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第270章小白事多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初入仕途]

    第260节第270章小白事多

    刘志远清楚的记得了那个酒店的名字,他想一大早就去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堵上白洁一次呢,让他对自己交代点什么。说实话,刘志远这其实心里面对跟他好过的女人呢,好事充满着很多的留恋的,就像这个白洁已经这样了,他还是有点恋恋不舍呢。

    刘志远这急匆匆的开着车子,来到了这个酒店的门口。停好车子,立刻就窜上了这个酒店里面,他想在这个酒店里面碰碰运气,说不定就在某个房间看门的那一刻,他刘志远还真就碰上了白洁和那个陌生男人呢。不过刘志远这个想法还真是有点可笑,这一个酒店,几十个房间呢,他哪有那么好的运气啊。

    不过,刘志远这个家伙这几天运气还真是很好,还真是让他撞到了一个事情,这白洁还真是幸运。

    刘志远刚刚到了这个酒店的电梯里面,酒店只有四层,刘志远就按了个三,上了三楼,这一出电梯门,立刻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求救声。

    “救命”,“救命”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再喊。刘志远仔细一听,有点像是白洁的声音,因为他毕竟和白洁相处过那么一段时间,对于白洁的声音还真是有些熟悉呢。

    一听到白洁的这个声音,刘志远立刻就想到了这个白洁又在被人强暴吧?可能还真是因为白洁这个女人长的漂亮,总是被男人盯上呢,这上一次是市府办综合科原来的那个主任,差点强暴了白洁,还好刘志远刚好赶到,这一次,似乎又是同样的类似事件,刘志远还真是有点崩溃了。

    很快,刘志远就听出了声音,那是从酒店这一层的厕所里面传来的,刘志远赶紧就冲向了这个女厕所,一到厕所的门口,刘志远赶紧使劲推着厕所门,门关的比较紧,肯定是被人从里面反锁了,刘志远一下子来了气,加上一些发疯,一脚就向厕所的门上狠狠的揣了过去,只听见“啪”的一声,厕所的门立刻就被刘志远那强劲有力的脚给踹了开去。

    那厕所里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原来,白洁个昨晚的那个陌生男人搞了几次后,那个男人就离去了,市府办综合科科长白洁在这个房间里面睡了一晚上,这一大早,她正想着上厕所,于是就少穿了一点东西,立刻就被后面刚刚从房间里面出来的一个男人盯上了,男人以为白洁是酒店里面的鸡呢,所以这就跟到了女厕所,直接就想把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白洁,给强暴了。

    白洁这刚才进了厕所,等她方便完后,就碰到了刚刚从外面进来的一个陌生男人。男人一进门,就看到白洁那外露的、baixi的、娇美的肌肤,已经忍不住的升腾上来了,他慢慢的靠近白洁,上前扶住了白洁jiaonen的身躯,这个时候,旁边没有一个人,于是陌生男人的色胆来了,他立刻就抱起了白洁,白洁这还没回过神来,就惊恐地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猛然从自己的后面抱住了,“别叫,不然灭了你!”白洁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在对自己低声吼道,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颈部一片吃紧。她感受到了,那是一只有力的大手。因为,那只手已经让她颈部的肌肤在隐隐作痛。那是有点长的指甲微微划破皮肤所发出的疼痛。

    白洁吓坏了,顿时感觉到自己的shuangtui发软,而且还有马上就要昏迷过去的迹象!

    女人大多都有被qiangjian的恐惧的。白洁也是一样。女人的这种恐惧心理来源于她们自古以来的弱者地位,这种心理根深蒂固,有人说是从性别基因遗传而来,还有人说是来源于内心最深处的不自信。

    白洁曾经有过多次的被侵犯的恐惧幻想,她也曾经无数次地想过自己在遭遇到了那样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去做。这种有准备的心理状态很多女人都曾经有过。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厄运会真的来到她的身上。

    那一刻,当白洁被那双强有力得双手抱住,被陌生男人的手逼近自己的喉咙的时候,她忘记了自己曾经所有的反抗方法。她被吓坏了,全身的肌肉和骨骼顿时不再受到大脑的控制,它们都瘫软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正在厕所里。

    但是感觉却在。该死的感觉却偏偏都还在,而且还是那么的清晰!

    白洁已经感化到自己的裤子被那人粗暴地扒下了,顿时感觉到自己的shuangtui冷飕飕的。不是因为天气,也不是因为风,而是因为恐惧。她恐惧极了,害怕极了。谁说恐惧和害怕是一种感觉?那一刻,她似乎才真正地知道了什么是害怕,什么是恐惧,但是却有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它已经变得像被扳断了的藕——大脑与身体虽然已经脱节,但是那些如同神经的丝们却都还在连着。

    身体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她闭上了双眼。恐惧和悲伤让她只好无奈地这样选择,也许,在那种情况下唯一还能够听出自己大脑指挥的就只有自己的双眼了,连眼泪也失去了控制,它们在慢慢地朝脸的两边开始滑落。

    这个时候,突然白洁听到走道上有人走了过来,于是她赶紧大声喊“救命”,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志远刚刚好赶了过来。白洁听到有人过来了,她赶紧用自己的双手奋力的反抗着陌生男人的控制,陌生男人被白洁的手抓的脸上带了点伤,还留着一丝丝鲜红的血。陌生男人发怒了,自己从来还没有碰见过这么强硬的女人,不论是从身体伤害是性格上,陌生男人立刻就撕扯着白洁衣服。他注意打定了,就是来人了,他也要强暴的实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管来的人是谁,男人的地痞liumang恶习立刻就显露的一览无余。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刘志远一脚就踢坏了厕所的门,并且已经走了过来。陌生男人听到了门坏的声音,而且听到了来人正想自己和白洁所在的这边走了过来。陌生男人一下子变得有点暴怒了,谁呀,在这里管自己的好事。于是他慢慢的放开了白洁,白洁发疯一般的赶紧跑了出来。当她第一眼看到刘志远的时候,白洁立刻就惊呆了。

    “志远,你,你怎么在这里?厕所里面那个,那个男人,想强暴我,呜呜,”白洁说完这个话,一时间就忘接了刘志远怎么就来了这里,她什么也不管了,直接就爬在刘志远的肩膀上大声哭泣起来,刘志远看着白洁正气的衣服已经被陌生男人撕的有些粉碎了,有的地方还露出了白白的皮肤,于是刘志远立刻感到一阵子心痛,他把自己的外套拿了下来,轻轻的披在了白洁的身上,轻轻的拍了拍白洁那jiaonen的肩膀:“别怕,怪,别怕,有我在。”刘志远慢慢的安慰着白洁。白洁慢慢的停止住了哭泣。

    对面的陌生男人已经慢慢的走了过来,他一脸的凶狠,好像自己正在做着混混老大,正在迎面冲锋。陌生男人恨透了这个刚来的刘志远了,自己刚刚要做成的好事情就被这个矛头小伙子搅黄了,他心里充满了怒火,立刻就咆哮着,发狂着,他面目狰狞的朝着刘志远扑了过来,那强壮略显肥胖的身体,像是一堆肉团,直蹬蹬的想着刘志远砸了过来。

    只听“碰“的一声,刘志远的脸已经被陌生男人狠狠的打中,陌生男人不愧是打架的高手,他出手还真没落空。但是就在陌生男人扑过来打刘志远的时候,刘志远已经把白洁安全得放到了自己旁边。

    没了白洁的累赘,刘志远慢慢的转过了身子。他嘴角上已经流下了一丝鲜血,刘志远用手檫了下自己脸上的血,他开始愤怒了。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刘志远,今天终于被这个liumang男人给激怒了。男人的那一拳头直接就把刘志远给打清醒了,他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不肯罢休,qiangjian未遂还不善罢甘休,这真的不是一般的人渣。刘志远愤怒了,他的脸色变得铁青铁青。

    “你这个无赖,我今天灭了你。”刘志远终于发怒了,他发起疯来那真是一头小老虎,他立刻就把身子转向了陌生男人,拳头握的跟个铁锤子似地,又紧又硬,好像用尽了自己身上的全部力量,他这个时候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在他的眼里,眼前只有一个无赖,一个向视图伤害自己以前的女人的无赖,男人在这个时候最能爆发出血性的雄威,刘志远愤怒着,他会起拳头直接就狠狠的砸向混混陌生男人。陌生男人一下子就傻眼了,一下子被刘志远这个不要命的小伙子给唬住了,这个家伙被自己刚才一拳打得已经嘴里出血了,竟然还敢来打自己。陌生男人一下子也不客气气了,立刻就舞动起自己的拳头迎了上去。在舞动拳头的同时,陌生男人的左腿也没有闲下来,他的左腿直接就恶狠狠的向刘志远下阴处踹了下去。都到这个时候了,谁还注意打架的方式与部位呢,所以下手就特别的阴险。

    只听“咚“的一声,两字拳头相撞了,刘志远和陌生男人都先送出的是拳头,他陌生男人的腿还没有踢到,就感觉自己的拳头像是撞到了水泥墙上,一股钻心的痛立刻就顺着陌生男人的手指传向了他的神经,陌生男人好像很久没有这么痛了,他赶紧尖叫着,身子立刻就向一旁闪了一下,还好他也是打过架的人,赶紧保持自己的重心稳住,这才没有被刚才刘志远那强有力的一击给打趴下。虽然人没有被打倒,但是,陌生男人的右手已经开始在流血了,他的右手手指到手心已经被一个尖锐的东西给刺破了,陌生男人是左手护着右手,两只眼睛充满了恐惧,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你,你小子给老子耍诈,你,你”陌生男人大骂着刘志远,他赶紧往后推了去,终于看清了刘志远手上不只是个光秃秃的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刘志远已经把一把钥匙窜在了自己手心,整个拳头紧握,但是里面中间的手指锋中却明显的露出了一颗长长的钥匙,那种比较长而且粗尖的钥匙,当然,刘志远拿着凶器,陌生男人肯定就没有注意到,他的肉手,直接去硬碰那铁打的钥匙,肯定一下子就被刺穿了。陌生男人用的力也比较大。他此刻整个人一下子感觉到了一股冷意。

    “你给老子玩阴的,老子今天废了你。”陌生男人也大叫着,顺手就抡起了厕所墙角的一根拖把棍子,直接就举起来,狠狠的朝着刘志远的身上砸了过去。陌生男人倾注了全身的力气,这一下子打下去足足有一百多斤的气力。这一棍子下去刘志远肯定的重伤,陌生男人不由的想到。很快没等刘志远反应过来,躲避开,陌生男人的棍子立刻就砸到了刘志远的身上。刘志远本能转过背,用背上解释的肌肉立刻就挡上了陌生男人那力道较大的棍子,只觉得北部肌肉一股火辣辣的痛,刘志远后背机头还是比较结实的,所以木棍打上去不会伤到骨头,这也是他巧妙地避开陌生男人的一个技巧。

    木棍落在刘志远坚实的背上,只听见“嗙“的一声,混子竟然被刘志远一下子给ding断了,陌生男人一下子又傻了。也不知道是这个厕所的服务员太懒,拖把几年没换了,腐烂了,还是刘志远的背部骨头太硬,肌肉太结实,反正就拖把的杆一下子就撞断了。

    背部火辣辣的疼痛更加刺激了刘志远的狠劲,他立刻就扑了前去,两只小碗般的拳头,立刻就送上了陌生男人的脸,陌生男人一下子就被打的门牙飞出了嘴,整个人就歪歪的闪到了一边。刘志远没有留给陌生男人chuanxi的机会,一只脚就踹了过去,一下子直愣愣的揣在了陌生男人得肚子上,陌生男人立刻听到“咔嚓”一声,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了,直接就倒了下去,一股钻心的痛立刻就传遍了陌生男人的全身。不好,陌生男人似乎有肋骨被刘志远一脚给揣断了。陌生男人野猪般的在地上痛苦shenyin着。他一边shenyin一边用痛苦的眼神哀求着刘志远,似乎要他不要再打自己了。陌生男人刘志远他一脚就踢断了肋骨,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等待着刘志远暴风骤雨般的袭击。

    刘志远看到陌生男人已经倒在地上了,他立刻就窜上了刚才的钥匙,狠狠的握在了手中,对着陌生男人的大腿就要直接插下去,陌生男人看到了刘志远再跟他玩命,立刻就惊叫着:“不要,不要。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陌生男人也想不到自己会这样一副狗嘴脸,竟然开口求刘志远饶了自己。但是刘志远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陌生男人的求饶,拿着钥匙的手执意要废了陌生男人的一条腿。

    突然,刘志远的手被一个人抓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刚才差点被陌生男人强暴的白洁,白洁一把抓住刘志远的手:“志远,不要了,不要再闹出什么人命来,他已经被踢断了肋骨,估计一年半载是很难站起来了,你还是饶了他吧。”白洁害怕刘志远这个家伙太冷了,闹出了人命就不好了,于是她现在反过来为陌生男人求着情。陌生男人的两只眼睛也可怜兮兮的看着刘志远,似乎在讨得他的饶恕。刘志远看了看白洁那挂着泪珠的脸,慢慢的放下了拿着钥匙的手,他扶起了白洁,就要向门口走去。

    出了酒店的门,刘志远立刻就把白洁送回了市政府,他这个时候,立刻就显得十分男人了。

    同样是这一天早上,高小民助理起了个大早,他可能害怕张浩副处长的事情,牵扯出自己来,连昨天晚上小孟开的自己的车子,都没敢开来上班了,直接打了个的士。

    很快,高小民就到了国资委门口,他这一下车,立刻就觉得自己两脚发软,根本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这个时候他明白了,自己昨天晚上在那个小姐身上浪费了很多的精力,真有点精尽人亡的意思,。这个时候,看到高小民那深陷的眼圈,那发软的脚步,司机师傅立刻就多事起来:“先生,晚上不能有太多放纵了,你不注意节制,以后就没力了,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是节制一点吧,日子还长着呢。”司机师傅说完,好像等着高小民在答谢自己的话呢。谁知道,高小民理也没有理那的士司机,径直就走进了国资委大院。

    其实今天早上,国资委里面来的最早的要属一把手云霜儿处长了,这个云霜儿处长最天晚上没有睡好,做个一个噩梦,梦见了局里面出了大事情,这一早就赶紧来了局里面。可能云霜儿处长的这个第六感觉也还是比较准确的,因为昨天晚上,她们国资委的二把手,张浩副处长被市公安局给扣住了,这一下子就成了一条大新闻。

    云霜儿处长这刚刚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办公桌上面的电话立刻就不停的响了起来,云处长这拿起电话一看,有三个未接来电,且都是来自一个地方,那就是市公安局的,这一下子就引起了云霜儿处长的警觉。

    这里面就有点问题了,这个张浩副处长昨天晚上被抓了,这第一时间,公安局的同志不先通知张浩副处长的家属,怎么倒是先通知这个市国资委的一把手云霜儿处长呢?原来,这里面还有另外的一个猫腻呢。

    张浩副处长的老婆这几天也是因为听到了老公张浩被列入了市委组织部提拔的名单之列,所以这个女人竟然比她的丈夫还疯狂,当然了,张浩的老婆不会去找鸭子来给自己庆贺的,她毕竟还没有开放到那个程度。

    这个张浩的老婆呢,昨天晚上,一看丈夫没有回家,于是直接就在家里面召开了一个牌局,这就不用说了,都是那些长时间巴结张浩副处长的官太太们,一起打起了麻将,这一打就是一个通宵。

    当然了,打麻将的还有一些张浩副处长长期以来的老客户了,这些人从张浩副处长的手里面得到了一些利益,这平时呢,一旦张浩家里面有了什么事情,大家肯定是要帮衬着的,他们呢,就一直以来形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派自己的老婆和张浩副处长的老婆打牌,每到这个时候,这个牌桌上面,大家都会按照一定的规则,每个人在这一晚上输上个几万块钱,这都好些年了,自从张浩副处长上位了副处长,这些人就开始这么做了。现在这几天,适逢传出了张浩副处长要调去金陵县的消息,大家就更加勤快了,这不昨天晚上就主动约了张浩的老婆,一起来打牌送礼。

    更有一些商户,现在已经谋划着把自己的生意链往城关市金陵县转移呢,这就应验了一句话,做官一方,造福一方,不过呢,这个造福的可不是什么老百姓,那造福的可都是自己的那些利益兄弟呢。

    张浩副处长的老婆有个习惯,那就是打牌的时候,特别的专心,这一专心呢,手机每次都是关机的,所以这昨天晚上,就在张浩副处长给公安局的同志们交代了自己老婆的手机号码后,市公安局的同志们一直也没有打通。

    还有一个原因,这个事情是市国资委副处长之一毛小兵和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密谋的,这样一来呢,就直接把这个事情定性了,在赵琪副局长的心思里面,压根就没想着通知张浩家属的这个想法,他就是要把这个事情无限的放大,给省市的电视台和媒体报纸,还有市国资委的领导,来一个强烈冲击,这样一旦形成了一些效果,那张浩指定玩完。

    所以呢,公安局的同志们说打了张浩老婆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这里面可能有两种情况,那第一呢,就是他们确实打了,但是这个张浩老婆一直忙于打牌,所以呢,一晚上压根就没有开通手机。两外一方面呢,那就有可能这市公安局的同志们,得到了赵琪副局长的密令,压根就没有给张浩副处长的老婆打这个电话。所以,这个电话就只能打到张浩副处长所在的单位里面。

    一般情况下,在官场上面能做到副处级干部的,这在警察局里面多少都是有那么一点朋友的,张浩副处长也不例外,张浩副处长和市共公安局好几个小头目领导,那都是铁哥们,一般情况下,只要他出去玩女人,被市公安局的同志给逮住了,那他就直接可以要一点人情,但是这次不同了,这次的事情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亲自主办的,这样一来,即便你张浩副处长又再牛逼的关系,在公安局这一块,假如你和公安局一把手马云飞局长有什么特殊的交情,这个事情上面,你张浩铁定就是吃亏的,那个一点也没有你回旋的余地的。

    所以,在这第二天一大早,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在上班后的第一时间里面,直接就给国资委一把手云霜儿处长打了电话。

    云霜儿处长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这心情本来就有点不是很好,在接下来,这一看是公安局的电话,这心里面更有些惊慌了,她还怕是局里面那个人又给公安局的同志添了麻烦,云霜儿处长赶紧就接了市公安局的这个电话。

    “喂,您好,我是市国资委的云霜儿,你是公安局的啊,有什么事情吗?”云霜儿处长一边看着市公安局那个电话号码前面几位数,一边就温和的问道。

    电话这边的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这一听到漂亮女局长云霜儿那动人的声音,心里面立刻就有几分激动了,因为他要的就是这个国资委一把手云霜儿接听自己这个电话,要是换做了国资委别的领导,那这个事情还真是不能起到预期的效果呢。

    “云处长,您好啊,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啊,您还记得吗?咱们一起吃过饭的,呵呵”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立刻把自己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哦,赵局长,您好,您好,记得,记得,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啊,在我面前就不用遮遮掩掩了,直接说吧,呵呵”云霜儿处长立刻就对着这个赵琪副局长缓缓地说道,虽然她的语气里面显得比较平和,但是这内心里面却是充满了无比的惊慌。

    因为这云霜儿处长的心里面,她一看到这个市公安局的号码,就会立刻联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局办公室的刘志远,这个自己心爱的小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闯祸惹事的都是这个刘志远,所以云霜儿处长已经形成了一个定向思维了,那就是一出事,立刻就想是不是刘志远这个家伙干的呢?万一是这个家伙干的,那就麻烦大了。

    刘志远的脾气,动不动就会跟别人干起来,这是云霜儿处长最担心的事情呢。倒是局里面别的人在市公安局犯了事情,那云霜儿处长还不是很担心。

    “这个,这个事情呢,有点不好说啊,我又一个事情想先问问云处长,云处长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啊,我问的问题呢,跟咱们现在出的这个事情,密切相关,”赵琪副局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神秘了。

    赵琪副局长这么一说,云霜儿处长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她心里面又紧接着绷紧了几分,“赵局长,你直接问吧,我知道的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的,呵呵”云处长立刻就回答着这个赵琪。

    赵琪副局长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这个话,心里面立刻就放松了很多,他装着很惊讶的样子,直接就把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国资委里面干部选拔的话题,拿了出来,这一下子就把云霜儿处长给问住了。

    “云处长,我听说咱们城关市金陵县县长要被撤职,这个新任县长要从咱们国资委里面出,而且有两个候选人名单呢,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啊?”赵琪副局长立刻就装模作样的问着云霜儿处长。

    其实呢,这个刘志远的老婆在金陵县境内,差点被强暴的事情,就是他们市公安局下去抓的人,这个审讯和逼供的环节就是他赵琪副局长来负责的,这个赵琪副局长当然就是在第一时间内听到这个金陵县县长曲军要被拿下的事情了,而且候选人的事情,他赵琪也是很早就知道了,现在他装模做样的问着云霜儿处长,这一下子就显得有些虚伪了。

    这个国资委里面要出金陵县县长的候选人,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保密的,但是在现在这个大的社会环境中,消息的走漏速度那可谓是一日千里,反而是越保密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多,所以云霜儿处长有点为难了,按照组织原则,她是不能随便下结论的,因为在这段时间里面,一直考察自己局里面这两个人的是市委组织部的领导干部呢,自己又不是市委组织部的,这说出去的话,也丝毫没有一点的准确度,云霜儿处长立刻就叹了口气。

    “赵局长啊,这个事情呢,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呢,我自己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呢,很有可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散播出来的谣言,这个具体的金陵县那边的事情,我觉得您要是有兴趣的话,还是问问市委组织部那边,我们国资委每天的日常工作忙得很呢,这些事情我还真是不知道啊,不好意思啊。”云霜儿处长一边回避着这个赵琪副局长的话,一边就立刻把自己的声音放的低沉了一些。

    “什么?云处长不知道这个事情啊,那就好,那就好,那就证明这个事情呢,是子午须有,要真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呵呵,前两天还听说这个具体人选是咱们市国资委的张浩副处长和毛小兵副处长呢,这现在一听云处长的这个话,我算是明白了,这个都是没有的事情,呵呵”赵琪副局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的对着云霜儿处长说道。

    “恩,赵局长就不要相信那些谣言了,咱们呢,不论什么那个干部的任命和选拔,还是相信组织部门的消息为好,这样就避免了消息的虚假性,呵呵,赵局长,您还有什么事情吗?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这边还有个文件要修改呢,呵呵”云霜儿处长很显然对这个赵琪副局长有点不欢迎了。

    这个云处长不欢迎这个赵琪副局长,这有两个方面,这第一个方面,那就是这个赵琪副局长在级别上是副处级,跟自己相比,那要相差一个级别呢,再一个就是,这个赵琪副局长提的这个问题还真是一个让云霜儿处长头痛的问题,这个干部提拔前走的都是保密程序,你这个赵琪没有一点的常识,直接问人家单位的一把手,这人家肯定会跟方案的了。

    赵琪副局长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话,这心里面立刻就有点冰凉了,他心里面暗暗的骂道,你们国资委的人还真是牛逼啊,这都犯事情了,还这么牛气哄哄的,看来这次一定要你们出个丑,让广大人民群众都看看你们城关市国资委的真实面目。这样一想,这个赵琪副局长立刻就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他显得很有耐心了。内心的那点火焰,立刻就被压制了下去。

    “云处长,您先不要着急挂电话啊,我还有一个紧急的事情要通知您呢,这个事情十分重要,那就是在昨天晚上,我们市公安局开展了大规模的扫黄打非运动,这中间抓获了贵单位的一个领导干部,我想你们单位派个人来确认一下,办理一下相关的手续,好不好?”这个赵琪副局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自己的声音给提高了。

    他的这个声音就这样突然的提了起来,这一下子就把云霜儿处长说的有点尴尬了,而且还是昨天晚上市里面的扫黄打非活动,局里面的某个领导被抓了,这个就不言自明了,肯定是局里面的那个男领导去鬼混被抓了,一想到这个事情,云霜儿处长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点通红了。

    “这个,赵局长,您详细说说,是哪个领导,出了什么事情?”云霜儿处长这一说到这里,这心里面立刻就有点火冒三更了,在她云霜儿的意识里面,这局里面的领导干部,那素质应该是蛮高的,怎么就去zhaoxiaojie了呢?难道一个个都跟自己的那个瘸子丈夫吴春桥一样,都是喜欢玩女人的下贱胚子?这一下子就把云霜儿处长内心的伤痛给深深的刺痛了。

    云霜儿处长的脸色,从通红逐渐的转为了一阵子的青黑,紧接着就是一阵子的苍白,她的额头上面立刻就渗出了一丝的汗水,那个样子啊,好像在这一瞬间,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呢。

    “云处长,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们市公安局在全是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扫黄打非的专项运动,这个在xxktv的一个包间里面,抓获了贵局的张浩副处长,但是的张浩副处长正在于两个maiyin女在chuang上面从事这maiyin嫖娼的勾当呢,当场就被我们带回了公安局,我们在昨天晚上,一直跟张浩同志的家属联系,但是呢,这个一直没有联系上,这一大清早,只能先和你们国资委联系,因为这个张浩副处长是贵单位的领导,由你们那边来一个人,我们公安局才能放人,要是你们不派人过来,我们就一直关押他。”赵琪副局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变得有些严厉了。

    赵琪副局长的话,在这一瞬间就像是一把利剑,一下子就把云霜儿处长的内心刺穿了,云霜儿处长一下子就把这个局二把手张浩副处长的事情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了,她的身子不由得剧烈都动起来。要知道,这个张浩最近正在接受着市委组织部的考察呢,这个人自己还优先推荐了去金陵县出任县长职位呢,现在他竟然这么放肆,晚上还去zhao,被当场抓获了?这真他娘的是个什么事情嘛。云霜儿处长的内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她不由得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赵局长,这个事情呢,你们要严加保密啊,我先考虑一会儿,稍后我会派人去市公安局,把这个张浩副处长的事情处理一下的,你就放心吧,谢谢您了。”云霜儿处长一边对着这个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琪说完了这个话,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办公电话给挂了,她这一挂电话,心里面的怒火立刻就窜了上来。云霜儿处长这个赵琪副局长通完电话,这一时间还真是乱了方寸,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张浩竟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搞出了这么一个大乱子,这样一来,事情一旦被市委组织部和市主管工业的领导知道的话,那他张浩这次竞选金陵县县长的事情就泡汤了,当然了,这个事情的影响力绝不至于此,他张浩做出了这样的违法乱纪的事情,这个国资委里面的副处长他估计也当不成了,这个事情的影响那是极其恶劣的(..)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