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戏班杂事

文 / 苏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晨曦初露,天边刚刚泛起些白光。

    颜淡哼着小曲推开小院的门,走过正坐在台阶上揉眼睛的闵琉,抬手在她头顶上摸了又摸,这样居高临下摸别人头的感觉果真很好:“困就去睡嘛,干嘛坐着等我?”

    闵琉瞪大眼看着她:“你、你看上去好像很高兴啊?”

    颜淡笑嘻嘻的:“还好啊。”

    “你你该不是中了什么风魔吧?你是被……那个,不是应该哭的吗?”闵琉张口结舌一阵,口不择言起来。

    “哭?干嘛要哭?”颜淡在背后推着她,“快去睡啦,晚上还有戏要演,你不是还要上台唱两句的吗?”

    “难道那个王恶霸昨晚放过你了?这不可能的啊,他分明是从十岁到八十岁都不会错过的!”

    “唉,八十岁他一定会没那种兴致的,不过从今往后,他都不会再欺男霸女了。好了,去睡吧去睡……”

    闵琉一声大叫,贴着墙壁:“你、你……莫非你把他给杀了?杀人要偿命的,昨晚这么多人看见你被他带走,你、你快点收拾收拾逃吧!”

    颜淡还是笑眯眯的:“杀人?我怎么可能会干这种坏事呢?我呢,只是让他以后做不来那种事了而已。”

    闵琉想了又想,终于反应过来,眼珠差点瞪得掉下来:“你你你……阉、阉了……?”

    颜淡打开房门,把她往里面推:“听话,去睡吧睡吧。”

    闵琉死命地拉着她的手:“你疯了啊这种事情,他要是报了官再定你个罪,要受多少折磨?”

    颜淡叹了口气,怎么她就是转不过这道弯来呢,她扶住闵琉的肩,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说得清晰:“如果换成是你,你会去报官吗?”

    闵琉松开手靠在门边,只听颜淡哼着走调到不知到哪里去的曲子,脚步轻盈欢快地走开了。

    如果换成她是王恶霸……

    “我当然要去报官,还要暗地里花银子把人下了狱折磨一通,竟敢阉、阉……咦,也对啊,报官要有个罪名,罪名是有人把他给阉掉了,哈!”闵琉自言自语,“怎么就一直没人想到这个,现在可好了,我们桐城的福气啊……”

    除了班主那十足吝啬的本色让颜淡有些怨恨之外,其他一切安好。

    颜淡在凡间待了些日子,处处留心,慢慢摸到凡间的一些习俗。其中最要紧的一点便是,在凡间银钱是很重要的东西,就像在九重天庭上的仙法一般重要。

    颜淡很穷,扣去之前养伤欠下的银子,每个月的月银只有三四钱,只够偶尔买些小吃打打牙祭。她每回撞见花涵景一盒一盒地买来香粉胭脂水粉,都忍不住想若是这些银子给了她,可以到饭馆茶馆里坐一坐,而不是在路边买馒头了。

    春末时分,戏班子连着几晚都会赶个场子。

    隔着几晚,闵琉惦记的那位玄衣公子都会到座,想来是喜欢清静不爱和别人挤的缘故,总是坐在最角落的那一张桌子。

    听班主说,暮春过后,他们就要去南都赶场,今晚这台戏是在桐城唱的最后一出。

    颜淡忍不住打趣闵琉:“嗳,我们明天就要去南都了,你不去和那位公子说一声么?”

    闵琉抚着流云水袖,衣袖上七彩绣线斑斓绚丽:“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那位公子这样的品貌气度,肯定是好人家出来的,我是什么人,怎么配得上他?还有啊,最先前那一回,他身边还跟着一位姑娘,那姑娘长得高挑又妩媚,他根本看不上我的。”

    她恹恹道:“还是你做得对,每回都不凑过去看,看了又怎么样,我还不是个戏子?戏子就是戏子,一辈子都不能翻身的。”

    颜淡忍不住笑,她从前也喜欢过一个人,可是看戏看多了,里面的悲欢离合也看惯了,觉得那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揪住不放的事。

    演武戏的赵启赵大叔时常同他们讲故事,讲到过天上有位老神仙,袋里里放了一段又一段的红线,把命定的那两个人的脚踝用线牵在一起。不论走到天涯海角,被红线相系的那两人总归会相遇,然后相知相亲。

    颜淡打着呵欠想,那位老神仙其实懒得很,时常系了一个人的脚踝,另一个人的就忘记了,所以红线扎成团,缠得乱七八糟。她那一根,和遥遥牵着的那人,大约已经乱得理不出线头来了。

    连夜把戏台拆了,大家草草洗漱打算入睡,明早还要赶在开城门之时离开这里。颜淡抱着一堆戏服,匆匆而行,微凉夜风里忽然传来一道女子清亮悦耳的声音:“山主,我还真不懂,这戏有什么好看的……”

    山主?

    颜淡脚步微微一顿,一恍然间又和谁错身而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淡的菡萏香木的味道,若非她对这种味道格外敏感,其实是闻不出来的。

    低沉温和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却听不清对方在说些什么。颜淡回过头看了一眼,果真是那位玄色衣衫的公子,他站在夜色苍茫中,用手中的折扇轻轻一敲身边那位姑娘的额头,然后笑着说了一句什么。

    此时天色暗淡,他们站得远,她居然这么笃定地觉得对方在笑,真是奇怪了。

    翌日天色还未大亮,颜淡便睡眼朦胧地随着大伙儿出城了。她从前在书里看到过,凡间用来代步的是马匹,富贵些的人家还有马车,当然马车配的马也是好马。颜淡不由感叹,这天庭上的仙君们想来下凡一趟油水甚足,她除了用双脚走路,最好的一回就是坐牛车了,那牛车差不多就是加一块木板,风吹日晒颠簸得厉害。

    这样日夜兼程赶路,一个月后终于到了南都的地界。

    颜淡不知大伙儿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都觉得她原来是好人家出身的、却逃家出来,流落到现在这个田地。后来才稍稍有些了解,在凡间,只有家中富庶,家中女儿还有机会读书识字,而她恰好还写得一手好字,这和她唱得不知跑调到哪里去的曲子相对比,班主摇头叹息:“可惜,你家里人竟然没想到找人教你音律。”

    颜淡其实想说,她是学过音律的,只是师父最后发怒不肯教了。至于那手好字,实在是被师父硬逼出来的,若是时常被罚抄经书百十遍,日子长了字也会写得好了。

    只是近来,颜淡都不太能睡得着。

    她的手臂上面无端出现一块青斑,且还有不断蔓延的趋势。一次闵琉看见,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是在哪里磕碰到了。颜淡抿着嘴角不说话,这块青斑并不是哪里擦碰到的,而是尸斑,她毕竟在幽冥地府待的时候太长,少了半边心,身子迟迟不能复原,被阴气侵染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夜里睡不着醒来的时候,她便在簿子上写写划划消磨时间,后来开始学着写戏折子,戏听多了,拼拼凑凑她也会写。有回给拉二胡的老伯瞧见了,将最末那句“风流似十里莲亭,雕笼相近,绮户低斜,苔痕满阶燕衔碧玉,轻掩湘妃幕绣”念了几遍,笑着说:“这个可以和着曲子当唱词,你这个故事唱词都还好,班主真有眼光。”

    花涵景站在一旁,穿着薄薄的青衣,语气很平淡:“我倒是觉得念起来不怎么平,只怕唱不来,硬是要唱的话,听起来也不舒服。”

    闵琉立刻反唇相讥:“还不是你不会唱,这天下哪有唱不来的词,只有不会唱的人!”

    花涵景的脸阴沉下来。

    颜淡将闵琉按下去,笑眯眯地说:“词是写得韵律不齐,可是你这么厉害,再不平的词也能唱别有风味嘛。”

    花涵景绷着的脸皮松了松,拿过簿子转身走开:“我先看一看。”

    闵琉撅着嘴:“啊,你竟然连这么违心的话都能说出口,我不理你了。”

    颜淡心道,她师父在天庭是这样了不得的人物都喜欢听好话,凡人自然也爱听了。

    戏班子在南都落脚后的第一台戏,便是颜淡写的那出。后面连着三晚,都开了同一出戏。因为连南都城里几位贵族公子都来捧场,看戏的人也异常得多。班主很是高兴,连月银也多给了她三钱银子。颜淡虽然知道这班主实在吝啬,但心里居然很没出息地觉得高兴,三钱银子其实还是可以买好些小东西的。

    颜淡搬过梯子,架在戏台边上踩上去摘挂在台上的灯笼。

    赵大叔在身后叮嘱了一句“小心点别摔下来”,就扛着道具走开了。

    颜淡伸手勉强够着灯笼的挂绳,突然脚下一空,只听一连串喀拉喀拉木头断裂的声响,径自从木梯上摔了下来。这样摔下去是摔不死她,不过会不会扭到腰就说不好了。颜淡很是纳闷,她近来起得早又忙,只会是瘦了,应该不会胖到连梯子都踩断的地步吧?

    颜淡并没有如同她所想的那样落在地上,而是有人伸臂过来,搂着她的腰抱了起来,轻笑着道:“这种粗活,怎么能让姑娘你去做呢?要是摔着哪里了,可不是暴殄天物?”

    暴殄天物……

    颜淡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她莫不是,被人调戏了?

    她看了看搂着她的腰的那人,再看了看他手中描金折扇,最后瞧了瞧旁边断成一截截的梯子,瞬间想明白两件事:第一,这位登徒子公子很有钱,他这把扇子若是拿去典当也能当不少银子。第二,梯子不是被她压塌的而是被这位公子弄坏的,这个力道,看来对方会功夫。

    那人啪得一下打开折扇,慢慢摇了两下,微微笑着问:“怎么,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颜淡面无表情地说:“你是谁啊?”

    那人像是有些惊讶,唔了一声,合上折扇敲了敲自己的下巴:“你不认得我?”

    颜淡拍开他的手:“我该认得你吗?”她最讨厌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

    他轻笑出声:“我还以为全城的姑娘都认得我呢,不过……没有关系,在下姓林,双名未颜,教姑娘见笑了。”

    林未颜?颜淡想了想,立刻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位’林世子啊。”南都是南楚的国都,达官贵人、皇亲国戚大多在这里。林未颜是当朝郡王世子,官拜监察司,还有功名在身,可谓少年得意。还有一位当朝相爷家的公子,名叫裴洛的,还是监察司的督司,两人在南都城都是出名的很,只不过出名的都是些风流韵事。

    “那位?什么意思?”

    颜淡忙不迭道:“没什么没什么,我随口说的。”她总不能说,林世子你真的很出名,这南都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一直号称“风流不下流,留情不留种”啊。

    林未颜挨近一步,微微笑道:“我前日看过你写的那出戏了,很不错,就连裴洛裴兄都称赞了。”

    颜淡忙往后退了一步:“多、多谢……”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可还有什么话想同我说的?”他顺势又逼近一步。

    “对了,”颜淡指指一边的梯子,“这个梯子还是半新的,当初是用一钱银子买回来的,你赔吧。”

    作者有话要说:更两章,然后真的暂停更新了t,t ( 沉香如屑 http://www.shangshu.cc/14/140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