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翟让让寨—20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采恩最近称坏了,不过不是因为姑蔑国国境为她准备的礼物,而是他们携带而来的大量美味。

    喝酒吃肉,可不仅仅是他故意放出去的风声,而是要切实落实到土匪们身上的奖励。尤其是上次跟随他一起行动的那些人,此次更是成了奖励的重点,他知道,这群在隋末乱世当中落草为寇的家伙,普遍有着强烈的物质追求。些许酒肉,便能够很好的笼络他们的人心,只是这样的人组成的军队,注定会带来很多的管理困难,不过现在是解决有和无的问题,并不是追求精益求精的时候,所以康采恩也只好忍下去了。

    更何况,这帮家伙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心思朴素的老实人,即便有几个好勇斗狠的,也还没有被这混乱的时代整治出变态的人格,至少在康采恩看来,他们还有抢救的可能。

    更何况他也缺少在训练士兵方面卓有天赋的将领,关于固然是一代名将,不但个人武力超群,而且还知道借助自然的力量,耍弄出水淹七军这样的计谋,但他的训练士兵方面,比起戚继光等人来说,恐怕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可惜的是,康采恩所掌握的时光手镯当中,并没有一个能够带他前往明朝中叶。

    所以现有的局面,就已经是他的能力极限了,如果再有苛求的话,本来就不算稳固的隶属关系,恐怕会发生分崩离析的巨变,那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这几天除了吃喝就不在去做别的事情了,因为没有更好的细节优化方案供他选择,至于远期部署,则基本上都和现在的行动无关。

    半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处于一种悠闲的状态之中。之前不是有琐碎的事务要处理就是有各种部署需要他进行细化,而现在,除了和徐世绩在酒肉之间谈论文史知识之外,就剩下跟着单雄信学两手保命的武艺了。

    说起这保命的武艺,无论是曾经在军前效力的焦用,还是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关羽,都不见得有这位绿林好汗的总瓢把子精通其中奥义。

    要知道某些图人性命的本事,专挑那种奇怪诡谲的招式下手,其阴险毒辣,恐怕为关羽所不齿,亦非军旅之中大开大合的招式所能抵挡。

    单雄信听他肯定了自己的无义,自然愿意指点上两首,却不料在期间发现,这个只有十岁的少年,竟然也是有些功夫底子的。

    他固然知道有些出家人是身怀技艺的,但凯恩的招数套路未免也有些奇怪了,于是他忍不住问道:“不知贤弟是在哪里学的这手功夫?”

    “我娘教的花拳绣腿,让单大哥见笑了。”

    郗平出身武术世家,而家中又没有兄弟,所以他家老爷子只好把那一身本事都交给了她这个闺女。再到后来有了儿子,便想着让这家伙传承自家的武艺,虽然这门功夫有些拿不出手,在江湖上也缺少名气,但至少不会让孩子在外受了欺负。

    说是花拳绣腿,那是因为只有刻板的基本功,毕竟康凡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父母,所以并没有持续的进行修行。在总瓢把子单雄信面前,自然也就只剩下贱笑的份儿了。

    不过他这谦虚的词汇,在单雄信那里,确实不会有任何迷惑作用,江湖上的人物,总是会把话说的很客套,但下手的时候却是阴狠毒辣,所以他对这种表态早就已经练就了免疫神功。

    故而,他的观察力始终放在康采恩的一招一式上,并且很快得出了一个让他都感到震惊的结论,这显然是一套比较成体系的武术技法,孙然只看到了基本功,但如果能够仔细修炼,恐怕也能位列宗师之中。

    只是这招式略显怪异,是他混迹江湖多年以来都不曾见过的,于是便笑道:“贤弟这话说的,小心婶娘知道以后将你暴打一顿。”

    康采恩闻言之后,恍惚间停止了动作,一股熟悉的感觉,竟然被这个陌生人从记忆深处唤醒,虽然如今的他也是十岁的年纪,但他已经40年没有挨过母亲的训斥了。

    单雄信见他出神的样子,便知道无意间勾起了他的心事。原本还打算继续套话的他,便只好停下来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贤弟如此聪颖,想来定然不会让婶娘失望。”

    “不会失望吗?”康采恩忽然笑了一声,弄得一旁的单雄信都有些不知所措,新的我这只是鼓励你的话语,用的也是江湖上通用的客套话,咋就这么巧让你反应这么大。

    但康采恩却像是十岁稚童一样,没有听出其间的客套。反而向单雄信投来了感激的一篇,似乎是真的受到了激励一般,甚至还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我以后一定好好修炼,定然也不会让单大哥失望的。”

    在中心尴尬的笑了笑,讪讪的想要躲到一边去,然而康采恩却无意当中说出了另外一句话,让他惊喜的得到了刚才问题的答案。

    只听康采恩是这样说的:“就是不知道单大哥是否也精通这怪异的铁线拳。”

    “铁线拳?”单雄信倒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种武技,不由得看向一旁的翟让,以及见多识广的徐世绩,但他们两个都立刻摇头示意,表示从来不曾听闻过这种拳法。

    而另一边,康采恩则已经收了架势,抬头看向渐渐泛开的乌云,淡淡的对周围的人说道:“天要晴了,我们也该行动起来了,就算你一年的道路能够限制他们的行军速度,恐怕这几天也已经走到了附近。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单雄信当然知道康采恩是在说什么?只是看他那副仰天长叹的样子,大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真不知道这个十岁的孩子,哪里来的这么沧桑的气质?

    倘若他已知道此人已经有50个春秋的人生积累,估计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疑惑了。

    但对于康采恩这样的人来说,这种疑惑可以有,但相对应的答案却绝对不能出现在世上。有的人甚至要带着这种疑惑,直接走向地狱,比如说那位正在兼程而来的姑蔑国国君。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