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翟让让寨—7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康采恩想来,查到幕后元凶并非难事。就可以弄的一清二楚,首先,康采恩通过越王允常的关系,可以致函姑蔑国国君,要求他们查出元凶。如果他们交出一两只替罪羊,那康采恩刚好可以威逼利诱,让这几只替罪羊吐出实情,如果他们直接杀人了事,那康采恩大可以声称对方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包庇元凶。如果他们索性拒不配合,那当然也是一样的套路,武装解决了事。

    然而康采恩却没想到的事,对方的回应也相当有外交手腕,他们虽然表面上答应,一定要将此事追查到底,但却走出了一招拖字诀,二十几天过去,也没能给康采恩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消息。

    这显然激怒了康采恩,于是他通过姑蔑国内的几个已经加入合作社的村庄,打听到了周围的几个劣迹斑斑的领主,准备拿他们来教训一下姑蔑国的上上下下。

    于是焦用又拿到了那个熟悉的任务,一封被绑在弓箭上的书信,熟门熟路的出现在了瓦岗寨的大门上。徐世绩兴冲冲的跑过去拿下来一看,纠建康采恩那并不算娟秀的字体,为他们带来了一个极具挑战的任务。

    劫富济贫的行动要开始了,只不过康凯恩要求,参加这次行动的好汉兄弟们,必须是口风严实的老实人。因为他准备动用老师南极仙翁传授给他的法术,将他们直接投送到任务地点去。而这个法术是一定要保密的,否则会为她带来诸多的麻烦。

    翟让也看了那封书信,不过他对南极仙翁所谓的法术依旧不怎么感冒,倒是对康采恩的这股小心劲儿,有了几分称赞的意思。

    “咱弟兄们都是草莽之徒,要是有什么本事,巴不得天下皆知,瞧瞧人家这位小兄弟,还知道藏拙,真是难得呀。”

    徐世绩却说道:“哥哥有所不知,他这本领和我们的可不一样,太过玄乎,要是被人知道了,恐怕就连杨广老儿,也要请他过去一取。修道之人,原本就是很讲究清静的,哪里能受得了这般聒噪。”

    翟让却不同意徐世绩的观点,他可不觉得这是康采恩在有意躲避世俗的烦扰,要是那样的话,他还跑到这世俗之地来做什么?再者说了,那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是领受了师傅的什么命令,才来到这红尘之间,拯救万物苍生的,而且还曾经跟徐世绩说,以后可能需要他的帮助,甭管这话是不是客套,要想达成他那样的伟业,当然是多一份帮助,多一份力量,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烦扰呢。依照他的想法来看,倘若能够登高一呼,云集响应,天下立刻就可以平定,万千苍生不就顺理成章的拯救了吗?哪里还需要这般麻烦。

    不过他也没有和徐世绩争论的意思,毕竟这个年轻人比那个孩子大不了多少,虽然知书达理,又精通武略,一副文武双全的样子,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没有经过适当的磨练,哪里又有自己这般懂得人心?

    倒是单雄信的心思比较简单,他直截了当的问道:“翟大哥,那我们去还是不去?”

    “当然去,这可是咱答应人家了的,岂能说话不算数?”

    听到首领这么说,单雄信当然也不再多作他想直接转身去挑选士兵。他倒也没有趁机给康才能打折扣,你说要用那些闷葫芦,那就用闷葫芦好了,不过习武之人大多行为放肆,所谓侠以武犯禁便是这群人最好的写照,武艺超群却又性格内敛的,恐怕在这世上极其少有。

    反正他站里是没有。

    要是因为这班挑选,对接下来的行动造成什么影响?那也只是他康采恩自己作的死而已。

    其实,和单雄信有着相同想法的人还有很多。尤其是在那些刀剑盔甲发放下去之后,山寨里的小喽罗们,难免掀起了一场巨大的讨论。徐世绩都不止一次的被问到,这些甲胄兵器是从哪里来的,他这个没有什么心眼儿的年轻人,当然会吧信件内容说给那些人听。

    于是他们终于知道,有个想要加入他们的十岁少年,用近乎免费的方式,为他们提供了一批刀剑甲胄。

    但对这位少年行为的解读,山寨里的喽罗们却出现了两种迥然不同的说法。

    素来和单雄信交好的那批人,基本上都认为,康采恩,这是觉得瓦缸寨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所以想要将瓦缸寨武装起来,然后在投奔到寨子之中,作为他以后躲避官府追查的保命手段。

    相信这种说法的人,一般都会觉得自己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他们在这里聚义也有一段时间了,周围十里八乡的土豪劣绅,大都为他们如虎,但他们却不曾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还嫌他们实力不够强大。试问哪个有血性的汉子愿意接受这样的评估?

    但与徐世绩交好的那群人,却有着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想法。他们坚信,康采恩的身上一定背负着破天的案子,所以才不敢轻易到山寨中来,以免真的如同他所说,无意之中引来官军的围剿,那样对于山寨也没有好处。这是不准备连累大家的义举,任何无端的猜测,都是在诋毁那位小兄弟的善良。

    像这种用自己的善良去推测别人善良的心理活动,在平时的生活当中其实是很常见的,但徐世绩想不到的是,当他身边的人亮明观点之后,却立刻与另一拨人发生了大规模的口角,争论几乎遍及山寨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观点,顺治背对女方讥讽为懦弱,因为顺着他们的想法思考下去,完全可以得出一种更加让人感到背脊发凉的结论,那就是,康采恩或许真的担心连累山寨里的弟兄们,但他显然更担心兄弟们因为受到连累而怨怼于他。这样一来,如果官军真的因为他而真淘瓦岗寨,那么寨子里的兄弟们很有可能将会把他出卖。

    这样的阴谋论论调很快占据了主导,或许是陈文山粉之后,每一个人在生存方面都感受到了危机,所以他们不介意用最坏的思路去揣度别人的内心。

    而徐世绩则被他们的说辞弄得非常苦闷,因为他的论据当中,有着一个非常巨大的缺点,那就是康采恩与山寨的弟兄们素不相识,那么又何必担心连累与否呢?

    这番话说的好像颇有道理,但是当寨主翟浪听到之后,却立刻疾言厉色的将散播之人训斥一番。

    “大丈夫生而堂堂正正,哪能用这么龌龊的心思去揣测别人。你好意思坑别人,可不代表所有人都好意思下那种黑手。真是以你自己的小人之心,度别人的君子之腹。”

    这话很快在山寨之中传开,并让此前甚嚣尘上的争论,画上了一个短暂的句号。虽然小喽罗们对于康采恩的到来,依旧怀揣着各种各样的态度,但目前来看,康采恩的确为他们的战力提升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这一点,在即将开始的行动当中,得到了绝佳的体现。

    200多名可靠的部下,很快在单雄信的挑选之下汇集起来,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按照那封信上的约定,在山寨门口等待康采恩的到来。那些没有被挑选上,却觉得自己无力身高的人,当然对这一跳选结果不满,尤其是大部分的刀剑盔甲都还没有得到分配,这次参与行动的那些汉子,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新一批到假建筑的使用者。这就让其余人更加嫉妒,于是一些冷言冷语也就在所难免的出现了。

    其中最具代表意义的,正式要求康采恩说明往来故事的呼声,既然你如此担心连累我们,那身上一定犯下了泼天的大事,如果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那他就是假的担心连累大家。

    徐世绩万万没有想到,这帮家伙竟然会从这个角度去分析这个问题,让他这个颇以智谋著称的人,都不得不去感叹人心的险恶。

    但是,翟让对这件事情却是非常赞同,从他的角度出发,康采恩一个内心究竟有着怎样的活动,本身就是非常难以琢磨的一件事情,他的本性,其实和那些莽撞汉子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更加崇尚阳刚与道义罢了。

    故而他对这种说法也没有加以限制,甚至有意无意的表达着和他们共同的意愿,于是,原本暂时平息的争论才又一次出现在徐世绩的耳边。

    只是这一次他更加无话可说,按照单雄信的说辞。既然他有意加入山寨,那当然应该把以往故事说不清楚。也好让大家心里有数。

    所以当康采恩出现的时候,徐世绩的脸上立刻被担忧的神情所覆盖。

    果然,康成还没有开口,周围就有几个大嗓门的家伙,因为落选的事情而挑起了事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嚷嚷道:“小郎君究竟做下了什么泼天的买卖,竟然担心我们山寨里的弟兄,我们家翟大哥可说了,我们本来就是一群劫富济贫的好汉,按照大隋律定处置的话,早就应该被官军剿灭了,有哪里会在乎你带来的连累。若是你想加入山寨,大可以光明磊落一些,何必在那里扭扭捏捏,还赠送给我们什么兵器甲胄,闹的兄弟们以为你是看不起我们的武力呢。这多尴尬呀。要不,兄弟你还是介绍一下你的往昔故事吧。”

    刚才没有想到自己出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这样的要求,不过这也不要紧。既然他敢在最初的书信当中留下那样的说辞,自然已经准备好了解释的话语,只听他淡淡的说道:“不知诸位哥哥可曾听说黎阳那边的事情。”

    黎阳仓距离瓦岗寨不近也不远,消息能否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里传播过来,几乎完全取决于杨玄感的封锁水平和这些山寨喽罗的打探能力。

    不过,既然这帮家伙已经走上了造反之路,对于周边官军的情况,自然要有所了解,否则,敌人都已经摸上门来,自家却毫不知情,那岂不是要吃大亏?所以,山寨之中从来就不缺乏打探消息的专门人手,康采恩刚才的那番话,一说出口,便有人直接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原来黎阳仓的事情是你们做的,怪不得呀,怪不得!”

    至于翟让和徐世绩等人,当然也早就收到了手下之人的汇报,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做下那等大事的人,竟然就是面前的这个十岁孩童。

    可是周围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啊,他们看到说话之人表情如此惊讶,又见到几位首领也是一脸震惊,便知道事情十有七八是靠谱的,但他们却没有此人消息灵通,于是一个个好奇的问道:“黎阳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看了翟让一眼,见头领微微颔首以示同意,便向在场的众人介绍道:“前些天,有一股悍匪袭击了黎阳仓的驻军,先是无声无息的消灭了一只一千多人的队伍,而后又将杨玄感聚集起来的主力打了个落花流水,最后更是在大坯山好好的教训了一番官军,还顺带劫持了官军工匠营里的那些工匠。”

    一旁的翟让更是补充道:“当时杨玄感可是纠结了数万人的军队,但没想到对方的人数也有3万左右。像这样一股强悍的势力,如果能够加入我们山寨,必然能够让我们一跃成为中原霸主。”

    闻听此言,周围的小喽罗们无不欢欣鼓舞,就连一旁的单雄信也兴奋得几近手舞足蹈,倒是徐世绩才猛然间发现,原来翟让的野心竟然如此之大。甚至对面的康采恩都在思虑,是不是要继续帮助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呢?

    不过他的犹豫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发现周围那群山寨喽罗的表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是他们观察自己的那种眼神儿,充满了狂热与崇拜。能够调动几万大军与官军正面硬抗,并且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这样的小郎君,莫非真的如同徐军师所说的那样,是什么南极仙翁座下的弟子,否则哪里会有这等神仙般的本事?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康采恩的神仙本事还在后面呢。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