫磺,因为有牛身上味道的掩饰,而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怀疑,就算他们从人群之中穿过,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没有打算从这么多人当中穿过。

    只见他轻轻的打了个字,便有一名手下在点头之后跑了出去,他带走了卜庆发起行动的命令。

    果然,稍等片刻之后,一个正在卖灯笼的摊位,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不知道是哪位客人推搡所致,挂满灯笼的架子,竟然突然间倒塌下来,周围的人群立刻惊恐的闪避开去,但倒在地上的灯笼架子,因为蜡烛的翻倒,而迅速燃烧起来。

    更加不幸的是,这个灯笼架子倒下的方向正好非常靠近那群耕牛,虽然那几头庞然大物还算有灵性,没有被架子直接打中,但他们尾巴上的硫磺,还是迅速的招招来了祝融的侵蚀。

    还没有发现这一变化的人群们,只是躲开几步之后,就开始抚摸着胸膛压惊。但硫磺的味道传来之后,他们的恐慌便再一次升腾而起。

    而且这一次要比上一次更加严重。

    惊慌的人群开始四散奔逃,原因自然是那几头够牛,受不住尾部传来的剧痛,而开始在街道上发起狂来,他们疯狂的冲向周围的人们,并且用硕大的蹄子拍向倒在地上的人。

    康采恩立即抓起邱无双的手,准备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但是他们却迅速的淹没在了人群形成的浪潮之中,幸亏身后有山猫的护持,所以他们才侥幸没有被人冲散。

    但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远处的楼宇之间,有个叫做卜庆的家伙,正密切的注视着那边的情况。

    而他的手下们此时正在向康采恩等人所在的方向靠拢,按照原计划,只要这场混乱稍微松懈下来,他们就立即出手大婚这三人并将除了开盘之外的两人带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却从康采恩所在的位置传来,卜庆立刻瞪大了眼睛,看向那边发生的事情。

    却见山猫高举着一个黑色的物什,屹立在人群之中,刚才就是那个物什发出了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周围一群人的刹那安静。

    但是转瞬之后,这群人再一次陷入了混乱和恐慌之中,因为周围的耕牛还在四处乱撞,只是,人群似乎有了几分灵性,即便是在慌乱的奔跑之中,他们也有意无意的绕开山猫等人所在的位置,这让康采恩和邱无双的安全状况得到了迅速的改善。

    但是康采恩却没有感谢山猫的意思,她苦着一张脸走到山猫面前,笑着说道:“有时间开枪示警,不如直接对准那几头牛左右,他们的牛皮是挡不住子弹的,而且说不定我们还能多几顿烧烤呢?”

    正说话间,一头已经失去控制的耕牛,想着他们的方向全速冲来。

    山猫二话不说,瞄准这个欠烧烤的家伙连开两枪,直接将他撂倒在地。

    周围立刻发出了一阵低沉的惊叹声。

    康采恩却皱了皱眉毛。

    有人发出惊叹声,证明他们刚才一直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可是现场已经混乱到这种地步了,还会有谁有这般的闲情逸致。

    他不知道的是,刚才至少有两拨人发出惊叹之声,其中一拨自然是准备绑架邱无双和山猫的卜庆一伙,而另一拨人,则是赶过来救援他们的赵思成等人。

    赵思成这伙人准备充足,要不是刚才的那声巨响,打乱了他们的节奏,此时的局面说不定已经得到了控制。

    首先,他们将发现的阴谋通告给了开封府,而开封府的衙役们,则连夜将准备在家过年的牛行高手们召集起来,好让他们采用专业的手段控制失控的耕牛,当然在这之前,牛尾巴上要被泼上几盆水,如果有必要的话,这几头耕牛牛应该当即射杀,所以,弓箭手们也是在周围准备好了的,然而他们还没有出手。就见识到了山猫的壮举。

    好在他们只是愣怔了片刻,便立即将目标对准了剩余的几头耕牛,一阵箭雨过后,大部分耕牛已经倒地不起,至于周围的局势,也因之而迅速得到控制。小小的祝融更是被宋代版的消防队一举扑灭。

    紧接着,开封府的捕快们就亮明身份,一股脑的冲进去开始抓捕可疑人员,卖灯笼的摊主首当其冲被人抓走,周围围观的那几名客人,也很快被他们捉了过去,至于周围那些看似无关的人士,也有很多人被请过去喝茶。

    卜庆见到这一幕,立即铁青着一张脸准备离开,然而她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大宋朝的消防队,也就是潜火铺,不仅承担着消灭祝融的任务还是汴京城里数量最多,站点最为密集的情报系统。在他们匆忙撤出现场的那一刹那,有不止一波潜火铺的队员们注意到了他们的行踪。

    于是他们也被列入了可疑人员的行列之中,一场大规模的搜捕,在吴尊路的咆哮伴奏之下,疯狂的殃及了小半个汴京城。

    当然,康采恩等人是不会被请去喝茶的,因为赵思成就挡在他们的面前,手里还拿着内军巡院保菘堂的腰牌。

    在他的旁边,皇城司的几位亲从礼高举着盾牌,似乎是在提防暗中射来的冷箭,也似乎是在遮挡康采恩等人的真实面目。

    接下来的时间里,康采恩就在这种重重的保护之下,顺利的回到了他的居所。身后的邱无双已经被吓得小脸儿煞白。

    直到他们顺利的穿越回1977年的香江,她的那双小手依旧紧紧抓着康采恩的衣服,瑟瑟发抖。

    而康采恩的牙关也在瑟瑟发抖。只不过他脸上的表情,不是惧怕,而是愤怒。

    今天这件事的幕后主使,必须付出代价!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