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疑云重重

文 / 苏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一夜,唐周睡得极不安稳。窗外天色刚刚泛白的时刻,他又被一阵笛声吵醒。这笛声如泣如诉,低婉哀愁,吹笛的人仿佛有无尽伤心事。唐周披上外袍,不由自主地循声而去,只见昨晚探过的庭院中空无一人,地上却出现了一个大坑。

    他按着剑鞘,缓缓走近。

    只见那个坑里铺着浅浅一层桃花瓣,正是昨夜沈老爷埋下的,只是花瓣不再鲜嫩,已经变得干枯起皱。他低下身去,用剑挑开这一层花瓣,赫然可见底下有一只手,看起来还是如陶瓷一般细白柔软。

    被埋在下面的人可能还活着!

    唐周手边没有锄头之类可以挖掘的事物,只有用手上的长剑挖下去。幸好埋得并不深,不多时,那人的脸便慢慢露出来。他伸手探了探鼻息,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唐周抬袖将那人脸上沾到的沙土轻轻抹掉,渐渐露出清晰的面貌来。

    那是一张女子的脸,眉目如画,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三分俏皮七分乖巧,就好像还是活着一样。

    唐周手上一顿,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回头看去,不由微微皱眉:“你怎么出来的?”

    颜淡捏着一张符纸晃了晃:“我和沈姑娘说,门外的纸太难看了,不如撕下来好,她就照着做了。”她走近土坑,看了看里面的人,轻轻咦了一声:“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你在毁尸灭迹?”

    唐周看着她:“这里面的人,你不觉得很眼熟么?”

    颜淡蹲下来仔细看了一阵,一手支颐:“是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个人,长得和你一模一样。”

    颜淡吓了一跳,站起身道:“你这样一说,的确是很像。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和我长得如此相像的人?”

    唐周缓缓开口:“不止是长得相像,连神情都是一样的。你真的相信,这个世上会有这样的人么?”颜淡看着坑里埋的那个女子,喃喃道:“的确是不会有了。”她眼中哀伤,慢慢抬起头来:“这样说,我其实已经死了,而我却不知道?”

    唐周默然不语,只见颜淡脸色苍白,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突然回转身抓住唐周的衣袖,嘴角带笑:“我会这样,全部都是你害得!你说,你该怎么偿还?”她手指苍白,身上慢慢地渗出血来:“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你欠我的,又打算何时来还?!”

    她神色悲伤,眼中满是绝望,这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唐周没有挣脱,也根本不想挣开,只是问:“我欠了你什么?你要我还什么?”

    颜淡深深看着他,许久才缓缓道:“你欠了我半颗心,我要你吐出来还给我……你快把这半颗心还给我……”她说话的声音已经不复温软,带着哭腔,更显得凄恻。

    唐周惊骇莫名,往后退了一步,却不知撞到了什么,头上生疼。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客房的床上,枕头掉落在地,他竟是磕在床头。唐周坐起身,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原来,刚才仅仅是梦。可是为什么偏偏会梦到颜淡?真是噩梦中的噩梦。他走下床,用盆子里的清水洗漱,再慢慢穿上外袍。

    忽听房外传来几声鸟叫,还有少女银铃一般的笑声,想来是沈湘君过来了。唐周想起昨夜所见,不禁踌躇。

    只听颜淡温温软软的声音响起:“沈姑娘,你起得真早。”

    沈湘君笑着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是它叫我早早起来的。”

    “沈姑娘,我可以向你的鸟儿说句话么?”

    “你说吧,但是它听不听得懂,我就不知道了。”

    唐周轻轻走到房门边上,将门推开一些,只见沈湘君正站在颜淡的房门前,肩上还立着昨日见过的那只花斑鹦鹉,笑颜如春花一样娇艳。

    “鸟儿鸟儿,你是不是也觉得门口那几张破纸实在很碍眼?你说我该不该把它们全都撕下来?”

    唐周顿时明了,这莲花精是要借着沈湘君之手逃脱出门口的禁制。他气定神闲,站在那里不动,想看她接下去会怎么做。

    沈湘君忍不住轻笑道:“鸟儿说,这几张纸的确很难看,你怎么不把它们早点撕掉?”

    颜淡叹了口气:“这是师兄画的,我本事低微,他怕我被恶鬼缠上。”她眼波一转,复又笑了:“也罢,虽然看着碍眼,但毕竟也是师兄的心血。”她说完,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身子一晃撞在门上。

    沈湘君走上前,一脚踩在门槛上的一张符纸:“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她再往前一步,这张符纸就粘在她的鞋底,从门槛上撕离了。

    颜淡微微笑道:“没事,刚才不知怎的,突然头晕。”唐周贴着的几张符纸,每一张都很有讲究,只要少掉其中一张,也就困不住她这样修为极深的妖了。颜淡笑意盈盈,脚步轻盈,却在踏出门槛的一瞬间呆了一下,随即笑着道:“你也这么早啊,师兄?”

    唐周抱着臂,似笑非笑:“沈姑娘刚来的时候我就醒了。”

    颜淡笑得很讨人喜欢:“原来师兄是担心我欺负沈姑娘。我怎么会这样做呢?沈姑娘又美貌又善良,如果她成了我的师嫂,我一定很欢喜。”

    唐周嘴角微抽:“师妹,你想太多了。”

    颜淡立刻换上一脸困惑:“是么?可我还是很想让沈姑娘当我的师嫂。”

    只听沈湘君对着肩上的鹦鹉问:“师嫂是什么?”

    唐周沉下脸,一把拉住颜淡的手腕往外边走,待走到沈湘君看不到的地方,便将一张符纸贴在她的手腕上:“这张还是我昨天刚画的,不想这么快就用上了。”

    颜淡眼睁睁地看着那张符纸化出一道华光,手腕又被一个沉甸甸的镯子扣住。她掂了掂手腕,满不在乎:“这次是几步的禁制?就算我们是师兄妹,男女之间还是要避嫌的,我总不能和你同房吧?”

    唐周微微笑道:“这次的只是不能出沈家而已。”

    她想了一想,还是没生气:“不管怎么样,这似乎对我来说,还不算太坏。”

    唐周看了看,只见她还是露出很讨人喜欢的笑颜,便转身往花厅走去,走出几步,又回头道:“我刚才忘记说了。”

    颜淡还在看手上的镯子,随口道了句:“什么?”

    “是这样的,我昨天画这张符的时候,突然觉得如果只是画一道不得出沈家的禁制,似乎还不太够。”唐周慢条斯理地开口,“于是我又加了一道,封了你大半的妖法。万一你真的被恶鬼缠上,剩下那一点应该也可以对付了。”

    颜淡将牙咬得格格响,随便拔起一边的一株草叶,连根带土往唐周身后扔去。唐周侧身避开,只听她咦了一声,低头盯着土里,像是看见什么东西。他同颜淡也相处过一些时日了,她每次这样,多半都没好事,便索性就当作没看见。

    颜淡看了一阵,倒抽了一口凉气:“唐周,你快来看。”

    唐周想也不想:“你直接告诉我就好。”

    颜淡抬起头,神色复杂:“你把那株草再拿回来,我不是和你说着玩的。恐怕这件事会有其他的变故了。”

    唐周明白她说的“这件事”是指他为沈宅驱除鬼气,他捡起地上的那株草,往颜淡身边走去。她慢慢道:“我早就奇怪了,为什么这里的花草会长得那么好,而镇上别的地方,都生不出这样的花草来。”

    唐周低头看去,只见一块黑土之中,露出一截白森森的东西,像是……一根指骨!他想起之前的那个梦,忍不住转头看颜淡,只见她垂下眼,睫毛遮住了眼,突然眼睫一动,漆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唐周看着她的眼眸,竟挪不开视线。她的眼中没有玩笑的意味,瞳孔漆黑通透,很像温顺的小动物。忽见她微微一笑:“你怎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她摸摸脸颊,自语道:“最近怎么总有人被我吓到?莫非我长得太有威严了?”

    唐周抬手将那株草放回原来的位置,掸了掸衣袖:“威严倒没有,大概是太吓人了罢。”

    颜淡小声嘀咕一句什么,抬手挽了一下发丝,嘟着嘴:“偶尔说一句好听的你会死啊?”

    唐周轻喟一声:“那倒也不是,只是我为何要说违心话?这样你是心里舒服了,可我就不舒服了,你说对么?”

    颜淡捏着拳头站着,隔了片刻方才露出牙疼似的笑:“说得太对了。”

    沈家是镇上出了名的富豪之家,一顿早点自然也十分丰盛。

    颜淡斯斯文文地掰着莲蓉包子咬一小口,再咬一小口,吃相虽然好看了,可是一只包子很快就没了,于是她用筷子夹过一只羊肉馅的。

    沈老爷见她只夹包子,慈祥地笑了:“颜姑娘,这包子是填肚子的,不如喝点粥?那边的酥油茶还是西北带回来的,味道很别致。如果吃不惯,就喝点参茶也好。”

    颜淡摇摇头:“我从前没怎么吃过包子,很喜欢。”

    沈老爷立刻道:“莫非姑娘从小修道,已经练到可以不进食的地步了?”

    唐周叹了口气。

    颜淡思量一阵,居然说:“大概可以七八日不吃东西。”

    沈老爷肃然起敬:“姑娘小小年纪已经有这个修为,实在佩服,佩服。”

    唐周忍不住了:“沈老爷,你别信她的。我师妹顽皮得紧,十句话里有八句话都是说着玩的。”

    颜淡举起筷子夹了个牛肉馅的包子给他:“师兄,我知道你最喜欢这个。”

    唐周看着那个包子,不知该吃下去还是扔还给她,思量之后,还是决定咽下去。他才刚吃完,又是一个包子夹过来。颜淡乖巧地说:“师兄,还是我帮你夹吧。”

    沈老爷看着他们这样,摸摸鼻子:“唐公子和姑娘真是情谊深厚。”他长叹了一口气,又道:“本来老夫还想……嗯,看来还是不用了。”

    颜淡闻言一笑,又用一个包子堵过去给唐周:“沈老爷,我和师兄只是兄妹之情,你莫不是误会了些什么?”

    沈老爷眼中一亮,抚掌道:“其实是这样的,湘君刚才和我说什么师嫂的。我这个小女儿脸皮薄,她应是很喜欢唐公子。唐公子一表人才,难得待湘君又好,我本来是很赞成这门婚事。只是湘君她……唉,毕竟是个傻孩子。”

    唐周刚要说话,立刻被颜淡抢了先:“如果我有了沈姑娘这样的师嫂,也是很高兴。何况沈姑娘聪明善良得很,师兄一定不会嫌弃的。”

    唐周轻咳一声:“沈老爷,其实我……”

    “我从小就和师兄一起长大,还从来没见他对那个女子这般上心过。”

    唐周搁下筷子:“你……”

    “你堂堂一介男儿,喜欢就是喜欢,承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沉下脸:“师妹,你说够了没有?”

    颜淡一摊手,又继续对付包子:“说完了。”

    唐周顿了顿,方才慢慢道:“沈老爷,令千金美貌善良,当配如玉良人。只是在下身上还有些事没办,不能安定下来成家,当真抱歉。”

    沈老爷摆摆手,笑着道:“我明白,我明白。唐公子有这份心就够了,湘君她……我看是嫁不出去了,如果唐公子把事情都办完了,还记得我这个傻女儿,哪怕是收她做偏房,我也安心了。”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窈窕的人影走进花厅。沈老爷看到那个人影,脸色突然变得灰白,连执筷的手都抖了一抖。

    “有你这样的爹爹,湘君她真是可怜。”走进来的女子有一张同沈湘君一模一样的脸孔,只是神色沉郁,眼中隐约凶狠。

    唐周顿时想到,昨夜碰到的那个人不是沈湘君,而是眼前的这个女子。

    颜淡用余光瞥见沈老爷的一举一动,从他神色到下意识的小动作,每一个都看得清清楚楚。为什么他会这样害怕?那个女子就和沈湘君长得一模一样,应该是他的长女,他为什么要害怕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两个长得如此相像的人,会有这样大的不同? ( 沉香如屑 http://www.shangshu.cc/14/140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