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昔时年少(下)

文 / 苏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纵然想念,却无法再相见。

    应渊有时整日整夜看文书,禁不住困倦伏案而睡,却被噩梦惊醒。梦中颜淡跳下轮回道,他却从来没能将她拉上来过。后来,便是连这样的梦境也没有了,依稀彷佛之间好似有一双眸子忧伤而温顺地看着他,然后叫他“应渊”。这个名字,很少有人叫过,便是连颜淡在后来也再没叫过,大抵别人都是喊他“帝座”。

    有些陪伴早已成了习惯,那样理所应当,好像从来都是存在着一般,直到突然有一天错失,才发现某些痕迹已经无法磨灭。

    隔了一阵子,掌灯仙子犯了天条被罚下凡间。

    又隔了几日,应渊君下凡历劫,他选了七世轮回。在凡间的那六生六世,却从来都没有遇见她,直到第七世。

    他心心念念想找回的人,其实早已在身边,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

    这世上最可悲的一件事,便是穷尽心智地追寻一样东西,最后却离当初越来越远。明明是想挨得近一些,再近一些,却不知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就这样渐行渐远。

    陆景走上前,躬身作揖,低声道:“帝座,凡俗之地不宜久留,还是尽快回天庭罢。”

    唐周嗯了一声,脚步却没有移动半分。

    陆景觉得有异,抬起头看了一眼,顿时一惊:“帝座你的眼睛……”

    唐周抬手按住不断抽痛的太阳穴,眼角正有一道艳红的血迹缓缓淌下来,顺着侧颜从下颔滴到衣衫上。他回手在眼角一抹,摊开手掌看了一眼,却轻轻笑了笑:“好,这就回去罢。”

    他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颜淡低□跪着,小心翼翼地抱着余墨,脸庞微微侧着,睫毛垂下眼遮住了眼。

    颜淡尽量轻地挪动了一□子,让余墨枕在自己膝上。还没安稳下来,只见余墨突然坐起身,一手支着地,压抑地咳嗽起来,每咳一声,掩住唇的指缝间都有鲜血溢出来,咳了好一阵才止住。

    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只见他突然呕出一大口淤血,像是止不住一般,地上很快便是一大滩血迹。颜淡彻底慌了神,一手按在他背上,想用妖术为他治伤,一边忍不住叫道:“紫麟,你快点过来看,你刚才出手这么重……”

    适才她本是想阻拦余墨。他想用一己之力对抗神器地止的仙力,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两败俱伤,更何况,眼前情状便是她师尊亲至也束手无策。她还没御风浮到半空,就见紫麟匆匆走来,一把拉住她,凶巴巴地吼道:“凭你这点本事根本拦不住余墨,就是上去也只会添乱!给我一边去待着!”

    颜淡从来没被这么骂过,顿时给骂懵了,一闪神就见紫麟腾身飘到半空。余墨妖法耗尽,本来已是强弩之末,但见紫麟冲到他身边,一掌正击在他胸口上,将对方凝聚起来的妖气全部击散。

    颜淡看得分明,震惊地僵在原地。

    紫麟低□扛起余墨,轻轻落在地上,将人往她这里一丢:“看好他,我去收拾残局。”

    颜淡抱着余墨,伸手摸了摸他的心口,那里还在跳,可他的身子却很凉。她知道紫麟并不是故意要伤他,那个时候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阻拦得了。可是余墨本来就为神器所伤,怎么还经受得住这样雪上加霜的?

    余墨推开她的手,语声微弱:“不关紫麟的事,咳咳,你也不要耗气力给我治伤……我还撑得住。”

    他神色冷淡,想来还是为适才她维护唐周而动气。

    颜淡也不是第一回惹余墨生气,可是唯独这一回,却怎么也想不出该如何向他低头服软。她忍不住去想,若是她知道唐周便是应渊在人间的转世,还会不会像之前那样做?越想越是急躁,好几回张口欲言,可一句话到了嘴边最后还是说不出。

    她一向伶牙俐齿,满口胡话也能说成六七分真,可是现下,居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隔了片刻,只听余墨几乎低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颜淡,你哭了……”

    胡说八道,她又怎么会哭?她那时就决定,以后都不会掉一滴眼泪。

    “看到你哭,我居然很高兴……”

    颜淡闻言一愣,抬起头看着他。

    “可是,”余墨伸手过来,轻轻在她脸上抹了一下,容色倦怠而无可奈何,低声道,“可是,你怎么会为我哭呢?”

    铘阑山境还是被毁掉了。

    湖泊干涸,绿树繁花被连根拔起,山石崩塌,此情此景,已是无比荒凉。

    丹蜀抽着鼻子,头顶的耳朵耷拉着,眼睛红红坐在石头上,看着脚边摆着的那株折了树干的桃树,噎着声道:“这是我种的,可是断掉了……”

    颜淡摸了摸他的头,在他对面的石阶上坐下:“没事的,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还能种出新的来。”铘阑山本就在漠北荒凉之地,眼下没了地止的仙气,想来再也无法恢复原本的景致。

    只是她全然不能释怀。若非是她执意要和唐周一块儿寻找上古神器,若非她最后拦住了余墨那一剑,铘阑山境也不会被毁。

    丹蜀站起身,一面费力地去拖那棵桃树,一面露出笑容:“那我现在去挖个洞把它种起来,明年还有桃子吃嘿嘿嘿……”

    颜淡听着他嘿嘿嘿笑了几声,笨手笨脚拖着树干走开了,慢慢将额抵在膝上。只听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紫麟的声音传入耳中:“平日里主公主公的叫得亲热,现在就只会呆坐在这里不动了?”

    颜淡哦了一声,还是坐着没动,低低道了一句:“可是余墨他还生我的气。更何况,我这回做错了这么多事,怎么还能……”

    “刺杀天庭仙君那是重罪,若不是你拦了那一剑,余墨必定会丢了性命。还是你觉得,余墨的性命还及不上一个铘阑山境要紧?”紫麟走过她身边,回头看了一眼,“大家慢慢想办法,总能够把这里变成原来的样子,你说是么?”

    颜淡抬起头,真心实意地说:“紫麟,我认得你这么久,竟然从来没发觉你是好人。”

    紫麟黑着脸很是嫌恶:“我不是余墨,你这一套我不吃,还有我喜欢的是琳琅,你不用自作多情。”

    颜淡造作地叹了一口气,微一摊手:“我也不喜欢山龟,大家彼此彼此。”她话音刚落,立刻跳上台阶,几步跑到余墨的房间外,抬手敲门。她不由想,究竟是什么时候,在离开了九重天庭,却又觉得这世间其实是这样美好?可以捉弄小狼妖丹蜀,可以嘲笑紫麟的真身,可以在紫麟扬言要把她抽筋扒皮时候躲到余墨身后去,日子过得顺顺溜溜,不会难过不会落泪……

    隔了片刻,百灵打开房门,压低声音道:“山主睡下了,你进去罢,别吵着他。”

    颜淡点点头,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只听百灵在身后轻轻将门碰上。

    她挨着床沿坐下,伸手将掖得正好的被角又拉了拉,然后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紧闭的眼,手心可以感觉到底下睫毛微微颤动:“你之前和我说过的那些话……我没有当做没听过。可是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颜淡觉得喉咙发干,许久才接着道:“丹蜀刚才说,他种了一棵桃树,明年还想吃自己种出来的桃子。大家都很喜欢这里,这些年我看着许许多多的妖在这里住下,好热闹……这里也是我的家,就算被毁掉了,我也不能听之任之。”

    “我是逃下天庭的,因为……一个人,我不敢面对,只有逃。那时候我还以为,敢跳七世轮回道多么了不起,其实还是软弱罢。”余墨的睫毛轻颤一下,她知道对方是醒着的,或许他是不愿理睬她,这样也好,起码当着面说不出口的话现在才可以说出来,“余墨,我要走了。”

    “我想去天庭一趟,把事情做个了断。”如果事情有转机,说不定会有办法重建铘阑山境,她许诺过丹蜀,明年让他吃上自己种的桃子,要水灵灵、又大又甜的桃子。

    “不用太久,很快就会回来。”这里是她的家。就算远行,也必定会回到这里来的。

    颜淡站起身,放软了声音,我很快会回来。

    来时空无一物,去时也匆匆。

    回首望去,方才发觉那二十年其实沉得要命。每一处都留有痕迹,每一日每一刻都还是完完整整记在心间。这些,比在夜忘川整整八百年漫长岁月还要深沉。

    颜淡没有收拾东西,不需要,她亦不会在天庭待太久,那里已是故地。

    在铘阑山境这二十年中,其实是她依赖着余墨。缺了什么事物,不用她心烦,自然就会补上;闯了祸,她吐吐舌头就蒙混过去,最后是余墨不声不响帮她收拾烂摊子。可是,谁离了谁会活不了,谁又会为不相干的人付出这么多?

    她对有些事情其实是异常敏感的,何况对方是余墨。

    应渊是她心里最初的执念,无比浓重的一笔,而余墨不一样。

    “你这个时候要走?你……什么意思?”百灵倏然睁大了眼,像是有些不可思议。

    “我要去一趟天庭,最多两三日就回来。”

    百灵愣了愣,忙不迭地开口:“可是、可是天上一日,凡间一年,你这两三日可不就是两三年,你这个时候走那山主怎么办?”她抽了一口气,斩钉截铁:“颜淡,山主他这时一定是喜欢你陪着的。你难道一点都看不出,山主他很喜欢你么?”

    颜淡勉强笑了笑:“我知道的。”

    她不会忘记那时余墨的表情,他说“可是你怎么会为我哭”时候的表情,如果她还不能懂得他的心思,就是连傻子都不如了。

    “你知道的,你既然知道为什么偏偏挑在这个时候?!”百灵柳眉倒竖,脸上慢慢涌起怒色。

    “够了,百灵,你让她走罢。”低沉温和的声音传来,余墨身上披着玄色的外袍,脸色苍白,眉目却清晰,转头向着颜淡微微一笑,“虽然不知道你这一回要去多久……不过若是最后你还是喜欢那个地方,就留在那里罢。自然铘阑山境还是为你开着,过得不开心的时候就回来住几日,好么?”

    颜淡呆了呆,磕磕巴巴地开口:“可、可是……”

    余墨伸手轻轻一捏她的鼻尖,笑着说:“我也没有像百灵说得那样在乎,若是你不在这里,我以后尽可以落得清闲。”

    他的神态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颜淡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哪怕能看出一丝一毫的异样也好,可惜什么都没有。

    “以后耳根必然是清净了,也不会有谁像你这样爱顽皮闹腾,我也不用为了你同紫麟争执破脸。”只是,必定会寂寞。

    颜淡沮丧地应了一声,小声说:“那我走了。”虽然余墨说得字字句句都是事实,可是听在耳中怎么也不是滋味。

    余墨望着颜淡的背影渐渐消失不见,捂住胸口重重咳嗽两声,忽听百灵开口道:“山主,你是很喜欢、很喜欢颜淡吧?”

    余墨望了她一眼,笑笑说:“是啊。”

    因为动了情,才不想伤她,不管何时,都不想教她为难。

    情可生欲,可欲却不能生情,暴虐地将人强了又强,那不是喜欢。

    “百灵,若是存着这个心思,到头来却强迫了她,那是逼迫。我不想逼她。”余墨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颜淡心里,一直惦记着应渊帝君,是我太迟了。”

    如果颜淡最后会选择回头,那么就让他看着她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 沉香如屑 http://www.shangshu.cc/14/140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