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英国佬发飙

文 / 葡萄无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巡捕房三楼窗口

    透过窗口,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脸色阴沉的看着下面相峙的情景一句话也不说,他的恶劣心情影响到了其他人。

    身后公房里还有几位巡捕房下属或坐或站,房间里气氛阴沉的很,马来人坤差也在其中,小心翼翼的站在墙角不敢说话。

    荷兰殖民地巡捕房制度类似于英国,万隆城的巡捕房和印尼首府雅加达巡捕房位属同阶,互相之间没有隶属关系,直接听命于殖民地总督府管辖。

    万隆城巡捕房警备区最高长官是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他的心情非常不好,因为他的手下出大事了,很大很大的事,大到自己会因此受到牵累,落的个黯然去职的下场。

    巡捕房门口的女人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一个华裔商人女眷而已,在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眼睛里只是个蝼蚁般的人物。

    对于这个华裔商人的事情克莱夫顿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在印尼殖民地任职20多年,手中不知道沾染上多少华人的性命,没有人在意这些。

    谁在乎呢?

    “我现在让我们来解决问题,这个女人的丈夫现在还活着吗?”

    “还关在牢房里,不过……”回话的是巡捕房民事科督察巴克,巴克在荷兰语当中是面包师的意思,巴克督察长的也像面包师肥肥大大的。

    克莱夫顿知道巴克督察的意思虽然没有死,但是也只剩一口气了。

    他很随意的挥挥手,“抬出来交给这个女人带走,下面的事和我们就没关系了。”

    克莱夫顿手里面捏着电报纸,这是刚刚收到的菲律宾南方区政府罗青云长官发来的交涉电,内容正是关于这个华裔商人陈文志。

    菲律宾南方区政府还管不到荷兰所属印尼殖民地,这是一分措辞激烈的交涉电,试图给万隆施加压力。若在平时,克莱夫顿就可以把他顶回去,并且控告对方公然干涉荷兰王国内部事务,试图煽动族群对立意图不轨。

    现在这样做可不明智,自己的手下舒格几人在菲律宾的手里,最好不要把他们激怒了。

    “我现在就去办。”对于上级的指令巴克督察执行的非常有力,站起来便出去了,正好迎面碰到巡捕房门口前来报信的帮闲,带着他一起到牢房里去提人了。

    房间里面还剩下刑事科范德奎普督察、格罗特高级探长和马来探长坤差三人,

    在印尼殖民地万隆的荷兰人并不多,荷兰人圈子不大互相之间联系比较紧密,荷兰商人舒格明面上是纺织厂老板,暗地里还有一个身份;

    万隆巡捕房刑事科下属政治小组组长,职务是督察。

    所以,舒格可以指使当地马来探长坤差为自己办事,作为一名身份敏感的荷兰人,许多不方便亲自出面的事情都有地头蛇坤差去办,荷兰人舒格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肆意压迫华人,包括勒索陷害华裔商人陈文志一事,皆是如此。

    try{content1;}catch(ex){}

    大家都是这么干的,没有人觉得不对,在荷兰殖民者眼中华人就是肥羊,养肥了自然是要宰割的。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荷兰人在奎松城搞的小动作栽了,英国佬开始发飙……

    私下里,本土包括印尼殖民地的荷兰人,都非常憎恶英国人对南非布尔人的残酷侵略战争,在各种聚会中牢骚怪话不断,说什么难听话都有。

    但是在明面上,荷兰王国政府不敢对南非布尔人表示支持,主动在国内压制过激论,毕竟,得罪英国人的代价荷兰人付不起。

    现在的事情大条了

    舒格等人在菲律宾奎松招募马来人军队,被英国人抓了个正着,这里的刑事科范德奎普督查脱不了干系,他是舒格的直接上司,必须要为他的下属所作所为负责,克莱夫顿也被牵涉在其中,有可能会被作为替罪羊丢出去。

    面对英国人语气严厉的正式外交照会,威胁的意味十足,小小的荷兰王国果断的怂了,断然否认与此事有任何关联,这个锅他们真的背不动。

    为此,16岁的荷兰威廉明娜女王押上了王室的荣誉作保证,并且通过英国王室表达深深的歉意,这也是荷兰内阁一致做出的无奈决定,实在得罪不起英国。

    为了消泯英国人的冲天怒火,印尼殖民地总督卢格也会被丢出来作为替罪羊,万隆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更是无法幸免,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丢官去职回荷兰啃老苞米。

    在此之前,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必须把该做的事情都完成了,为了保住自己性命,只有舍卒保车了。

    等待了一会儿,终于听到走廊上脚步声响起,该来的总会来。

    未过一刻,从门口走进来几名殖民地总督府的执法官,看了看来人,克莱夫顿神情复杂的宣布“鉴于严重的叛国罪名指控,刑事科范德奎普督察,格罗特高级探长,坤差探长,呃……还有民事科巴克督察,我宣布你们被正式逮捕了,你们必须放弃一切侥幸心理,接受调查。”说完,他好像抽空了所有的力量无力的坐了下来。

    刚刚释放人犯回来的民事科巴克督察脸色立马惨白,表现得最为激烈,“为什么这样克莱夫顿长官,就因为那些该死的英国佬吗?作为一个血液里面流淌着尼德兰冒险精神的荷兰人后裔,我们帮助布尔人难道做错了吗?”

    “住口!”克莱夫顿长官气的手都发抖,你永远不会预见什么时候被猪队友害死,就像今天。

    “克莱夫顿长官,我们可以走了吗?”殖民地执法官神情冷冷的问。

    “请便吧,先生。”克莱夫顿长官没有反对的权利。

    “等一下,我略微有些不同意见,希望克莱夫顿长官能和我们一起前往雅加达,我对万隆巡捕房很感兴趣,也许还包括万隆当地政府,这里可真是肮脏老鼠汇聚的地方。

    噢!在这里请允许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英国民事参赞汉密尔顿,非常高兴能和你们认识。”殖民地执法官身后转出来一位高个子男人,彬彬有礼的做了自我介绍。

    try{content2;}catch(ex){}

    克莱夫顿长官脸色立马变得纸一样煞白……

    巡捕房门口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陈罗氏脸色惨白的抱着丈夫陈文志,颤抖地抚摸着他满是污垢的干瘦脸庞泣不成声,丈夫被折磨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陈罗氏心若刀绞,怀抱着丈夫陈文志泪水倾卸而下,湿润了陈文志干涸的唇。

    这正是英国詹森医生大显身手的时候,夫妻二人都需要到诊所好好调理,生意又来了。

    詹森医生招呼一边的脚夫把人抬到诊所去,这时,从巡捕房中押出来长长地一溜人犯,这些人犯身份惊掉了所有人的大牙。

    刑事科范德奎普督察,格罗特高级探长,坤差探长,民事科巴克督察,这最后面走的是……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长官。

    我没有看错吧?

    万隆巡捕房最高长官高级督察长克莱夫顿,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天,这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我也不知道哇!没有听说过最近发生什么大事,什么样的大事能够让巡捕房的这班大佬都栽了”

    “肯定是眼睛看错了,一定是做梦呢!”

    “我认识最后那个荷兰长官是巡捕房的大佬,今天都是怎么了?是在演戏吗?”

    “肯定发生大事了,夜路走多了终会遇到鬼,只不过没人晓得发生了什么而已。”

    “这话说的在理,这些鬼佬坏事做绝,应该有报应。”

    妻子陈罗氏不认识这些人,作为万隆城颇有名气的纺织厂老板陈文志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些人,他们之间打过无数次的交道,化成灰也认得。

    整个人瘦脱了型的陈文志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挣扎着坐了起来,看这些绝望的人犯一个接一个从自己身边走过去,大脑已无法思考了。

    “是陈文志先生吗?”

    陈文志悚然回头看,这是个彬彬有礼的高个子欧洲中年男人,脸上浮现出矜持的微笑。

    “我……我是。”

    “我是英国使馆参赞汉密尔顿,尊敬的菲律宾政府大总统罗霖先生让我给您带一个亲切问候,希望您的身体早日康复和自己的子女团聚。”

    “谢谢,谢谢!”除了说谢谢陈文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英国参赞汉密尔顿很有礼貌的点头行了个礼,坐上了马车离开了。

    围观的众人看了看远去的马车,又看了看陈文志夫妻,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原来大事件根子在这里呀! ( 重生之风起南洋 http://www.shangshu.cc/123/123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