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你好,李元昊—10

文 / 金戈铁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采恩,你好大的胆子!”

    饶是皇帝的确人数有到,但也禁不住康采恩如此大胆的想法,所以他的愤怒还是如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

    但康采恩显然早有准备,只听跪伏在地的她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臣固知此计,实在冒险,但是,陛下生尔仁恕,外人却知道是软弱可欺事,而李元昊那厮竟敢兴兵叛乱,而东京之内也有那些宗室外戚暗流涌动。所以……臣请陛下务必考虑自己,万一有事,臣就是陛下最为坚固的后盾,请陛下大可放心。”

    这话说的意图也非常明显,倘若皇宫这个篮子放不开两位皇子,那么就需要另外一个篮子。然而这个男子是哪里的呢?康采恩的意思是,他可以来承担这个重任。

    皇帝这下总算明白了,原来康采恩在得到自己的信任和肯定之后,忽然之间中心大爆发,说出了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担忧。如此以来,他照着一遍,更不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只是这个计划实在太过大胆,皇家的继承人岂能随意放在宫外。

    因此皇帝赵祯在认真仔细的思考一番之后,终于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再度让旁边的太监转移了一番话语。

    “康卿家的忠心,朕已经体会到了,但是卿家切勿太过担忧。而且大宋朝野上下,文武臣僚2万余人,即便寡人得心有亏,忠心于寡人的臣子,也是有那么个欠了800的,因此,卿家委实是太过忧虑了。”

    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客气了,大宗朝野上下,忠于皇帝的人还是有很多的,至少在皇帝看来是这样,因此就算要再做一个篮子,也不一定非得是他慷慨恩。

    既然皇帝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康采恩还有什么好说的。于是他只好继续躬身请罪,并在得到皇帝的宽宥和原谅之后,立刻请辞离开。

    走在出工的路上,t的心里一直在埋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愚蠢呢?皇帝家的事情关他什么事?

    原本的他,不是只需要做一个投机倒把的时空商人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要卷进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try{content1;}catch(ex){}

    可是就在他拍着自己的脑袋懊恼不已的时候,旁边一个人突然伸手拉住了他,大惊失色的慷慨,赶紧看了过去,却不料是个从来不曾见过的陌生人,这下让他更慌张了,甚至直接准备大喊大叫起来。

    好歹一张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面前,这个人是刚才见过的章得象,只听此人分说道:“康承制,你莫要慌张,这位是张方平张大人,他有事要与你商量。”

    “呃……原来是这样。”刚才这才看向旁边的黑脸官员,瞧他那架势跟包黑子差不多是一个系列的,不过康采恩知道现实当中的包黑子其实是个包子一样的白胖子,至少要比这位仁兄好看很多,所谓一白遮百丑,就算人虚胖了一些,也不至于像这位瘦骨嶙峋的仁兄一样,实在是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安全感。

    不过说起张方平,康采恩倒是有些印象。

    此人是发掘苏东坡父子三人的伯乐,也是现在朝廷劝谏机关——谏院的领袖。

    刚才虽然回来的时间并不长,但也听说前不久这位仁兄接二连三的给皇帝上了不少奏疏,如果皇帝只采纳了其中的一少部分而已。

    有趣的是,他也得到了那位朝廷首相吕姐的称赞,只是他对那些称赞究竟是何态度,康采恩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他找自己做什么,恐怕与他那些劝谏的论不无关系?毕竟自己才刚刚回到汴京城,就蒙受了皇帝的召见,这份恩宠恐怕不是一般的臣子能够得到的。

    既然皇帝这么愿意听自己的谏,那自然有人会跳出来想要借上一把春风,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自己刚刚才因为出了个馊主意而而闹出了尴尬,现在要是跑回去给皇帝劝谏的话,估计不会有什么好效果。

    可惜那件关于皇子的事情实在太过机密,康采恩实在不好拿出来当借口来搪塞张方平,所以也就只好顺竿爬的问道:“不知张知谏有何事要说?”

    “哦,是这样的。前些天我曾经劝谏陛下不要重用王沿那个家伙,可是陛下好像没有听进去,所以我想着,能不能麻烦康承制再去劝谏两句……”

    try{content2;}catch(ex){}

    康采恩微微皱了皱眉,问道:“王沿?那是谁?”

    张方平赶紧解释道:“枢密直学士,右司郎中,管勾泾原路部署司事,监知渭州。”

    这串官职一爆出来,康采恩的眉毛便皱得更紧了。

    泾原路正是李元昊接下来会进攻的地方,可是他的人选问题,竟然引起了这位谏官首领的质疑。

    这让康采恩不得不问道:“这个人有什么问题?”

    “这个人太过年轻,而且只是稍有政绩而已,加之又遭到大幅度的提拔,恐怕基于在位置上做出些成绩,毕竟与它相配合的其他三路,可都是相当有经验的老人。”

    “原来是这样。”康采恩也觉得这个人选的确有些问题。

    也不知道皇帝当初是怎么考虑的,怎么会派出这么个人手呢?

    看把这位张方平给急的,恐怕不把此人换下,他就只剩下寝食难安了。

    可是康采恩现在又不能转回身去继续劝谏所以他想了片刻之后,最终也只能对张方平说道:“我此行先去代州附近,然后就转到南下,准备走一圈宋夏边境,期间肯定会到涠洲附近。那个时候我一定替你盯紧这个姓王的,不过,张知谏刚才的那番论,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

    保密工作这四个字虽然有些陌生,但张方平还是能够听明白的,不过他却没弄懂为什么康采恩要求他保密?这种劝谏主君的事情不应该声音越大越好吗?

    但是他还没有问出口,就看到康采恩竖起一根手指,轻声道:“千万不要被夏人听了去,也千万不要让朝中的同僚们小看了王沿,这样,于国势不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n道贩子康采恩》,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N道贩子康采恩 http://www.shangshu.cc/114/1146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