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七夕8(1)

文 / 苏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紫麟和琳琅吵架了。♀

    颜淡咬着筷子津津有味地看着对面那两人脸各朝一方互不理睬的模样。她早就说了嘛,紫麟的脾气臭得像茅坑,硬得像石头,琳琅这样的美人总有一天会受不了他的。她正眼巴巴地望着,忽然头上一沉,差点被人按在面前的碟子里。

    颜淡怒目而视,只见余墨按住衣袖,倾过身拿了盛着芹菜的碟子,摆在她面前,语气平平:“吃罢。”

    颜淡愤怒了,她自从恢复以来,余墨待她依旧不冷不热,甚至还比从前愈加恶劣了:“我不要吃芹菜!”

    余墨偏过头瞥了她一眼,淡淡说:“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怎么听清。”

    “我说……我说我很喜欢吃芹菜……”

    “哦,那就多吃一点。”

    颜淡可怜巴巴地挑着碟子的芹菜,没有看见余墨嘴角挑起的笑意。她觉得自己将来的日子定会悲惨得无法言喻,庭外的艳阳看在眼里也成了一片惨淡阴云。

    砰——

    琳琅突然推开了面前的矮桌,桌角的碟子震了震,咣当一声摔在地上。她倏然站起身,杀气腾腾地转向紫麟。

    颜淡立刻抬起头去,虽然她反抗不了余墨但是琳琅还可以欺压紫麟,这样一想,心里稍许平衡了些。余墨抬起手肘,斜斜地支着桌子边沿:“别人的事少管,这和你没关系。”

    只见琳琅昂首挺胸,指着紫麟的鼻子大声道:“紫麟,我有了你的亲骨肉了!”

    “……噗!”颜淡喷了。

    周遭陷入了一片沉寂,百灵瞪大了眼,手里的筷子落在地上了都没发觉;小狐狸咕咚一声翻在桌上,半天爬不起来;元丹眼神呆滞,完全没了平日的神采。

    余墨拿过手巾,扳过颜淡的脸,细致地擦了擦。颜淡只觉得他的手指微凉,擦拭的力道拿捏得很舒服。余墨搁下手巾,嘴角噙着笑意:“早就和你说了,别人的事情少管。”

    颜淡讶然:“咦,你好像一点不吃惊啊?”

    余墨嗯了一声,将碗递过去:“那边的汤。”

    颜淡将汤小心地端到余墨面前,对面的那两位居然已经和好了。紫麟眉开眼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琳琅抬手噼噼啪啪打了他好几下,半晌才嗔道:“前日刚发觉的……”

    紫麟很是高兴,还红光面满笑呵呵说要请铘阑山境所有的妖喝满月酒。

    颜淡忍不住心道,这怀胎才多久啊,这满月酒起码也得等妖宝宝生下来再说罢。不过紫麟傻爹爹的模样,对琳琅可说是百依百顺,这模样看上去比往常顺眼很多。

    余墨皱着眉看了他们一眼,再回转头看看颜淡,不说话。

    颜淡只觉得寒毛直立,结结巴巴地说:“余墨……你、你看我做什么……”

    余墨淡淡地说:“紫麟现在连骨头都没了,以后琳琅还不爬到他头上去。”同样的,这种事情摆在自己身上,也需得好好想一想。

    颜淡干巴巴地说:“可、可是紫麟本来就没有骨头嘛,他有乌龟壳子啊……”

    于是颜淡在恢复之后有了一桩最大的心事:为了往后,她得拿出气势来,要居高临下地藐视余墨。明明是他那么在意自己,凭什么一直被欺压的反而是她?

    关于这件事,现成就有人能向她指出一条明路。

    “我和紫麟?唔,是我去勾引他的,怎么?”琳琅放下手中的团扇,一看颜淡表情僵硬,立刻解释道,“我们不同族,所以风俗也不同。我们狐族可是以这个为修行的,越是得道的狐族,媚术便越高。”

    颜淡支着下巴,很是苦恼:“可是拿这招去对付余墨,就完全不行啊。”

    “怎么不行?走,我教你怎么去勾引他,你先得让他认了这回事,再温柔体贴待他,看着时机差不多了就要发脾气,不能让他小看了你!给一顿鞭子再安抚几下,最后余墨才会服服帖帖的。我告诉你,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琳琅扯起颜淡,疾步沿着庭院小道往外走。

    “琳琅你有了身孕要小心啊!”

    “怕什么,出了事都是紫麟的错!”

    “……”颜淡在心中哀叹,原来她之前都误会紫麟赚了大便宜,其实他只赔不赚。

    琳琅猛然停住脚步,一指前面,轻声道:“你看,余墨在那边。”

    颜淡自然知道这个时候,余墨必定是在庭院里那棵槐树下面坐着,看看书小憩一下什么的,现在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他过一会儿就要回去了。

    琳琅和她凑在一块儿,低低说:“你现在走过去,要直走不要绕弯路,等他抬头看你的时候,你就向着他笑一笑,然后坐到他腿上去。要是他什么反应都没有,要么是他不喜欢你,要么就是他不是男人。不过听紫麟说,余墨很是喜欢你,这个法子一定可行。”

    颜淡沉默一阵,问:“然后呢?”

    “然后?不会有然后啦……快去吧去吧!”琳琅在她身后一推,“要直走过去,不要这么心虚!”

    这怎么可能不心虚?

    颜淡深深吐息两下,磨磨蹭蹭地朝余墨走去,走三步停一停回过头去看琳琅。琳琅在后面不耐烦地挥着手,无声地说:“快去!”

    颜淡咬咬牙,猛地疾步向前几步,几乎是冲到了余墨的面前。余墨正半躺在老槐树下的美人榻上闭目养神,听见动静睁开眼看了看她,然后又闭上了眼。

    颜淡僵硬地站在那里,刚才琳琅是说等他看过来的时候要向他笑的,可是她现在都还没来得及笑就没机会了……她转过头去,只见琳琅用口型道:“你怎么这么笨一点资质都没有?现在!坐到他身上去!拉他的手!”

    颜淡十分委屈,闭着眼毅然转身坐下去。她还没坐到底便被余墨搂住腰。余墨还顺便往边上挪了挪,让开一个位置:“你坐得这么猛,也不怕椅子散架么?”

    颜淡急得都要哭了,回头看了琳琅一眼,只见她气得直跺脚,无声地示意:“不要怕!拉他的手,直接亲他!”颜淡见琳琅比自己还紧张,心一横也豁出去了,一鼓作气靠近过去,直接吻在他的唇上。

    因为不是第一回,所以也异常顺利。

    余墨僵在那里,隔了好半晌才抬手揽住她的肩。

    颜淡伏在他身上,只见他抬手抵了抵额,轻轻咳嗽一声:“颜淡,我……嗯……”余墨说了几个字,忽然又微微皱起眉,沉吟不语。她忽然很想笑,却只得憋着:相处这般久,她发觉余墨不好意思的时候都会轻咳一声再说话。虽然她之前表现得比一塌糊涂大概就好了那么一点点,起码目的还是达到了,想来琳琅也不用气得跺脚了。

    忽然,余墨偏过头朝着琳琅那里冷冷望了一眼,琳琅悻悻退开几步,掉头走了。

    “颜淡,我之前就说过,下回再用这招就没用了。”

    颜淡很想反驳“如果没用那你之前害羞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在他的注视下默默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她根本就是从气势上输了一大截。

    “说罢,是你闯祸了,还是怎么了?”余墨坐起身,“居然让琳琅帮你拿主意,她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你啊。”

    颜淡语塞,她总不能说她想欺压余墨吧,这样说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她权衡再三,支支吾吾地开口:“余墨,你现在身边没有人,也没娶过谁,然后……你又还算喜欢我,是吧?”

    余墨看着她不说话。

    颜淡简直大惊失色:“你难道那么快就变心了?”

    “我是怎么想的,和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有关系么?”余墨在她额上敲了一下,“换个别的理由。”

    颜淡哦了一声:“其实还是有关系的……那个……啊,琳琅说,如果这样你都没反应,说明你不喜欢我。”只见余墨眼底凝起几分笑意,却还是不吭声。颜淡终于明白,为什么看见余墨笑的时候总会觉得他很温柔。从心底里透出来的微笑,然后用眼睛来表达出来,总是特别温暖。

    “所以,你要看我的反应是罢?”余墨伸手掠过她鬓边贴着脸颊的发丝。颜淡呆了呆,一下子还没能领悟他的用意,就觉天地摇晃,头朝下被他抱在肩头架住。她先是一惊,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背,隔着薄薄的春衫,他的脊背微烫,瞬间绷紧。

    颜淡怔怔地想着,这个架势该是扛吧?她以为自己不够高挑,身子分量自然也不重,余墨就是用抱的也不算是天大难事。好罢好罢,就算她现在好吃懒做,身子沉得要命,而余墨这么大步走着,也不像很吃力的模样啊。

    她想来想去,只得出一个结论:这大约叫……情致。

    落日西沉,天边锦绣般彩霞渐渐黯淡,和悄然而至夜幕混为一色。银白色的月亮倒挂天边,月明星稀,耳边虫鸣此起彼伏。

    这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这自然有大部分是她的功劳。颜淡虽然不觉得自己有好大喜功的特质,但是每每这样想,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变得辉煌很多。

    还有……自己除了给余墨惹祸添麻烦、惹他不高兴让他心烦、让他给自己收拾烂摊子意外,其实还是有好处的……

    ……不对,她没事干嘛要做这么残酷的自我剖析啊……

    颜淡看着一路过去清淡如水倾泻一地的银白月华,间或迎面而来的铘阑山境大大小小的妖怪,每一个像是事先约好似的,先是一愣,接着露出快要魂飞魄散的惊恐表情,最后飞快地溜走了。颜淡看得傻眼,一句话就这么冲口而出:“他们一个个怎么像是逃难一样地跑开?”

    余墨脚步一顿,又若无其事地走过长长庭廊:“你看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颜淡头朝下辨认了一番方向:“像是你的住处。”

    “那么在我的房里我的床上还能做什么事?”

    颜淡呆了呆,忙道:“余墨余墨,我看我们还是慢慢来,这戏文里绝对不是这么演的!”

    余墨很是冷静地问:“那么照着戏文,这下面的一出该是怎么演?”

    颜淡飞快地回想一遍,急急道:“这下面、下面应该是约好翌日一道踏青赏花,不过现在不是时候,那么对月吟诗作对也很风雅。这样风雅个把月,差不多可以牵手出游,再过个……”

    “这样说来,你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随口胡诌的了?”

    “当然不是随口胡说的!”颜淡很气愤。

    余墨伸手推开雕花红木门,一拂衣袖把门扣上,低声道:“颜淡,我已经向你们族长下过聘了。”

    颜淡本来还待垂死挣扎,突然间呆了呆:“什么时候的事?”

    “嗯,在你还没醒来的时候。”余墨低□,将她放在床上,撩起衣摆在床边坐下。

    “然、然后呢?”

    “然后?你们族长好像很高兴,忙不迭地答应了,又怕你哪天被我休了,还要我再挑几个……颜淡?”

    颜淡抬起眼,只觉眼前一片通红,扯着余墨的衣袖:“这是什么话?为什么不是怕我不要你?我有这么差吗?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啊?”眼前俊颜近在咫尺,一时之间只觉得炫目而温柔。

    余墨倾□来,散下的发丝滑落在被褥上,同上面的华彩锦绣相映,只是神色依旧沉静,眸中却炽情:“颜淡。”

    颜淡还以为他想说什么,便安安静静地等着,却听余墨在她耳边又低低唤了一声:“颜淡……”

    她方知,他只是想叫她的名字而已。

    可只是一声名字,却勾得她心里痛楚。

    一直以来,都会觉得,自己是被亏欠得多,而被在意的少。

    一直以来,觉得余墨对她也不过是和寻常的妖一样,没有几分特殊的。

    可是却没有想过,如果真的一点都不特别,他何必要这样纵容?他何必要等,何必要想这样多?

    是她自己一直没有看清而矣。

    前代笔记小说云:初识之日,适冬之望日前後,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而后吾与汝并肩携手,笑语唧唧,何事不语?及今思之,宛然留空。

    及今思之,不过是徒留空缺。

    朝朝暮暮催疲老,这已经无法算计的朝夕。

    二十年,他们一直在一起。

    同是大江南北游玩折花相惜,同是二十年来欢颜愁肠共度,却有多少幽怨离人,至少他们一直在一起。

    她睁大眼想看清他此刻的神情,那种从未有过的倾情,就算在情动之中,还是一派清俊容颜。

    没由来的,颜淡觉得,这样的余墨,竟是十分的动人。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河蟹问题,修改了内容。本来写得自己满意,现在偏偏要改掉==l3l4 ( 沉香如屑 http://www.shangshu.cc/14/140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