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赌局和小狐狸

文 / 苏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庭中,沉香炉升腾起袅袅青烟,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菡萏清香。

    “……我狐族也非知恩不报之辈,琳琅愿意委身于山主大人。”百灵一手举着筷子,拿腔拿调地学狐女琳琅说话,从声调到口音居然模仿得惟妙惟肖,“我们狐族对于伴侣忠诚,也希望山主可以按照我们的习俗来。”说到这里,她停下来看着余墨。

    余墨笑着接了一句:“你就不怕我们已是姬妾成群了么?”

    “那也无妨。只要山主将她们全部杀了,不就只有我一个了吗?”百灵说完,一拍桌子,愤愤道,“不就是狐族吗?有什么了不起?竟敢来这里说大话!”

    “说起来,狐族的人都生得十分美貌,性子又高傲,这也是难免的。再说这也是山主的事,你唧唧喳喳来什么劲?”元丹慈爱地拍拍一旁眼皮打架的丹蜀,“要睡出去睡,别在这里打盹。”

    百灵更是气愤,指着狼族族长的鼻子:“男人的通病!花心,软骨头,犯贱!”

    元丹还在拍幸福得流口水的丹蜀:“醒醒。”

    只听紫麟轻轻地哼了一声,百灵立刻把手放下,元丹收回手,丹蜀擦擦口水四处看:“怎么了怎么了?”只有颜淡还是低头对付盘子里的煮虾,完全游离界外。

    百灵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颜淡,你来说句话,山主肯定会听的。”

    颜淡拿起手巾,将手擦干净,挪到余墨桌前,动情地唤道:“主公!”

    紫麟噗的喷出一口清酒,忙拿起手巾擦拭嘴角。

    余墨轻握她的手指,含笑看她:“莲卿。”

    “主公,臣妾什么都不求,惟愿永远伺候身侧。可那狐族娘娘比我们美貌百倍,臣妾自惭不已。只要主公高兴,臣妾愿饮鸠酒了断,绝不教主公为难。”

    余墨慢慢用手心覆住她的手,缓缓道:“卿如此知心,我又怎么会负了你?”

    颜淡扑哧一笑,回头看着百灵:“山主说了,他绝对不会为了狐族杀我们的。”

    百灵在心里嘀咕着:“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难为山主肯配合你,山主还真是温和啊……”

    忽听紫麟阴测测地说了一句:“颜淡,你既然那么能干,可有法子收服那些狐族的人?”

    他们都放出话来说,宁可灭族都不会臣服,她又有什么办法?

    “紫麟,你是在为难人了。”余墨含笑看着颜淡,“其实那狐女琳琅自恃美貌,我却觉得你也不输给她,只是狐族最为骄傲,不会承认罢了,你可有法子让她自承不如呢?”

    颜淡看着他,一字一顿:“我为什么要做这种无聊的事啊?”

    余墨一手支颐,悠然道:“莲卿刚才说的那些话,可都不记得了么?”

    紫麟不由想,这混账莲花精终于掉进觳里了。

    颜淡想了又想,叹了口气:“主公都这么说了,臣妾也只有去办,定不会辜负了主公的厚爱。”

    琳琅看着桌上痛得抱腿打滚的小狐狸,长长叹了口气,摸着它的脑袋:“子炎你再忍忍,他们马上就会治好你了。如果他们也不行,我再带你去找神霄宫主,他一定能解开你身上的咒毒。”

    忽听门外响起了两声轻叩声,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一位绿衣少女,手中端着果盘,正是颜淡。

    琳琅头也不抬,顾自安慰小狐狸。

    只听脚步声走近,那少女伸手过来,在小狐狸腿上一碰,焦黑的咒毒上晕开一层白气,正痛得乱滚的小狐狸立刻安静下来了。

    琳琅诧然看她,许久才道:“你能治好它吗?”

    颜淡摇摇头,歉然一笑:“我做不到。”

    琳琅一动不动,眼中失望:“对,你是办不到的,但是你们山主可以。”

    颜淡垂下眼,神色真挚:“值得么?你为了狐族牺牲这样大,他们却未必会感激你。”她抬起眼,看着对方的眼睛:“这世间,并不只有山主大人可以解开咒毒,你还是去找别人罢。”

    琳琅盯着她的眼睛,像是想看出些什么:“你让我离开这里?你是山主的姬妾?”

    “我是花精一族,当初来这里的时候确是姬妾。”颜淡笑了笑,“我也不打扰琳琅姑娘了。”说完就干脆地转过身往门外走,待走到门口的时候忽听琳琅在身后问了一句:“你生得如此,山主难道还会对你不好吗?”

    颜淡脚步一顿,简单地说了一句:“姑娘多保重。”

    “你等一等!”琳琅站起身拉住她,关上房门,“你不用怕,有什么说什么,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颜淡心中得意,面子上还是不露半分,斟字酌句:“当初我是被强送过来的,什么都不懂。那时余墨山主说,他只要最美貌的那一个。我本来是不愿意,可是到那个地步,要活下去就先要山主看上。我们花精一族化成人形后长相都不差,于是我就向山主说,我比其他人都好,修为也深。山主很高兴地收了我。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大错特错了……”

    “山主当年曾被一个生得很美的妖骗去天地至宝的异眼,直到现在那颗异眼还是没有夺回来。所以我才会……”颜淡微一迟疑,突然动手解衣带。琳琅讶然道:“你这是做什么——”话未说完,突然哑了。颜淡背向着她,脊背优美,肤色犹如白瓷,泛着象牙白的光泽。只是上面遍布着好几道焦黑的陈年伤疤,深深凹陷,可见当时受的伤是如何重了。

    “口说无凭,现下你该是相信了罢?”她低头系好衣带,“幸好我本来就长于治愈之术,总算保住了性命。”

    琳琅露在面纱外的妙目突然淌下一串眼泪,别过头去看着小狐狸,身子颤抖:“我该怎么办?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人面兽心的畜生?”

    颜淡轻声安慰道:“琳琅姑娘,你明日千万要谨慎,我言尽于此,这就该走了。”然后带上门,步履轻盈愉快地走远了。人面兽心的畜生,骂得真是太好了。她微微笑了笑,直奔山主居处。

    余墨正站在前庭的莲池前,往下撒鱼食,引得鱼儿争相来抢。

    颜淡凑过去:“余墨余墨。”

    余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什么?”

    她从他手中的瓦罐里抓了一把鱼食,慢慢往下撒:“你帮我个忙可以么?”余墨推开她的手:“别把它们喂撑了。什么忙?”

    “我要糯米,朱砂和夜明砂,晚上就要。”

    余墨转过头看她,正色道:“前面两个没问题,夜明砂你自己去找蝙蝠精取。反正就是蝙蝠粪便么,你尽管去拿,多少都有。”

    颜淡在瓦罐抓了一大把鱼食,作势要往莲池里扔:“你不答应,我就把你的同族喂到撑死。”

    余墨冷着脸:“颜淡!”

    “在!”

    “难怪紫麟想活剥了你,我现在也想得很。”他掂着装鱼食的瓦罐,“把你手上的都放回来,东西晚上就送到你那里去。”

    颜淡依言把鱼食放回罐子里,微微笑道:“还是你最好了。紫麟就凶霸霸的,半分不通人情。”

    余墨失笑着看她走远,只听身后轻咳一声,紫麟负着手走到他身边:“颜淡要这些东西,看来是想帮三尾雪狐解咒毒了。”

    余墨转头看他:“看来是的。”他十指相交,搁在莲池边的凭栏上:“反正我们也不想让狐族怎样,就算白帮他们一个忙,他们记着也算了,不记得也无所谓。只是定要杀一杀他们的傲气,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真是混账。”

    “其实你之前说的那些话,只是让她去看一看狐族的人。你却知道她只要见到他们,就会出手相帮?”

    “这个么,”他笑了笑,意味深长,“认识得久了,多少还是知道的。”

    琳琅跪在软垫上,低着头不敢往前看。只听脚步声轻响,眼前出现一幅淡青色的、苏绣精致的衣摆,微凉的手指慢慢托起她的下巴。余墨微微一笑:“你还戴着面纱。现在也该取下来了,我只爱容貌好的,若是不够好,却不想要你了。”

    琳琅背后冷汗涔涔,跪着往后挪了几步,连忙道:“不不,我生得不够好,恐怕污了山主的眼!”

    余墨逼近两步:“听说狐族的女子都是绝色。”

    琳琅想起昨日看到的颜淡的惨状,连连摇头:“不,也不是这样的!”她随手一指身旁端着盘子缓缓走来的女子:“山主大人,我的容貌还不如她!”

    顺着琳琅的手指看去,颜淡正站在一旁,倾身施礼:“山主。”

    余墨轻轻笑了:“真有你的。”

    颜淡很是谦虚:“哪里哪里,山主实在过奖,还远远不够。”

    琳琅睁大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就想到肯定是哪里不对了。她的眼神如刀锋一般尖锐,盯着颜淡:“你骗我。”她突然扯掉了面纱,露出底下绝美的面容:“你竟敢骗我,说你不是山主的姬妾,还说你是被人送来的!”

    余墨点点头:“这倒是真的。”

    “你还说是你主动和山主说,你比其他人好,山主才会收留你!”

    “这也是真的,那时候颜淡来铘阑山境,本就是有所图。”

    琳琅气得发抖:“那,那她还说,她背上的伤都是你下的手!”

    颜淡忍不住插言:“我那时只是给你看了伤,没有一句话说是山主下的手。”

    “可是、可是你说从前有一个妖抢了山主的异眼,所以他才会痛恨所有生得美貌的妖,还要折磨她们……”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倒是余墨听了,反而不甚在意。

    颜淡叹了口气,神色诚挚而遗憾:“关于异眼的事情也是千真万确的,只是我没有说这件事和我受的伤之间有何关系,是你自己非要把它们联想在一起的。”

    琳琅抖了半天,脸色发青,闭上嘴不说话。

    余墨很同情地看着,回过身瞥了颜淡一眼,一拂衣袖走上台阶,在紫麟身边坐下。

    只见琳琅肩上的斗篷里钻出一个蓬松的小脑袋,小狐狸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周围。颜淡突然伸出手去,将它捉在手中。

    小狐狸离开姐姐,凄厉地叫起来,不断地挣扎。

    琳琅大惊:“你想干什么?!”

    颜淡将手中托盘放在地上:“解咒毒。”她拿起小刀,手指凑到刀锋上轻轻一抹,殷红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可你昨天说解不开……”琳琅说了半句,又闭上嘴。她也不是笨蛋,一看托盘里的东西,就知道她说的“解不开”只是因为东西还没准备好。

    颜淡按着小狐狸,将划破的手指凑近它的腿,嘴角微动,似乎是念了几句咒文,只见那道焦黑的咒毒渐渐变淡。而一团黑雾却慢慢浮起,越来越大。颜淡放开小狐狸,抓起旁边的糯米朱砂撒了过去,手指微曲捏了个诀要。只听哧的一声,黑雾消失。

    她拿起剩下的一只盘子,递给琳琅:“给小雪狐服下,就没事了。”

    琳琅接过盘子,倾身道:“颜淡姑娘,多谢你。”她朝小狐狸招招手:“快过来。”

    余墨看着三尾雪狐嘴里叼着的盘子,神情复杂。如果没记错,里面应该就是夜明砂,也就是蝙蝠的粪便,还是昨晚刚取来的。

    紫麟站起身:“琳琅姑娘,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之前的那些话就算是玩笑,就此作罢。庭院里已备好了宴席,贵客先请。”

    琳琅微微一笑,看着颜淡:“不,已经说出口的承诺怎么能收回?既然颜淡姑娘救了我的弟弟,我该是服侍姑娘才对。”她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如果颜淡姑娘觉得不好,我也可化为男身,尽心尽力地服侍。”她将服侍二字特别咬了重音。

    颜淡吓了一跳,转头去看余墨。琳琅抬手一拦:“姑娘既然不是山主的姬妾,还会有什么顾忌吗?难道是我的相貌不够好?”

    颜淡一指叼着盘子的小狐狸:“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它一点,又小又软。”

    小狐狸立刻丢掉了盘子,扑到她身上,嗯嗯啊啊地往她身上蹭。颜淡将它捉到手上,只见它伸出小舌头来,吧嗒吧嗒地舔着她的手指。

    琳琅还是笑着:“既然颜淡姑娘喜欢,也只好如此了,只是,”她顿了一顿:“子炎他有点不懂事。” ( 沉香如屑 http://www.shangshu.cc/14/140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