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战情糜烂

文 / 葡萄无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双方经过十几分钟的鏖战

    由于英军的防御线上出现了三个大缺口,在布尔民团的优势兵力攻击下,人手不足的英国守军步步后退,失守前方的阵地,向仓库区后方退去。

    布尔民团逐次渗透进仓库区,用强盛的火力压制英军,慢慢的占据了上风。

    这时候,英国阵地的炮兵不分里外的疯狂开火,遏制了布尔人的猛烈进攻,民团士兵们迫不得已四处躲避英军的炮火。

    英军炮兵一连轰击了十多分钟之后,炮击陡然停止,从英军炮兵阵地方向,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声。

    发生了什么情况?

    英军的炮兵阵地被布尔人游击队袭击了吗?还是……

    布尔民团战斗指挥官正在疑惑间,四周的仓库区域燃起了冲天的大火,明亮的火光,将攻击中的布尔民团士兵身影暴露了出来。

    就在此时,英国防守部队的重机枪猛烈开火,将成片和民团士兵打倒,短短的几分钟内布尔民团损失惨重,进攻的势头顿时被遏制住了。

    没过两分钟,仓库围墙的东侧传来猛烈的爆炸声,压制进攻的英军重机枪也纷纷哑火了,陆续传来手榴弹的爆炸声。

    这是,英国防守部队在毁坏武器装备,不好……敌人要突围。

    指挥战斗的德韦特将军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包围圈的东侧方向传来密集的枪炮声,一时间,猛烈的枪炮声沸反盈天。

    过了一会儿,手下的民团指挥官跑过来报告,防守仓库的英军残部在五辆装甲车的突击下,带着不到100名士兵破围而出,留下了一辆打坏的装甲车和100多具尸体,已经跑得远了。

    这个英国的守军指挥官非常果决,能够毅然决然的发起突围,并且下令烧毁所有物资,一点都不留给布尔人,看得出来,这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德韦特将军望着熊熊燃烧的仓库区,脸色有些黯然,经此役一挫,原来沉甸甸的胜利果实也去掉了三分颜色,变得不再光彩夺目了。

    在这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广阔的南非大地上,沿着英国东西开普铁路大动脉,类似大规模的袭击不下五处。

    try{content1;}catch(ex){}

    布尔民团全线发动的猛烈突击,出乎英国守军的意料之外,因而遭到了重大的失败。

    在整个南非的地域,原先连网成片的堡垒封锁区域,被破开了几处难看的硕大伤口,连上中心碉堡在内,大小的堡垒损失数达200多座,人员伤亡的达三千余人之众,装甲车共损失50余辆,可以说是损失颇大。

    更为严重的是,整个东西开普铁路被炸毁了几十处,即使英国人全力抢修,没有十天的时间也别想顺利地修通整条铁路。

    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得多

    在此期间,在东西开普铁路沿途踞守的大部分英国守军,只能祈祷自己能守住据点,等到大规模援军到来的那一天。

    整个的东西开普铁路,像一条被炸断了几十处的巨蛇,暂时失去了巨大的作用。

    英军失去东西开普铁路这个大动脉,失去了依靠铁路大范围转移兵力的能力,立刻就陷入被动之中。

    在两天之内,英军精锐的机动装甲车队可以支援附近150km的范围,可是再远就鞭长莫及。

    在南非这片土地上,没有什么很好的公路,机动装甲车队在崎岖的荒野和戈壁滩中,每个小时越野速度不超过十公里,恶劣的乘坐环境,会把士兵们撞的浑身都是伤。

    指望机动装甲车队超长距离支援,那只会是幻想。

    约翰内斯堡的英军总司令基钦纳勋爵意识到,布尔人联军的大规模反击在即,可是他除了忙着四处救火之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英国人虽然在南非有接近39万人的军队,1600余辆装甲车。可遍布整个南非区域的碉堡封锁线,消牦了大量的驻扎兵力,约莫有18万余人,占据了英军一半还多的兵力。

    再加上重要的城市、铁路交通枢纽、后勤集运中心枢纽保卫军队,以及英军大小军团司令部、后勤支持及医疗力量,大型集中营守备部队,真正能够使用的机动力量并不多。

    英国远征军司令部掌握在手中的机动力量,只有11个旅7万余人,需要负责南非数百万平方公里守卫,机动力量捉襟见肘。

    try{content2;}catch(ex){}

    剩下的英军精锐机动部队,大部分需要凭借东西开普铁路,进行大范围的转移,投入到数百公里外的战场增援守军,这是最便捷的强大力量投放方式。

    否则,等到装甲车队几天后赶到,黄花菜都凉了。

    如今看来,英军的整体布防还有疏漏之处,大批的布尔抵抗军余孽逃脱出去,潜伏在暗处等待暴起发难。

    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受到布尔反抗军领袖的召唤,集结在一起死灰重燃,再次发动大规模的袭击,眼看着南非展成的局面又要崩坏。

    现在英军严密的布防网络,出现了几个大豁口,布尔联军会从哪里发起新的进攻呢?

    想到这里,英军远征军总司令基钦纳勋爵在面前厚厚的电文中翻出了一份情报,这份情报上面显示

    上月中旬,南非布尔人政权奥兰治自由邦总统克鲁格,从欧洲带着大批的人员和武器援助返回,在葡萄牙人切断最后的输血大动脉之前,从陆路潜回了南非内地。

    在欧洲离开荷兰的时候,这位克鲁格总统深情的对则为送行的人说

    哪怕身处万里之遥的非洲,我这一腔尼德兰的血也是滚热发烫的,南非奥兰治自由邦源自于奥兰治,也永远只能属于奥兰治。

    英军远征军总司令基钦纳勋爵恨得咬牙切齿,荷兰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英国人的底线,英国人付出的都是鲜活的生命代价,这种极恶劣的情况,到底需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虽然,英国通过外交努力,目前葡萄牙人已经封锁了布尔人的供血大动脉,可是严重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在南非的英国远征军士兵将持续的受到伤害,布尔人反抗势力的沉渣泛起,必须要归功于荷兰人在其中起的巨大作用。

    目前还看不出,这一次布尔人反击的势头有多强? ( 重生之风起南洋 http://www.shangshu.cc/123/123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