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教育局局长王连峰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十多分钟后,刘志远的电话立刻就又被人打响了,刘志远看了看电话号码,是一个陌生的电话。..这一下子就搞得刘志远心里面有些纳闷了,于是他赶紧接了电话,客气的问了问。

    “你好,是哪位啊?”刘志远的声音一时间就显得十分的温和了。

    “刘区长,我是沙墩中学的校长卢琳,今天上午跟您见过一面,不知道刘区长还有没有印象啊?”这个卢琳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温柔起来。刘志远听了卢琳校长的话,立刻就皱了皱眉头。

    “卢校长啊,我记得你,你还是为了你们学校划拨土地的事情吧?这个我都给你说好了,这个事情你还是找找主管教育的梁生副区长,找他比较合适呢。我把教育那一块都交给梁生管了。要是我这个区长胡子眉毛一起抓的话,那就有些不大合适了。”刘志远说完了这话,声音立刻就变得严肃了。

    “刘区长,我知道咱们区里面领导的分工,但是,我们学校这个事情真的很特殊,我也就直接给你说吧,我们学校是县重点的一所高中,去年这个学校里面还出了一个北大生,这都是我们学校的光荣。我们沙墩中学从一个乡镇中学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学校的老师们为这个事情出了不少的力,但是呢,他们得到了就是每个月微薄的工资收入,有的连奖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想请区长帮帮忙,给我们学校划拨一点地,我们给学校的老师们盖个宿舍。原来是想盖集资房的,但是现在收到了乡镇、区里面一些领导的阻拦,我们就只能盖集体宿舍了。刘区长,您能点个头吗?我们学校的教师一直是弱势群体呢,希望得到区委区政府领导的帮助。”这个卢琳校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不做声了。

    刘志远听了卢琳的话,立刻就微微一笑,“卢校长,你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而且我也批示了一下相关领导,地是可以划拨给你们的的,但就是不能搞住宅建设。但是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这心里面还是有些潸然的,我以前也是在乡镇中学读的书,乡镇中学的一些发展啊,什么的,我心里面还是有些记忆的。要不这样了,呆会我跟区里面相关的领导来咱们沙墩中学看看,要是真的是形势需要的话,就给你们建集资房了,好吧。”刘志远话一说到这里,这心里面一下子就变得有些软乎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心软,今天下午之前,自己这还对这个事情都是保持否定态度的呢。

    “那我就代表全校的师生谢谢刘区长了,刘区长,你呆会过来看看我们学校吧。其实呢,我给您打这个电话,也是有渊源的,我也是白河县的人。以前就读于白河县的一中,后来考上了省师大,被分到了咱们沙墩镇。”卢琳校长说到了这里,声音一下子就变小了。

    “这样啊,你是白河县的人啊,那咱们算是老乡呢,好了,我呆会就带人过来看看,先不和你说了,呆会咱们见了再聊,呵呵”刘志远说完了话,赶紧就挂了这个卢琳的电话。

    挂完了卢琳的电话后,刘志远这对沙墩中学的印象开始有一些了,这个学校的校长是他们白河县人,算是自己的老乡,而且这个沙墩中学以前是乡镇中学,还出了一个北大生,由此从一个乡镇中学变成了县级重点中学。想到了这里,刘志远不由得一阵感慨。自己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也就是一个一本学校,要知道,这上过大学的人对清华、北大的崇拜那才是如滔滔江水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刘志远想着这些事情,于是赶紧就拿起电话,拨了区府办副主任钱小珍的电话,要秦小珍通知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梁生、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两个人,呆会自己要去沙墩中学视察一下,看看这个中学的现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没多长时间,副区长梁生,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两个人就到了刘志远区长的办公室,他们一看到刘志远区长那严肃的面孔,这心里面突然都有些紧张了。

    刘志远看了看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梁生一眼,立刻就开了口,“梁区长,这沙墩中学的情况呢,我还是想亲自去考察一番,听说他们去年出了个北大啊,咱们区里面去年一共出了几个清华北大啊?”刘志远立刻就问到了这个事情上面来。

    “刘区长,我们西城区的教育还是可以的,去年一共出了两个北大,一个清华,其中区一中出了一个清华,区三中出了一个北大,再就是这个沙墩中学出了一个北大,就这么三个,全市清华北大一共也就出了五六个吧,我们区里面就占了三个,这也是我们西城区教育界的美事呢。”梁生副区长一说到这个问题,这脸上立刻就放光了。

    很明显,这教育是他梁生主管的工作之一,所以教育上面出了露脸的事情,那就是他梁生的光彩呗。

    区长刘志远听了梁生这个话,立刻就点了点头,他随后又看了看这个教育局局长王连峰,王连峰不愧是沙墩镇镇委书记刘庆的表哥,跟刘庆长的一个德行,脸蛋子已经肥的似乎不能再肥了,而且那肥肥的大肚腩已经露出来了,看的刘志远心里面很不舒服。

    虽然刘志远觉得人家王连峰的长相不怎么好,但是这次的专题是教育,你不跟人家教育局局长说说话,那是不合适的。想到了这里,刘志远立刻就对着这个王连峰笑了笑,“王局长,你这上了区教育局局长的位置几年了啊?”刘志远问完了这个话,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温和起来。

    “我做区教育局局长已经四年了,我是咱们省r大学教育学院毕业的,这开始是在是教育局做秘书,后来被下方了区教育局,做了几年副局长,然后被提拔成了局长,我这个局长是耿忠书记提拔的。也就是因为四年前咱们西城区的教育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展,那一年我们区出了一个北大生。这在以前我们区里面基本上都是没有考取北大的学生的。”王连峰话一说道这里,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得意。

    “哦。这样啊,呵呵,我好像记得四年前耿忠刚刚坐上了咱们西城区区委书记吧,那时候他还不是市委常委呢。”刘志远话一说到这里,梁生和王连峰都不说话了,这关系到上面领导的事情,他们做下属这才不想多提呢。

    刘志远一看这两个家伙都不说话了,于是就叹了口气。“好了,咱们就不说这个问题了。既然人家沙墩镇去年出了一个北大的学生,这咱们区里面还是要经常去这个学校里面考察考察的,这样一来,人家也会觉得咱们区里面对他们重视了。想想现在的教育事业,这全国定尖的学府就是清华和北大,他们一年从咱们江南省里面也就招那么一百四五十个学生,这一平均到市里面,区里面,那就更少了。所以这一块我们区教育领域应该多加关注。”刘志远这个话一说,梁生副区长立刻就点了点头。

    “区长,以前这个话我就经常说了,咱们区的教育是很不错的,但是这教育经费的发放就不尽如人意了,跟市里面其余的三个区真的没法比,为啥人家南城区的教育是全市第一呢,人家的经费给的及时,这教师就努力,学生的教育自然就上去了。.哪像我们西城区,这经济虽然很好,但是教育的基数排在最后面,虽然去年清华北大出了三个,但是这一本、二本上线率在全市来说,是排在后几名的。所以我觉得咱们西城区的发展,不能富了经济,忘了教育。”梁生副区长说完了这个话,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我同意梁区长的观点,我们教育局这几年逢年过节的年终奖都要比别的局少很多,你看看人家财政局那边,一般的科员这年终奖都是十万以上呢,我们连双薪都保证不了,教育真的很穷啊全文阅读。”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说到了这里,赶紧就把自己的大肚囊勒紧了一下。

    刘志远听了王连峰的话,立刻就笑了笑,“王局长,你说教育穷,我看这区里面能吃成你这身体的领导也没有几个啊?你就不要跟我在这里哭穷了,不管区里面的教育是不是很穷,你小子这根本就不穷,穷人家的孩子哪能大肚腩给吃出来啊?你这话说出去人家可就要笑掉大牙了,以后切记,这个话不能从你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啊。”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头转向了梁生副区长。

    梁生被刘志远刚才那个话说的有点惊吓了,他这一看刘志远区长的眼神,赶紧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肚腩,似乎怕自己的小肚子也露了出来,被刘志远也抓到这个缺点,这样的话,自己那可就麻烦了。

    “两区长,走吧,一起去沙墩中学看看去,王连峰你也要去,咱们去看了,要是沙墩中学的情况真的不是很乐观,咱们就要想办法了。”说完这个话,刘志远直接就站起了身子,快速走出了办公室。

    梁生赶紧就跟上了刘志远区长的脚步,不过这个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则慢慢吞吞的把先把自己的肚子给弄好了,以免的这去了学校里面,又被别人说自己闲话呢。一般这吃吃喝喝的官员,肚子肥的跟猪一样,人家一看了就会叫贪官呢。

    刘志远和梁生他们出了区府办公大楼,立刻就看到了三两豪华的奥迪车停在了眼前,这车子都是奥迪a6,刘志远看了看教育局局长王连峰的车子跟自己和梁生的一模一样,立刻就闷了口气。

    “这样了,梁局长,你的坐我的车子,区府秦小珍副主任和我的秘书做你的车子,我有话要问你。”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钻进了车子里面。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梁生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赶紧就也钻进了刘志远的车子里面。

    其余陪同区长考察的人也都上了车子,车队开始向着沙墩中学的方向快速的听进了。

    这车子一开动,刘志远立刻就把头转向了梁生副区长,“梁区长,这个王连峰的情况你很了解吧?”刘志远问完了这个话,直接就把表情搞得有些严肃起来。

    梁生副区长听了刘志远区长这个话,赶紧就叹了口气,“王局长确实是一名很优秀的干部,这去年区里面出了两个北大,一个清华,区委书记耿忠都想把王连峰给提拔上来呢,后来赵晓华区长极力反对,所以他们才没有把我给换下去。所以关于王连峰局长的情况,我只能说人家比我要好一点,倍受区委耿书记的重视。”梁生副区长说到了这里,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一丝的尴尬。

    刘志远听了梁生这个话,立刻就笑了笑,“梁生同志,我觉得你现在有点像个老头子了,这才哪到哪啊?去年他耿忠想要换掉你,没有换成,那今天他就不一定再会有这个想法了,而且这个事情现在也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教育界的事情,我觉得不能拿考几个清华北大来做判断,你不用那么自卑了,我说句实在话,就是随便把谁放到教育局局长的位置上面去干几年,迟早都会冒出几个清华北大来的,这跟教育局的领导没有什么关系,教育主要是看区里面的师资实力,明白吗?”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表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梁生副区长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赶紧就点了点头,“刘区长说的也是,不过咱们区里面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很难说。这个王连峰我觉得就是一个副将,也不知道他是跟耿忠书记怎么搞上关系的,这反正一调来了西城区教育局,这就步步高成,很顺利。上次真的搞不好,就把我弄下去了。刘区长你也是知道的,我是从以前的区委常委、副区长的位置上面给拿下来的,本来呢,我还有实力竞争吴晓斌的常务副区长的,可就是得罪了耿忠书记,这就走下坡路了,呵呵”梁生说完了这个话,苦笑了一下。

    “梁区长,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区府里面是我在党政,你是我的下属,耿忠以后要是再找你的麻烦,他还是要经受住我这一关的。”刘志远说到了这里,目光一下子就盯向了前方。

    “谢谢刘区长这句话,我听了心里面很受鼓舞,有刘区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其实这个王连峰呢,就是喜欢厌恶,您也说了,看看他那个肚子就知道了。这咱们区里面也就五所中学,区一中、二中、三中、四中、沙墩中学,就这么五个。但是每一次校长轮换的时候,那就是王连峰发财的大好时刻,就连我这个主管教育的副区长也不及他王连峰的影响力呢,因为王连峰直通着区委耿书记。

    去年吧,这三中的校长被调去了市一中做校长了,这就为三中校长的位置,很多人都争了起来,这包括几个中学的校长和副校长,当时王连峰收了三四个人的钱,每个人都是给了据说有二三十万的钱,后来因为耿忠书记出差了,这个事情区长赵晓华一下子就拍了板,结果三中从外面调来了一个校长,区里面那些给王连峰送钱的校长都落选了,王连峰连夜就把钱给人家送回去了。”梁生副区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深深的吸了口气。

    刘志远听了梁生对王连峰这个事情的讲述,心里面顿时就有些厌恶这个王连峰了。“没有想到,这个王连峰和他那个表兄弟刘庆一样的贪钱,这样的人怎么能留在教育界呢,等过些时间,我把刘庆的把柄找出来了,就连他这个表弟一起给拿掉,”刘志远说到了这里,语气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很多。

    “什么?区长,你真的要动刘庆和王连峰啊,刚才我说的那个事情也是随便听来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事情呢,刘区长你还是不要冲动为好,耿书记这可是市委常委,咱们这些处级干部是惹不起的。”梁生说完了这个话,心里面顿时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了。

    刘志远听了梁生这个话,立刻就微微笑了笑,“梁区长,这个世界上面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耿忠虽然是市委常委,但他做错了事情,那也是要受到惩罚的,我们的国家也是讲究法制的。只要他耿忠有触犯法律的地方,我们就可以制裁他。”刘志远说到了这里,立刻就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梁生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没有再说什么,瞬时,车子上面一片静悄悄的了。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到了沙墩中学的校门口,这个时候沙墩中学的美女校长卢琳已经出来了,这个卢琳校长估计是接到了区府领导打的招呼,所以就在学校门口等着区长刘志远他们的到来。

    车子到了停车的地点,刘志远和梁生赶紧就下了车,这个时候,沙墩中学的美女校长卢琳立刻就走上了前来,“刘区长,谢谢你能来我们学校看一看,不管怎么说,咱们区里面的领导做决定,都是要看实际情况的,这领导们不来我们学校转一转,那实际情况肯定是不知道的,呵呵”卢琳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显得十分客气了。

    刘志远看了看这个卢琳校长那漂亮的脸蛋子,突然觉得这个卢琳似乎跟以前市府那个白洁长的有些像,刘志远的心里面顿时就对这个卢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卢校长,这我刚刚来咱们西城区,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市里面给西城区的主要任务是旧城改造,我这督促的都是拆迁工作,一时间没有把精力注意到全区的教育方面来,真的不好意思,以后我们区府的目光会转向全区的各个方面,这个你放心了。”刘志远说完了话,立刻就对着这个卢琳校长笑了笑。

    “谢谢刘区长,希望刘志远不要像别的官员一样,只是嘴上说说,从来都没有把说过的承诺落实到行动上面。其实我们这个学校的教师们也都是很优秀的,他们都是以前的那些老教师。当然了,每年也会招考进一下新的教师来,不过很多名牌大学毕业的教师我们都留不住的,就是因为西城区的经济快速发展,这些新来的年轻人都没有房子,想想看,这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能来咱们这个学校为全区的教育事业做贡献吗?”卢琳校长说到了这里,脸上似乎表现的有些无奈了。

    刘志远听了卢琳的话,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缓缓的跟着卢校长走进了学校里面,这一进学校的门,突然,刘志远就发现这个中学的教学大楼似乎就是以前的那种老楼,这有些楼的定层都出现了裂缝了。一看到这里,刘志远的心里面立刻就有些潸然了。

    看来这个学校确实是财政支持力度不大啊,想想自己这个西城区,那是全市经济发展最快的地方,但是这教育上面的投入就太少了。想到了这里,刘志远立刻就叹了口气。

    “卢校长,你们这些教学楼怎么都是老房子啊,这区里面以前也没有拨款给你们建设新的教学楼?”刘志远问到了这里,缓缓的望了望这个卢琳那白的脸蛋子。

    “去教育局每年都是给拨款的,但是这拨款全区五个高中都得分一杯羹,像其余的四个高中都是重点,我们沙墩中学以前不是重点,所以这经费就分的很少了,根本就微不足道,给教师们发年终奖都还差不多呢,哪有能修葺教学楼的啊。”卢琳说到了这里,只见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立刻就清了清嗓子。

    “卢校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教育区每年给你们学校的照顾那是很多的,贫困生的名额就你们沙墩中学最多,光奖学金一年都是好几万呢。你还想怎么样啊?刚才你也说了,这全区有无所中学呢,要是每个都估计得话,那我们区教育局的财政就更吃紧了。区里面每年给我们教育上面的投入本来就少。”王连峰说到了这里,赶紧就看了看区长刘志远。

    “呵呵,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这个事情回去还是可以研究的嘛,梁副区长,你说是不是啊?”刘志远倒是没有和卢琳校长和王连峰局长争论什么,他只是问了下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梁生。

    梁生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赶紧就微微笑了笑,“区长怎么说就怎么样,我听区长的安排。”梁生这个话一说完,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立刻就鄙视了梁生一眼,或许他还在做着自己什么时候上副区长的梦呢。

    “恩,那回去咱们就想想办法,把沙墩镇的这个教学楼的问题先解决一下,接下来,我们一起去看看沙墩中学的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吧。”刘志远说着话,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一旁的卢琳校长。

    “好的,刘区长,其实这次邀您过来,主要就是想你看看我们学校的教师宿舍,都是以前的老房子了呢,呵呵”卢琳校长说到了这里,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的尴尬。

    刘志远听了卢琳校长的话,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跟上了卢琳的脚步。<>

    这个沙墩中学的面积不算大,总体上分为三大块,第一块是前面的教学区,中间是教师住宿的地方,再往后面就是学生食堂,最后一块地是操场。刘志远他们一走到这个学校教师居住的地方,立刻就看到一片陈旧的景象。整个教师居住的宿舍,说白了,都是以前的老教师改造的。青砖红瓦,看起来真是寒酸啊。

    “刘区长,这是我们学校的老教师的房子,他姓钟,已经在我们这个学校里面教书几十年了,眼看就要退休了,学校觉得他的教学水平还是很不错的,这都准备返聘他回来继续任教呢。”卢琳校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敲开了这个钟老师住的房门。

    “谁啊?”房门一开,里面一下子就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个时候,沙墩中学的校长卢琳立刻就走了进去。

    “钟老师,这是咱们区里面的刘区长,和教育局相关的领导,他们一起来咱们学校里面看看学校的建设情况和学校的发展状况。”卢琳校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显得十分的温和了。

    这个钟老师听了卢校长的话,赶紧就把花白的头发梳理了一下,“是区里面的领导啊,呵呵,欢迎欢迎,咱们市委黄书记可是我以前的学生呢,我以前在黄书记的家乡孟阳县教过书的,呵呵”这个钟老师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对刘志远他们很热情了。

    “哦?原来您是黄书记的老师啊,幸会幸会,这有机会我跟黄书记提提你吧,您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刘志远看了看这个头发花白的老教师,温和的笑了笑。

    “是呢,教了一辈子的书了,这也就出了黄书记这样一个好学生,别的都不怎么样。虽然逢年过节有些会来我这里看看我,但是呢,我最看重还是当官的学生,那时候,我刚刚从中师毕业,带的就是黄书记那一个班。。。。”老教师一提起自己当年的往事,这心里面那高兴劲头真的溢于言表。

    刘志远听着这个老教师的话,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四处看了看这个老教师住的地方。房间里面已经被烟熏的黑乎乎的了。看的刘志远心里面都有些不忍心了,他叹了口气。

    “这个房子钟老师退休后,会不会分给钟老啊?”刘志远区长突然就问到了这个问题上面。卢琳校长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立刻就笑了笑。

    “刘区长,这个事情还是不要说了,现在我们学校很多老教师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呢,人家区一中都给老师分了房子呢,我们沙墩中学没有什么实力,所以这个问题都是民感话题,基本上我们这些老师退休后,房子只能让给下一位新来的老师。他们住的这个宿舍建筑年限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就这种老房子,他们干了一辈子,也不能分到一套房子。”卢琳校长说到了这里,立刻就皱了皱眉头。

    刘志远突然觉得卢琳说的这个情况很真实,这同样是教书育人的老师,有的地方人家分好几套房子呢,但有的地方呢,就连一套房子也没有。刘志远想到了这里,立刻就叹了口气。

    “钟老师,卢校长,你们学校的这个情况我现在基本上了解了,这回去之后我一定给你想想办法,把教师的住房问题先解决一下。现在区里面也在建设经济适用房,我想你们教师应该放在第一位置的。这个到时候让梁生副区长研究研究。”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目光一下子就盯向了卢琳校长的脸蛋子。

    这个卢琳校长听了刘志远这个话,微微点了点头,“刘区长,咱们再去看看别的地方吧。”说完这个话,卢琳校长赶紧就带着刘志远他们走出了这个老教师住的房间。出了这个房间,刘志远顿时就感觉空气清新了很多。或许人老了,这房间里面就有一股子酸臭的味道了,这样一来,刘志远他们当然就受不了呢。

    “这个是我们给一位刚刚从师大毕业分来的学生安排的宿舍,这个新教师刚刚毕业,家里面的情况一般般,现在区里面的房价已经开始攀升了,所以他也是买不起房子的。这来的时候我说分给他宿舍,说了很多好话,人家才来我们学校。”卢琳校长说完这个话,又敲了敲门。

    很快,这个年轻的教师出来开门了。刘志远一看这个新教师那稚气未脱的样子,赶紧就微微笑了笑,“小伙子,住在这里感觉还满意吧?”刘志远这个话一说完,这个年轻的老师一时间就有些纳闷了。

    “哦,小张,这是咱们西城区的刘区长,是来专门视察咱们高中的。”卢琳校长一看这个新来的张老师一副默然的表情,于是赶紧就提醒了一下这个小张。

    小张一听是区长,这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区长好,区长好,欢迎您来我们中学参观考察,我们年轻人嘛,刚刚毕业,在这里工作生活还是可以的。咱们西城区经济发展比较快,我相信在咱们西城区发展,以后会发展的很完了这个话,赶紧就看了看卢琳校长。他似乎在问卢校长,自己这样说合适吗?

    “恩,好样的,看看现在的年轻人,身上就有那么一股子闯进,我喜欢这样的年轻人。”刘志远说完了话,立刻就笑了笑。随后他又把这个小张老师的宿舍观察了一遍。总体的感觉还是陈旧,当然了,因为这个小张人年轻,房间里面收拾的还是很不错的,所以给人的感觉要比刚才钟老师的房间好一些。

    十来分钟后,刘志远和卢琳校长他们参观完了整个沙墩中学的教师宿舍楼。卢琳最后对刘志远区长建议了一下,“刘区长,这样了,你们来一趟我们学校辛苦了,咱们去我们学校的会议室里面开个会,你看怎么样?”卢琳校长说完了这个话,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温柔了。

    刘志远听了卢校长这个话,直接就点了点头,“好吧,卢校长您说的这个很符合我们政府办公的流程,正好我这也有些话想在会上跟大家说说呢。走吧,一起去你们学校的会议室里面看看。”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对着身后的几个领导挥了挥手。

    几分钟后,区府的领导们和沙墩镇中学的领导们都坐在沙墩镇中学的会议室里面,大家分两边做好,区府这边就是区长刘志远、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梁生、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区府办副主任秦小珍、区长秘书云九霄等等。沙墩镇中学这边有校长卢琳、还有其余几个副校长等等。

    大家坐定后,卢琳立刻就坐了开场白,无非就是一些欢迎区府领导来这边考察指导工作什么的。等她的话一说完,刘志远立刻就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我就说说今天考察的一些感受,我这出任咱们西城区区长的位置时间还是比较短的。所以这一上来呢,对咱们区里面的教育这一块,基本上没有怎么关注。但是今天呢,卢校长给我打了电话,说了说他们沙墩中学的一些相关情况,我听了之后心里面很受感触,所以临时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来这边看了一看。”刘志远说到了这里,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

    这卢琳校长被刘志远这个话一说,一时间就有些感动了。“谢谢区长这些话,我们沙墩中学的老师和领导们听了心里面很感动。”卢琳说到了这里,声音一时间就有些沙哑了。

    “不客气,卢校长,你们沙墩中学从一个乡镇中学一步步的搞上了区重点,这里面包含的辛勤和汗水,都是你们在做各位的,我们区教育局和区府的领导们是没有什么功劳的,这一点我们不否认。所以今天我就带他们几个一起来看看。”刘志远区长这个话一说完,这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梁生、区教育局局长王连峰的脸上都有些不好看了。

    “区长这个话说的有些严厉了,我们中学不论发展的再好,也是有了区府和区教育局的领导呢,要是没有了你们的领导,我们中学哪会有今天的成绩啊。刘区长这样说是有些谦虚了。”卢琳校长说到了这里,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的喜色。

    “好了,我们就不说这些客套话了,接下来让梁生副区长、王连峰局长谈谈这次考察的感受,好吧?”刘志远看了看梁生和王连峰几个人,立刻就显得十分认真了。

    只见梁生副区长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赶紧就点了点头,“今天的考察,让我感触很深,我们沙墩中学,是堂堂的区重点中学,但是这教师的住宿条件和学生的住宿条件我觉得都不是很好。前几天呢,卢校长给我提出申请,想给学校划拨地块,进行学校教师的集资房建设,我这给刘区长也说了,其实我心里面还是不怎么愿意的。原因是这样的,现在外面的房价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房间一天一个价位,我们西城区的经济发展很是迅猛,所以这也就导致了高房价的产生。就说给学校划拨一小片地吧,这咱们乡镇政府会损失很多钱的,现在的地价都到多少了?当然了,区里面也会有些损失的。还有一点,区里面假如同意给你们学校划拨地片,你们盖了房子,这要是拿这个房子去经营商业,那就把这个希望工程变质了。现在很多的国有企业、事业性单位,都是拿了国家的地皮,然后直接就经营房地产,搞得政府那边也很不满意。所以我对咱们这个中学拿地这个事情,还是有些犹豫不觉得。”梁生副区长说到了这里,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区长刘志远。(我和22岁美女老总../9/9669/)--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