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翟让让寨—29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其是康采恩所担心的分裂问题,就是由于这种分配不均而造成的,在他的安排布置之下,瓦岗寨兄弟们的主要精力范围,应该集中在隋朝末年的乱世之中,或许以后还会前往三国时期作战,但那至少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这个敌对势力相对薄弱的地方,很容易就让这群乱世盗匪感到安逸,并迅速造成战斗力下降的恶果,所以他可不准备让这群人在这里长期呆下去,之所以这次不得不动用他们,完全是因为越王允常将郭逵的人看得太紧,以至于不能用大本营的人来假装山匪。

    好在他自己的说法还算站得住脚,至少徐世绩这个狗头军师是非常赞同的,虽然他没有意识到,翟让那个面色阴沉的家伙,已经通过他的所谓法叔意识到了他的重要性,继而看透了他的真实图谋,但对方毕竟没有公然挑出来质疑自己,所以今天的说明已经勉强过关了,更何况,山寨里的大多数兄弟,由于封建迷信的缘故,已经对他产生了几分畏惧,又因为他先后帮助山寨获得大量黄金和兵器的原因,而对他产生了几分佩服,如此以来,他的威望算是基本形成了。

    甚至在某些成员的心中,他的地位已经超过了翟让。只是情谊这种东西,永远都需要时间的积淀。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古今中外莫同此理,所以就算康采恩煽动他们革了翟让的命,估计他们也不会轻易动手。所以,他现在距离山寨的控制权还有一定的距离,但也只剩下最后的一步了。

    至于这一步要借助怎样的外力来实现,对于目前的康凯恩来说,还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方案倒不是没有,但是太过危险,如果玩不好的话,就可能会成为隋末乱世当中的一股灰尘。

    所以,他需要一段时间来进行仔细考虑。

    但是进行考虑的地点不应该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所以他立刻向翟让的人提出建议,准备在这顿饭吃完之后,立刻启程回家,返回瓦岗寨。

    土匪们听说终于可以回家了,无不兴奋的惊讶莫名,他们立刻打点行装,冒着已经淅淅沥沥的雨丝,推着大车开始向郭逵的大营赶去。

    一路之上,几位首领都显得比较沉默,翟让还在考虑那个公平与否的问题,他对于山寨的控制权倒是没有过分贪恋,或许在历史上他还是有这个缺憾的,但是在康采恩的法术面前,尤其是见到对方能够将关羽招致麾下,并且让他在战场上发挥出巨大威力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能耐是远远比不上对方的,像土匪山寨这种地方,大当家的位置向来是有能者居之,他已经猜到自己的地位很有可能会变的不再稳固。

    但他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难道去和一个半仙比较吗?要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半仙可不是徐世绩那种荒野道人康采恩是有真正法力的。

    如果自己让出山寨,不知道这个十岁的孩子会怎样处理自己?

    单雄信则没有他这样的犹豫不决,他只觉得刚才的那场生长不能白打,虽然从康采恩那里得知,他们因此而得到了一大批兵器,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得到更多的东西。

    他倒不是为了山寨或者是自己着想,因为他的心思还没有到那么细腻的地步,不仅是因为付出的努力,没有得到足够的回报而已,虽然其中的原因已经得到了康凯恩的说明,就连好友徐世绩也附和他的说法,但他心中的块垒却没有因此而消失。

    所以他和翟让一样,一路上都显得木讷寡言。

    徐世绩当然注意到了这点异常,于是他立刻开始思考这一现象的原因,熟悉单雄信的他,立刻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不过他也很快意识到,这场战斗和以前的打家劫舍并不相同,要知道他们这一次并不是在自己身份的周围活动,要通过这种方式,打出一片控制区域来,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康采恩的那句“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其实并不是一句寻找借口的话,至少不完全是。

    而且除了康采恩所陈述的原因之外,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在过去几天的观察之中,他了解到这里的风土民情,和他所熟悉的中原地区有着巨大的不同,就连语言习惯都有着天差地别的迥异,倘若将这里当成自家后院的话,那么与本地的居民进行沟通,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又怎么能够进行有效的控制呢?

    所以,像康采恩那样,拿到一笔报酬就离开,其实是个正确的选择。

    想到这里,她准备在回去之后好好开导一下单雄信,相信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够让那家伙心中的不满慢慢消失。

    不过,这只是对单雄信而已,至于一旁的翟让,他可就没有那么了解了。

    根据过去一段时间他对翟浪的了解,就是一个心思不够细腻,但并不缺乏大智慧的人。心思不够细腻,或许是性格使然,亦或许是受到观察力的局限,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几句原则意识的行事风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缺少大智慧,在梳理利害关系方面,他的大局观念就是很强的,如果在对人心有几分了解,那么他将会成为一名优秀的领袖。

    所以,徐世绩并没有十足的把握猜透他的心思,但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看,有些事情的端倪其实隐藏的也没有那么深。

    既然能够猜到单雄信的想法,徐世绩就知道翟让不可能没有类似的感受。而且他是一个心心念念想让山寨兄弟们过得更好的人,倘若能够在姑蔑国立足,躲开隋末乱世的纷纷扰扰,那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算要继续打家劫色的行当,这里的对手也显然更容易对付,至少不会给兄弟们带来太大的伤亡,这对他来说也是个极具吸引力的选择。

    但是康采恩显然不准备同意这一点。

    按照他刚才的意思,分明是要把王岗镇的兄弟们都带回去,继续在那个山寨里,与周围强横的敌人对抗。

    虽然他的说法非常正确,毕竟在未来的行动当中,他们几个人不可能时时都处在一起,随时有可能陷入两块根据地都遭到进攻的被动局面。

    而且,以他对于时空的了解,两块位于不同时空的地盘,就意味着需要面对两套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如果是在一个时空当中,那只需要房主一个四面八方就行了,这对于山寨来说并不是难事,但如果是两套四面八方的话,恐怕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所以他在这件事上也是支持康采恩的,但是翟让的想法却并非全无道理。甚至在徐世绩的构想当中,放弃瓦岗寨也并非全无可能,反正在这边劫富济贫更容易些,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到这边来呢?

    如果把整个寨子都搬到这边来,那他刚才所顾虑的问题便根本不存在了。

    可是康采恩却分明想在隋朝末年继续发展下去,真不知道她的心中怀揣着怎样的谋划。

    如果他的毛发对山寨兄弟们有所不公的话,恐怕他在山寨中的位置就要出现问题了。

    想到这里,徐世绩忍不住看向旁边的翟让,如果他借机发挥的话,很有可能造成山寨兄弟们的动摇,倘若那群土匪集体要求搬迁到这里,恐怕康采恩也不得不顺应民意答应他们的请求。

    这种足够让他陷入被动的尴尬局面,估计只需要一次小规模的龃龉,就能够引发出来。这让徐世绩忍不住为康采恩担心起来,倒不是他认为康采恩的这种想法有什么正确之处,相反,他更支持翟让的意图,但是同情弱者的心理是大多数人都会有的,即便他是将来的一代帅才,也不会有太大的例外。

    所以他暗中下定决心,准备帮助康采恩,在斋朗等人面前周旋一二。不过想要解决这其中的矛盾,就需要她认真的考虑一番才行,于是他将认识康采恩以来的所有细节,都在自己的心里回忆了一遍。

    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徐世绩只是略微一想他那些惊世骇俗的言论,便立刻从中找到了康采恩如此做法的原因所在。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