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西南之行

文 / 苏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西南本是偏壤,景致却是极佳:八百里青山连绵,河川奔流,茫茫然空阔无边;过山风沁凉,数峰交错,行如北斗紫微,浑然天色山岚。

    颜淡叼着当作干粮的馒头,满心郁结地看着坐在对面沉默安静的柳维扬。在她心中,赶路时最不适合同行的有两种人,哑巴和君子。哑巴不会说话只会吃,无趣;君子行止端正,一点坏事都不会做,更无趣。她不知柳维扬算不算得上是君子,不过确是算得上是大半个哑巴。

    那日她同唐周离开凌霄道观,再回到唐周的家中收拾了些行装便出了襄都城。此时已值暮春,枝头只剩下几点残红。柳维扬正站在桃花树下,波澜不惊地看着他们。颜淡也不知道唐周同他说了些什么,总之结果就成了妖、天师、不明年纪的高人结伴去西南。

    这一路过去十分顺利,竟然连个响马山贼的影子都没碰上,让颜淡又遗憾又感慨,都说现下大周的睿皇帝太过政治清明,吃闲饭不做事的官吏太少,凭白无故剥夺了她很多乐趣。而离彝族长居的朱翠山越近,柳维扬则越是沉默,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就直直看着天,不知在想什么。旁人和他说话,他最多不置可否地嗯一声,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听到。

    颜淡实在太清闲,只能猜测柳维扬到底在想什么。一个凡人,一旦想到某些龌龊的事情,就算摆出正气凛然的表情,眼神还是会流露出几分卑鄙下流;如果想到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那么就会咬牙切齿,把拳头捏得格格响。可是柳维扬眼神清明,神情淡然,总不至于是在担心天会不小心掉下来一块罢?

    颜淡咬完一个馒头,开始慢慢往火堆里送柴火,突然灵机一动,指着前方的朱翠山:“峰秀近扶玉蟾,南走遥烟锁浮云,凌夷蜿蜒,何妨择胜豋高处。”

    唐周一口馒头噎着,咳了几声方才道:“你怎的突然吟诗作词起来?”这只花妖的确和他从前见过的有那么些不一样,除了会撒娇、狗腿,竟然还有几分墨水。他转头往颜淡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朱翠山高可扶月,雾霭沉沉,山势蜿蜒。他在修道之前,还考取过童生,颜淡念的这几句词除了词韵不平之外,倒是相当应景。

    “吉气走曲,煞气走直,山环水抱则为气,看来这朱翠山必是人杰地灵之地。”颜淡转头看着柳维扬,“柳公子,你说是么?”

    柳维扬看了她一眼,自顾自看着朱翠山方向。

    颜淡不死心,又道:“不过我看山下那两条河没有聚首,灵气外泄,好端端的成了败笔。”

    柳维扬摇摇头,还是没说什么。

    颜淡终于放弃了,慢慢躺在干草上准备好好睡一觉。她睡得很浅,稍微有一点响动就会惊醒,突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响动,睁开眼就见柳维扬慢慢站起身来,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月光下微微一闪。颜淡躺着不动,只见柳维扬慢慢走到唐周身边,站了一会儿,又转过身往她这里走来。

    她心中奇怪,便闭上眼吐息绵长,装作熟睡。她感觉到对方静静地看了自己一会儿,慢慢走到远处。颜淡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小心地跟在他身后,只见他走到一棵槐树下,抬手轻轻地掸了掸树干。

    在颜淡看来,柳维扬是个绝不拖泥带水、不做多余事情的人,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不太会是毫无意义的。她正百思不得其解,只见柳维扬慢慢靠在树干上,将手中的拿着的事物贴近嘴角。

    借着银白色的月光,颜淡看得真切,他拿着的仅仅是一支玉笛。……竟然只是笛子,而不是兵器,枉费她刚才还紧张了一下。

    月悬正中。谁家玉笛横吹,如断肠,如低诉,正是少年疏狂,七分醉意。

    柳维扬眼中清清冷冷,一身从容轩然,如玉树碧竹,丰姿刹踏。颜淡看着他吹完一曲,青调一转,又隐隐露出些金铁之声,他青黛色的衣袖在风中漫漫舞动,清华万千。

    颜淡慢慢往后退回去,倒在干草堆上。隔了片刻,柳维扬轻轻走回火堆边,复又坐下。颜淡迷迷糊糊地想,这回真的是她太过多疑了。

    翌日一早,便入了朱翠山,谁知才走到山口,湿漉漉的雾气就扑面而来,脚下湿滑,不太好走,只能又退了回来。

    唐周只得道:“看来这山路都不太好走,只怕要请个当地人来带路。”柳维扬还是不置可否,颜淡眼波一转,笑着说:“我突然想到一个故事。”

    唐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微微失笑:“又是什么故事?”这几天除了赶路便没出什么事过,不用想也知道她心里一定憋得慌。

    “古时有位君王,他想出兵攻打邻国,于是便问丞相这个主意可不可行。那丞相听了,只说了一个字,‘然’。这位君王百思不得其解,究竟这个然字是说好呢,还是不好呢。后来君王重病,发兵的事情也就搁了下来。弥留之际,他也想着丞相这个‘然’到底是指什么意思。那位君王最后还是忍不住把丞相叫到病榻边,把自己猜测到的告诉对方,问他是不是这个意思。结果那丞相又呵呵笑道,然。那君王立刻就气绝身亡。”

    唐周又好气又好笑,也亏得她想得到这么一个典故来影射柳维扬。可是柳维扬就像是没听到一样,连眼神都没偏一下。

    颜淡顿觉无趣,嘟着嘴不说话了。

    待走到山外的一个村口时,唐周低声说了句:“你倒是很喜欢磨着柳兄说话啊。”颜淡皱着眉想了一想,笑逐颜开:“所以你嫉妒了?”

    唐周不假思索地说:“没有。”

    颜淡幽幽地叹了口气:“其实你承认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会取笑你。”

    “我没有。”

    正说着话,只见迎面走来两个当地人,穿着粗布大襟的衣衫,两人一高一矮,看见他们一行三个人,走上前笑着说:“看三位的样子,是来朱翠山游玩的吧?现在气候正好,就是山里容易起雾,没有本地人带着,很容易迷路。”

    唐周微微颔首,只听那个子高点的当地人继续说:“其实每年都有不少人来朱翠山,我们兄弟俩也不是第一回领路了,这个价钱嘛,自然好商量。”

    唐周取出一小锭银子,淡淡道:“最多两个时辰,我们就要进山。两位看看还需要买些什么,剩下的银钱就等到了地方再算。”

    那人接过银子,掂了几掂,笑着道:“公子尽管放心,只要半个时辰,咱们就可以出发,保证万无一失!”说罢,拉着那个矮个子的当地人走开了,一边还用他们听不懂的土话在那里嘀嘀咕咕。

    柳维扬低声道:“这两人身上有股腥臭味。”

    颜淡立刻抖擞精神:“我看他们眼光闪烁,又太过殷勤,恐怕其中有古怪。这一路当真有趣了。”

    “就算有什么古怪,也不至于应付不了。”唐周看了看包袱,“剩下的干粮不多了,进了山也不知哪里才会有人家,趁现在多买些带着。”

    柳维扬摇了摇头,淡淡道:“他们既然敢带人进去,肯定是有了计较。总之,多加留心便是。”

    颜淡毛骨悚然:“你刚才说的腥臭味该不是……”

    柳维扬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又一声不吭了。

    唐周微微奇怪,她平日倒不会这般吞吞吐吐、一句话只说半句,便问道:“那腥臭味怎么了?”

    颜淡神色复杂:“我也是随便猜的,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恐怕能让你好几天都食不下咽。”

    唐周见她不说,也不勉强,三人去村中买了些干馒头带上,又打了井水,再回到村头的时候,就看见那两个当地人背着麻绳斧头,拎着探路的手杖等在那里了。

    朱翠山雾气浓厚,层层叠叠积聚在一起,甚至还看不清十步之外的事物。颜淡悄悄地打量斜前方正用手杖探路的那两个当地人,他们眉目相似,面皮黄里透黑,笑起来也只抽动脸皮。

    只见那个矮个子的当地人转过头来,向着她咧嘴一笑,露出焦黑的牙齿:“姑娘,你可要跟紧些,这山里有大蟒,专门喜欢吃细皮嫩肉的小姑娘。”

    颜淡立刻摆出一副害怕的模样:“这山里还有大蟒?”

    “这大蟒有手臂粗细,这么长。”那人用手一比,“它张大嘴的时候,可以把整个人都吞进去。”

    “够了,你别说下去了!”那个高些的当地人立刻打断他的话,笑着道,“那也只是我们地方上的传言,姑娘莫怕,要真是碰见大蟒了,我们两个尽可以砍死它。”说着,拍了拍背上那一卷麻绳缠着的斧头。

    颜淡明眸皓齿地一笑,语声温软:“那我就放心了。”

    又在白雾中走出一段路,她随意地往四周看了看,却突然发觉,原本走在她身后的柳维扬突然不见了。她知道凭柳维扬的身手,就算落单也不会有大碍,只是她一直觉得,柳维扬会与他们同行,应该也是有他的目的。毕竟人心难测,至少眼下还不能断定他究竟是敌是友,抑或有什么别的图谋。

    她正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唐周,不经意间余光瞥见一个人影。她回头一看,柳维扬神情平淡,正走在她身后。

    颜淡揉了揉眼睛,心中怀疑:难道刚才是她看错了?照理说,这雾气迷蒙的,一时眼花也不奇怪。她这样频频回头往后看,连柳维扬也感觉到了,不解地问了句:“怎么?”

    “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颜淡试探地问。

    柳维扬摇摇头,倒是那个矮个子的当地人又转过头说了一句:“这里雾气大,山路又难走,难保会眼花。不过小姑娘你也太会疑神疑鬼了,该好好练练胆量。”

    颜淡很想把那多嘴多舌的凡人整治一顿,但想着他还要留着领路,只得忍住。她当年练胆量的时候,这多嘴的凡人还不知在哪里呢,竟敢说她胆子小,真是岂有此理。

    他们在山里不知走了多久,眼前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唐周不由问了一句:“还要走多久?”那高个子连声道:“快了快了,等到了山道口,就顺着山路走上去,就能翻过这座山头。”他手中拿着一把锉刀,敲了敲身旁的一棵树:“我这样一路做记号,看方向,就是闭着眼睛走也不会迷路的。”他正要拿刀在树皮上划下去,忽听那个矮个子大叫一声:“这、这地方我们刚才来过!”

    那个子高的立刻斥道:“你胡说什么,你别自己吓自己!这山里我们也走了不下十七八回,那一回不是很快就走出去的?”

    “可是你看这树皮上的记号,不就是你之前划上去的那道?”

    那个子高的顿时脸色发白,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这从来都没有过,莫非、莫非……是鬼打墙……”

    颜淡低下身看了看树干上的记号,又仔细看了看周围的草木,之前确是来过这里。可如果是鬼打墙的话,她也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听唐周语气镇定地开口:“那就重新再走一遍,如果还是绕回原地,再想别的办法。”

    那两个当地人立刻就重新辨认方向,走在最前面带路。

    颜淡一边走,一边静静地看着周遭,余光之中,只看见柳维扬每走出几步,都会用脚尖将地上的几块石头挪开,刚开始她还以为是他生性谨慎,一路做些记号。可时间一久,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做记号,必须要方便辨认,而他排列出来的石子,却是杂乱无章,没有一点规律,似乎只是为了将那几颗石子踢开而已。

    这样在茫茫白雾中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那个矮个子的当地人激动地转过头来,一指前方:“这就是山道口了,看来刚才只是找错方向才兜了个大圈子。”

    颜淡悄悄地看了柳维扬一眼,只见他目不斜视,眼中波澜不惊,连害怕担忧这样的人之常情都没有。

    她仔细一想,就觉得其中有些奇怪的地方:这两个当地人说他们在山里少说走了十七八趟,没有道理会辨认错方向,除非他们是在故弄玄虚。可是看他们刚才那脸色发白,惊疑不定的样子,要是全部装出来的,那未免也太厉害了。而在她想来,这种做法也委实太过多余。

    既然这条路想不通的话,那么就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应该就在柳维扬身上。她亲眼看见柳维扬消失,却又在下一刻看见他凭空出现。这究竟是不是她一时眼花?如果不是,他到底离开了多久,又是去做什么?还有,柳维扬有意无意地挪开那些石子,又是为了什么?

    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铘阑山境的一个晚上,那晚天气闷热,怎么也睡不着,就想去湖边透透气。结果余墨也没睡,正负手站在月下。颜淡走近了,才看见地上摆满了小石子,星罗棋布,每一颗石子摆放的位置看似平平无奇,却又像有某种玄机。余墨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看着地上。颜淡很是奇怪,想再走近些看,就被余墨一把拉住:“这些石子是依照伏羲八卦排列,有进无回。”

    颜淡不相信,结果走进去后眼前景象突变,周围杀气腾腾,怎么走都在原地打转,幸好余墨最后把她拉了出来。之后整整半年,她看到余墨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惹到了这位山主大人,把她往那个石头阵里扔。

    如果,他们刚才在原地兜圈的原因,是因为走进了一个伏羲八卦阵,那么布阵的人又是谁?柳维扬觉察到有人在那里布了阵形想困住他们,却为何只字不提?她本是想直接问他,突然转念一想,既然他不说,应该也是有他的道理。假如柳维扬别有图谋,她这样问了反而打草惊蛇;若他确实出自好心,她这一问很可能就坏了他的事。

    颜淡抬头向前看去,只见雾气之中飘起了细细雨丝,迎面吹拂到脸颊之上,正有一个浅薄的人影,从雾气中翩翩而来。那人一手提起衣摆,脚踏木屐,面目模糊,每一步像是走在云端,身轻飘逸,有那么一股子说不出的清气。 ( 沉香如屑 http://www.shangshu.cc/14/140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