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管好西城区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市委黄书记听了刘志远这话,立刻就明白了。.“志远,你说的这个事情啊,我觉得应该是张荣搞的鬼,这耿忠是他张荣叫来的。这个事情还是我给耿忠打个招呼吧,他只要把他西城区管好就可以了,西城区的事情都没有搞好,这下面乡镇都有领导跑路呢,还管到区工业领域的事情上面来了。这个家伙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好了,志远,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就给耿忠打电话,好好说说他。”市委黄书记说完这个话,立刻就挂了刘志远的电话。

    刘志远一听黄书记要为霜儿出这口恶心,这心里面顿时就高兴起来,他赶紧就兴高采烈的走向了厨房,也帮着霜姐和保姆做起了饭菜。

    此时市委书记黄文昌已经来到了自己家的书房,他拨了西城区区委书记耿忠的电话,电话响了一阵子后,立刻就听到了耿忠那有些沧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喂,黄书记,你找我啊,”耿忠一边问着黄书记话,一边就显得十分滋润。此时的耿忠书记正在和常务副区长吴晓斌在一家按摩城里面做按摩呢,突然被黄书记这个电话给打断了,耿忠只好让按摩的技师停止了对自己的服务,坐在一旁专心接起了市委黄书记的电话来。

    “耿忠啊,我听说你们今天在区府那边聊得蛮开心的呢。你是不是针对人家云霜儿主管的工业领域评头论足了,搞得云霜儿今天回到家里面都很不高兴,对着刘志远抱怨了一番。”市委黄文昌书记立刻就对着耿忠说出了这个话。

    耿忠一听是黄书记是因为这个事情打来的电话,他有些紧张起来。“书记,这个事情呢,是张市长让我们自由讨论一下,我虽然不是市府的成员,但是受张市长的热情邀请,所以就加入他们,发表了一些自己的观点而已,我没有针对云霜儿副市长的。”耿忠赶紧就狡辩到。

    “你没有针对云霜儿副市长?那你针对的是什么啊?今年全国的经济形势本来就不好,咱们市工业领域在云霜儿的领导下,已经有了一些突破,你怎么还找工业领域的事情啊,我看你是每天闲的没事做是吧?”黄文昌书记说到了这里,语气一下子就变得严厉起来。

    耿忠被黄书记这话一说,顿时整个人浑身就冒出了一丝冷汗。“书记,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事情生气,我以后再也不参与市府的一些讨论了,我向您保证,我这次也就是帮他们提提意见,这还闹出了事情来了,以后他们再请我我也不去了。”耿忠直接就说出了这话。

    “哦,我现在是搞明白了,你耿忠是觉得你的水平很高,都可以去市府那边评头论足了,那你西城区最近几年搞得也是蛮好的,是吧?你们这沙墩镇镇委书记刘庆借着外出考察的机会跑路,你有没有责任?而且这个刘庆一走,沙墩镇就有好几百万的账目被做空了,这一点上面你这个区委书记有没有责任?”黄书记顿时就把自己的声音加大了很多。

    耿忠被黄书记这一连串的问话,搞得心里面有些惊慌了。“书记,这个事情我知道我有责任,但是主要的责任我觉得还是在刘志远的身上,本来区里面平平安安的,就是他刘志远搞什么联合行动,端了沙墩镇的一个化工厂,这才引起了化工厂老板跑路、沙墩镇镇委书记刘庆跑路,我觉得这个事情的主要原因在刘志远身上。他不乱搞,什么事情都没有呢。”耿忠书记立刻就说出了这话。

    “耿忠啊,你就说白话吧,要不是刘志远端了那个化工厂,你们怎么知道刘庆挪用了那么多的公款?刘志远这个行动时完全正确的,今天你们区里面也给我上报了这个事情,我看了一下,完全符合形势需要。就是你这个区委书记,我也不知道这几年来你是怎么搞得,志远一去西城区那边,就能查出很多的贪污**问题来,而你呢,这整天给我汇报西城区一切良好,良好,我看你是被**遮住了眼睛,什么都看不出来了。”黄书记说到了这里,整个人立刻就有些愤怒了。

    “书记,这几起贪污**案子,我也是起了主要作用啊,这不光是他刘志远一个人的功劳,请您明察啊。”耿忠这话一出口,整个人赶紧就变了脸色。

    “明察,我也不想查什么了,你好自为之吧,以后市府的事情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最好离市府那边远一点。不要搞得到时候你自己连西城区那边都丢了。省里面已经有领导叫我严密的监视你了,说你的举报信在省纪委那边已经很多了。但是省里面一些领导念在你这些年对西城区有功的份上,没有对你又什么特殊的想法,但是你也不要骄傲自大,要是你的一些行为惹怒了省里面的高层,你看着吧,这个西城区你就呆不下去了,或许连市委常委的头衔都得被拿掉,”黄文昌书记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握紧了自己手中的电话。

    “书记,我明白,以后我再也不去市府那边乱说话了,这次我知道错了,明天我亲自去云副市长办公室,给她撇礼道歉,您看怎么样?”耿忠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解决事情的办法,他觉得自己这次得拉下老脸了。

    黄文昌书记听了耿忠这话,心里面的怒气立刻就消减了一些。“耿忠啊,也不用你当面去赔礼道歉了,你好歹也是市委常委序列的领导了。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这几年,你处于被提拔的关键时期,你不要被别人利用了,搞得到了最后你自己身败名裂,其余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今天我就跟我说说这个事情,以后注意一点,我挂电话了。”黄文昌说到了这里,立刻就挂了西城区区委书记耿忠的电话。

    耿忠和黄书记通完了这个电话后,心里面立刻就有些不服气了。于是耿忠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一旁的按摩小妹。

    “你,跟我去房间里面,陪我。”耿忠说完这个话,立刻就径直走进了按摩房里面的一个包间,这里面都是给客人提供特殊服务的地方。耿忠这一生气,立刻就把身体里面的火气发泄在了这个按摩小姐的身上。

    市委黄书记批评完耿忠后,又拿起了电话,拨了云霜儿副市长的电话,这个时候,云霜儿正和刘志远吃饭呢,突然手机就响了起来,云霜儿一看是市委黄书记的电话,于是就接了。

    “喂,云市长,我是黄文昌,你今天没什么事情吧?我听志远说你在市府那边被耿忠说了一通。”黄书记这直接就对云霜儿说出了这个话。云霜儿听了黄书记的化后,立刻就有些惊讶了。她的目光立刻就盯向了刘志远的脸蛋子。

    刘志远一看霜姐盯着自己,赶紧就微微笑了笑,“是我告诉黄书记的,他说帮你跟耿忠说一下,呵呵”刘志远说完这个话,赶紧就温和的望着霜姐的脸蛋子。

    云霜儿听了刘志远这话,没有说什么,直接就起身也走进了卧室。“书记,今天这个事情没什么,就是志远多嘴,我只是觉得耿忠书记那有些话说的尖锐了一点,其余的没有什么的,呵呵,您就不要专门去跟耿书记说什么了,这样闹起来不大好。..”云霜儿赶紧就回着黄文昌书记话。

    黄文昌听了云霜儿这话,立刻就又笑了笑,“霜儿,事情不能那样想呢,咱们做事情,心里面绝对不能有什么不舒服,要不然你会把这种情绪用在工作上,那样一来,你的工作就干不好了。我这个市委书记没有别的本事,但是在做你们的思想工作方面,还是有一定经验的,我刚才给耿忠打了电话,狠狠地批评了这小子一顿,这个家伙是做的不对,这市府的事情管他什么事啊,他还在那里说三到四,真的是很不应该呢。”黄文昌书记说到了这里,立刻就把语气变得平缓了一些。

    “书记,这个事情我也想过了,今年上半年我们工业领域是不怎么样,只能指望下半年大环境好一点,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受人指责了。”云霜儿赶紧就说出了这个话。

    黄书记听了云霜儿的话,立刻就笑了笑,“霜儿,你不要这么说自己嘛,今年上半年,咱们全市的工业领域还是出现了一些成绩的,这跟全省其余的地市相比,那还是佼佼者呢。其余的几个地市,很多工厂都倒闭了,像那些光伏产业,一个接着一个倒闭,还好咱们市里面光伏企业比较少,上半年咱们的工业参数还是呈增长趋势的。”黄文昌书记立刻就对着云霜儿说出了这个话。

    “谢谢书记能这么说,下半年我一定带领下面的几个部门,把全市的工业搞上去,请书记放心,”云霜儿说到了这里,赶紧就握紧了手中的电话。

    “嗯,有信心就好,你那边以后有什么事情了,就直接跟我打电话,省委云副书记在我来城关市的时候就跟我交代了,你出了什么问题,我第一时间都是必须站出来的。这次这个事情真的不好意思,我是不知道。我刚才已经狠狠的批评了耿忠一顿了,下次他要是再干涉市府的事情,那我就要问问张荣情况了。”黄书记说到了这里,语气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谢谢书记对我的关系,好了,我这边没有什么了,呵呵,我跟志远正吃饭呢,就先不跟书记您聊了,我挂电话了,祝书记晚上睡个好觉,呵呵”云霜儿说完了这几句客气话,赶紧就挂了黄文昌书记的电话。

    这一挂完黄书记的电话后,云霜儿立刻就走到了餐厅。“志远,你啊,不知道怎么说你呢,我给你说了我的心事,你就直接告诉了市委黄记又打电话给耿忠了,这耿忠只不定心里面是怎么想咱们两个呢。”云霜儿话一说到这里,整个人立刻就微微叹了口气。

    “管他怎么想,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他耿忠说了你的不是,他就要受到黄书记的批评,一报还一报,我可不想看着你被他欺负了,以后我要是有了权力,一定要把这个耿忠搞下台去。”刘志远话一说到这里,整个人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严肃了。

    云霜儿一看刘志远这个脸色,赶紧就凑到了刘志远的身边,“好了,没有什么事情呢,这在位置上面就是这样的,难免有人说你的不是。说得多了我也就习惯了,你不用为我担心,呵呵,开心一点吧,今天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咱们吃饭。”云霜儿说这话,赶紧就给刘志远夹了一些饭菜。

    刘志远一听霜姐这个话,立刻就微笑着点了点头。两个人立刻就有说有笑的吃起了饭菜。

    第二天,西城区区委常委会议再次召开,这次是确定沙墩镇镇委镇政府领导人选。

    区委书记耿忠一脸疲惫的坐在会议室的中央,不停地抽着香烟,估计是昨天晚上和常务副区长吴晓斌在按摩店子里面搞得多了,所以身子虚。而且耿忠书记的眼睛四周走印上了黑眼圈,好像这一叶之间,耿忠就苍老了很多。

    刘志远一看到耿忠那样子,就没有好气,要不是他刘志远担任着西城区区长的身份,就光凭着耿忠昨天针对自己的女朋友云霜儿说的那些话,刘志远这直接就扑上去狠揍这个耿忠了。

    耿忠或许也觉得刘志远的气场有些加大了,于是他坐的离刘志远远了一些。区委常委们都到齐了,耿忠书记宣布会议开始。“今天召开这个区委常委会议,主要的议题是咱们西城区沙墩镇镇委镇政府相关领导的人选问题。大家对这两个位置上面的合适人选,都可以自由发表意见,我们看谁提名的人选得到支持多,谁就胜出。这首先是沙墩镇镇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大家开始提名吧。”耿忠书记说完这个话,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一旁的区长刘志远。

    这个时候,只见刘志远的眼睛里面,冒着一丝的火焰,他冷冷的鄙视了耿忠一眼,“沙墩镇镇委书记的人选,我目前还没有考虑好,还是先请区委副书记任平平同志提名吧。”刘志远赶紧就把这个话语权递到了区委副书记任平平那里。

    其实刘志远是不想直接提名镇委书记的人选,因为待会他要提名镇长的人选呢,他提名的镇长人选,是区府办副主任张瑞同志。这才是他本次人事工作安排的重心所在,要是他先提名了镇委书记人选,那镇长的人选就不能保证了。

    当然了,昨天刘志远和任平平吃过饭,大家对沙墩镇镇委书记和镇长提名都有了一致的看法,所以刘志远让任平平先发言,这还是比较稳妥的一个做法。

    任平平副书记听了刘志远区长的话,立刻就微微亭直了自己的身子,他看了看会议桌上在坐的各位常委,立刻就开了口。“沙墩镇是咱们西城区的经济重镇,我觉得这个乡镇经济的发展,最主要是领导干部的稳定,我们暂且不说出逃的刘庆诸多不是,我们只说沙墩镇这个领导班子的稳定性。只有班子稳定了,才能带动整个乡镇经济的持续发展。所以在沙墩镇镇委书记的人选上,我支持现任镇长王学民接替镇委书记的职位,希望各位常委支持我的提名。”任平平副书记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看了看区长刘志远。

    刘志远赶紧就微微点了点头,他觉得任平平跟自己还真是有默契呢。

    “王学民同志在沙墩镇上面主持乡镇政府工作已经五六年了,理应提拔一下,我觉得他出任镇委书记的职位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我也支持王学民同志出任沙墩镇镇委书记职务。”突然,这个时候,区委书记耿忠也说出了这话。耿忠这个话一说,在坐的区委常委们一个个都愣住了,他们有点搞不懂了,这耿忠书记怎么一瞬间就又和任平平副书记达成统一战线了?

    当然了,有了耿忠书记的首肯,这下面的常委们一个个都开始投票了,最后,除了一两个常委投了弃权票外,这个王学民以较高的票数当选了沙墩镇的镇委记的人选确定下来之后,整个会议桌上面立刻就陷入了一阵子空前的紧张氛围中了。

    刘志远看着桌上每个人的表情,突然就明白了区委书记耿忠刚才给王学民投票的原因了,耿忠肯定是对刘志远和云霜儿这一对恋人心里面有气,所以他也想在今天的区委常委会议上面和刘志远好好斗一斗,他刘志远投票给什么人,自己就反对什么人,看看他刘志远能把自己怎么样?

    耿忠要想在区委常委会议上面挫败刘志远,这就必须把刘志远身边的几个常委给对付好,耿忠支持了任平平刚才的投票,这要的就是和任平平暂时搞好关系。然后他耿忠静静的等着区长刘志远的提名。

    刘志远想了一会儿耿忠的想法后,立刻就开了口。“今天咱们各位常委在沙墩镇镇委书记的投票上面还是比较顺利的,这王学民同志以多数票当选了沙墩镇的镇委记选出来了,咱们就应该选选镇长了。下面哪位常委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尽管提名上来,以供大家投票。”刘志远倒是没有直接提名区府办的张瑞,他想看看会场里面其余常委有没有别的合适人选。

    刘志远这话一说出口,别说一旁的区委副书记任平平了,就连区委书记耿忠都有些不解了,耿忠就纳闷了,他刘志远难道不想在这次沙墩镇乡镇领导的人选上面有什么动作?想到了这里,耿忠书记微微松了口气。

    “关于沙墩镇镇长这个职位,我提名一个人选,王村镇副镇长王朝阳,王朝阳在王村镇副镇长位置上面干了三年了,这各方面的能力和政绩也都是很不错的。希望各位常委考虑一下。”耿忠书记说完了这话,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区委副书记任平平。

    任平平听了耿忠书记这话,立刻就把脸上的表情变得冷淡起来。“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沙墩镇经济之所以能有最近几年来持续强劲的发展,这要归功于沙墩镇领导班子的稳定。所以对于镇长的人选,我不希望从外乡镇调人过来,我们区委区政府这边下去人也都是可以的。区府副主任张瑞同志这几年干的不错,人又年轻,我觉得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任平平副书记立刻又提到了刘志远心目中的合适人选张瑞。

    刘志远听了任平平这个话,心里面立刻就有些吃惊了,看来任平平这次是豁出去了。

    “任书记,你刚才提名了沙墩镇镇委书记的合适人选,这又要提名镇长的人选。整个常委会议上面不能都听你的吧。还是让其余的区委常委们说说自己的意见吧。吴区长,你说说你的看法吧。”区委书记耿忠说着这话,立刻就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常务副区长吴晓斌。

    吴晓斌这几天对刘志远搞得联合行动恨之入骨了,不但少了他自己的一条财路,而且还把他表弟抓了进去。所以吴晓斌连想都没有想直接就开了口。

    “我支持耿书记的意见,这王村镇也是区里面一个比较发达的经济强镇,我觉得从王村镇调人过去,是给沙墩镇输入了新鲜的血液,这样更能促进沙墩镇经济的发展,希望各位常委考虑一下这个王村镇的王朝阳。”吴晓斌说完了这话,立刻就冷冷的看了一眼区长刘志远。

    常务副区长吴晓斌这个话刚刚说完,刘志远区长立刻就开了口。“我想了一下耿记的提名,我还是倾向于任平平副书记提名的这个张瑞,张瑞不但年轻有为,在我们区府办也干了好几年了。有区里面的工作经验,这调去乡镇也能给乡镇的工作带来便利。这几年我注意到一个情况,就是咱们区里面的干部交流方向都是平行变动的,都没有与乡镇的领导干部互动过。我现在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最近几年内,咱们要加强区一级层面的领导干部和乡镇领导干部的互动。我们区府办的几位副主任,我想在这几年内,都给派到下面去挂职,这样一来,既能增强他们的基层工作经验,又能为他们以后的发展打好基础,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刘志远这个话一说完,在坐的常委们立刻就明白了。其实任平平副书记提的这个张瑞,就是刘志远区长内心要提名的镇长人选呢,他们一个个都把目光盯向了区长刘志远。

    “我支持刘区长和任书记提名的镇长人选,我市国资委干了十来年呢,现在一来到区纪委这边,我才发觉市一级层面的工作和县区一级的工作有着很大的不同,县区的事情要比市局的事情多,要复杂。这更能锻炼人。所以我觉得咱们县区一级的干部,还是应该下到乡镇一线去锻炼的。中央最近几年不断的号召新录取的公务员下基层,下一线,这都是有着很强的目的性的。做领导,没有一线的工作经验,这即便是做到了很高的位置,基础也不稳固,遇上一些事情,就会倒下来。从这个角度上面来讲,我更支持把区里面的一些领导干部下派乡镇。”区纪委书记张涛立刻就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张涛这话一说完,副区长张栋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都是支持刘志远和任平平提名的张瑞的。随后区委组织部部长张文明、区委办主任雷晓定等常委也都提了各自的意见。结果很让人意外,刘志远这边提名的张瑞刚好比耿忠书记提名的王朝阳多一票。所以这个镇长就是区府办的张瑞当选了。

    区委书记耿忠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区委常委会议开完后,他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才明白过来了,其实这沙墩镇镇委书记和镇长的人选,都是刘志远在幕后操纵着的,想到了这里,耿忠书记顿时生气的连自己的茶杯都摔了。

    此时,区长办公室里面,刘志远迎来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区府办副主任张瑞,刚刚被刘志远他们推举为沙墩镇镇长的人选。张瑞虽然比较年轻,但是这几年在机关里面的熏陶,让他比同龄人更为成熟。

    “刘区长,您找我,呵呵”张瑞一进刘区长的办公室,赶紧就热情的对着刘区长打着招呼。刘志远看了看这个张瑞那意气风发的样子,立刻就微笑着点了点头。“坐吧,坐下来聊聊。”说完话,刘志远赶紧就把自己的身子坐直了。

    “谢谢区长。”张瑞说这话,赶紧就把自己的身子坐了下来,他的目光缓缓地盯向了刘志远区长。

    “可能今天区委常委会议上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了,咱们区委常委会议上面确定你为沙墩镇镇长一职。你现在心里面很高兴吧?呵呵”刘志远看了看张瑞,温和的说道。

    “区委常委会议上面通过了?真的非常感谢刘区长的强力推荐。我其实也就是昨天听廖主任说了一下,说是你要我去沙墩镇出任镇长,我说区长这一关过了,还有区委常委会议呢,没想到区委常委会议上面也通过了,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才进了区府不到三年的时间呢,就被下调乡镇出任镇长。刘区长我真的要好好谢谢您,以后您有什么事情,只要吩咐我张瑞一声,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为区长办事。”张瑞这个话一出口,整个人顿时就显得十分真诚起来。

    刘志远能够体会到张瑞此刻心里面的那种激动,这就跟自己以前被提拔了市国资委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的心情一样,总觉得自己做上了小领导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有的时候那种不经意之间的惊喜就直接来袭,让你受宠若惊。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我提拔你去沙墩镇,没有个人的感情夹杂在里面,我只是觉得你比较年轻,这在区府呆个两三年就可以了,然后调去沙墩镇上面,去基层更好的为老百姓们去服务,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好的成长。”刘志远立刻就对着张瑞温和的说出了这话。

    “嗯,区长,我早就听说你对年轻干部比较欣赏,这一来咱们西城区,你就把以前自己咱国资委的很多年轻领导都带来了西城区,为咱们西城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您这种作风值得推广,不像区委那边的耿书记,一直用的都是老人,这对我们这些年轻干部的发展很是不利。”张瑞突然就拿刘志远和耿忠对比了起来。

    “呵呵,耿书记的做法有他的好处,毕竟耿书记也奔四的人了,他们那一辈的人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八零后的一代,跟他们成长的环境不同,他们那一辈人新任年龄大一点就踏实一点,我们这一代人相信的是能力。区府这边你负责的是法制科,对区里面相关的法律比较了解。咱们沙墩镇镇委书记刘庆出逃,也就是因为他不懂法律,在乡镇企业的一些乱收费、贪污受贿等问题上面,没有管好自己。这一贪污就是几百万,还给一些没有正当营业执照的排污企业生存的机会,不但严重的影响了乡镇政府、党委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而且给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刘志远说到了这里,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

    “区长,沙墩镇的情况我是比较了解的,我想去了沙墩镇,就把全镇那些不合规,不合法的三无企业都给连窝端掉,对乡镇里面的人员进行消减,精简乡镇政府机构,减少财政的浪费。现在从中央到地方,财政编制都是很紧缺的,我们要相应中央的号召,检索财政,不能让老百姓总花一些冤枉钱。”张瑞立刻就提出了自己的一些主张。

    “嗯,你这个想法很不错,不要像下面一些个乡镇,自己还是贫困乡镇呢,这花起钱来倒是一点也不心痛,那个雷家镇,光买车就买了七八两,都是三四十万的好车,这些车一年的保养经费一辆就是十几万,这个事情我还没有给他们查呢。铺张浪费,总觉得财政的钱是大家的,不花白不花,看看吧,最近这几年财政还是会紧缩的,到时候区里面都不知道怎么办呢。”刘志远说到了这里,立刻就显得有些无奈了。

    “像这种乡镇的领导,我觉得区里面就应该大下杀手,直接就给拿掉,只有这样才能遏制这种不正之风。要是不花大气力打击乡镇的这种行为,那每个乡镇都用财政的钱来买豪车,那区里面的财政早就崩溃了,他们没钱就问区里面要,区里面迟早会被他们吃空的。”张瑞一时间对这些吃财政饭的贫困乡镇充满了敌意。

    “呵呵,小张啊,你以为我不想这样搞啊,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呢,他们都是跟耿忠书记走的比较近的,你说说,我这边一动手,耿忠书记就反对,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级别又没有耿书记高,而且耿书记还是市委常委呢,拿掉他的人,没有那么容易的。这个沙墩镇的前镇委书记刘庆,不就是耿忠书记的得力助手吗?我这边一找到线索那刘庆,这耿忠书记就给通风报信了,人家刘庆直接从广西那边偷渡出国了,你说说,这个事情我该怎么办?还不是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刘庆逍遥法外。”刘志远说到了这个事情上面,整个人心里面的那个气又窜了上来。

    “现在可以引渡啊,那个赖长青不是去年就被引渡回来了吗?”张瑞立刻就提到了以前的走私大王赖长青,这个时候,只见刘志远苦笑了一下、。

    “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给你引渡啊?这跟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相关联,而且这全国省部级的大领导引渡回来的都不多,更别说刘庆这种级别的小领导了,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没有别的办法了。咱们还是看看咱们自己的事情怎么做,不要管别人了。”刘志远赶紧叮嘱了张瑞一句。

    “嗯,区长说的是,已经定局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多想。我去沙墩镇一定要把刘庆留下来的烂摊子给撑起来。”张瑞突然就说出了这话,他这个话一说完,只见刘志远微微笑了笑。

    “沙墩镇的领导班子里面还有王学民,怎么能叫你一个人去撑啊,这一个地方的发展,靠的是政府一把手和党委一把手共同努力的结果,你到了沙墩镇后,一定要和王学民同志搞好关系,王学民在沙墩镇上面干了好些年了,有着跟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你要跟着他多学习,这样才能增加自己在基层的工作经验,明白吗?”刘志远立刻就提到了沙墩镇新任的镇委书记王学民。

    张瑞一听这个王学民,脸上的表情立刻就有些僵硬了。“区长,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了又怕传到了别人的耳朵里面不好听,这不说吧,心里面又觉得憋得慌。”张瑞话一说到这里,整个人的心里面立刻就绷紧了弦。

    “哦?什么话啊,你想说就说吧,我对你张瑞是最信任的,调你去乡镇上面出任镇长,也是为了培养你的领导能力,现在我手下面能用的干部比较少呢,得多放一批去乡镇,以后能用上了,我在耿忠的面前说话也就不用低声下气了。”刘志远说到了这里,立刻就看了看张瑞。

    “那我就说了,说的不对的地方,区长您要多多包涵,这沙墩镇前任镇委书记刘庆出逃,我觉得肯定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这乡镇的政府一把手镇长,镇委副书记等,我觉得都是应该调查一下,只有这样,才能打破刘庆留下来的那一套东西,展开新的工作。”张瑞突然就说出了这个话。

    刘志远听了张瑞这话,立刻就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这个张瑞能说什么重要的东西来呢,原来他是把矛头又盯向了沙墩镇原有的一些领导的身上,这个小子还真是野心不小呢,这还没去那边上任,就提放着人家王学民、罗振华他们联合起来搞他。刘志远想到了这里,微微皱了皱眉头。

    “张瑞啊,沙墩镇除了刘庆之外,剩余的那一些领导,我心里上感觉都是好干部,前镇长王学民在我的面前举报过几次刘庆贪赃枉法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我才到西城区,这很多事情我展不开手脚,所以那个时候就没有动手找刘庆的麻烦。原镇委副书记罗振华,是他这次向我举报青田化工厂的事情,我才找到了调查刘庆的一个线索。所以他们在我的眼里面来说,都是好干部,好领导,你就不要多猜忌别人了,这个世界上面没有那么多的坏人呢,”刘志远说完这个话,立刻就拿起了手边的茶水,缓缓的抿了一小口。

    张瑞听了刘区长这话,立刻就点了点头,“区长,听您这么一说,我是全明白了,是我想多了,谢谢区长开导,我会努力和乡镇上面其余领导搞好团结的,您就放心吧。”张瑞赶紧就对着刘志远区长保证着。(我和22岁美女老总../9/9669/)--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