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第303章表达忠心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初入仕途]

    第293节第303章表达忠心

    “哦,一共安排了一百一十几桌,有十桌备用,就餐的客人有近一千个人呢,这个咱们国资委来的不是很多,工业工委的、高老头子生前单位的,还有这个下面企业的来的比较多,今天高小民助理的排场可真是够大呢,这就连以前市里面那个领导儿子结婚都没有这么多的客人,可见咱们高处长的吸引了啊。”蒋平主任一边说着话,一边就不由得叹了口气。

    刘志远听了蒋平这个话,心里面一下子就吓了一大跳,这个参加葬礼的就有一千多的亲朋好友,一个人随份子一千,那就是一百万,这次,高小民真的发了。刘志远这样想着,不由得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高小民胆子还真是大啊,趁着老爹过世敛财。

    “那高处长这次可以弄两套房子了啊,这丧事办得真实赚啊。”刘志远一边打开了这个绿茶瓶盖子,一边就对着蒋平说道。

    这个时候,只见蒋平脸色有点紧张了,他靠近了刘志远,把嘴巴凑在刘志远的耳朵旁边,“刘主任,这个人才来了不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礼金就超过一百万了,我特意去看了一下,咱们局里面的副科级干部以上,每个人都在三五千块呢,那个新来的王凯副处长,就给随了一万块,还有刘克利副市长,人家随的是三万,不晓得是掏的他自己的腰包,还是下面人给添的份子呢。”蒋平说完了这个话,赶紧就把自己的身子站直了。

    “什么,这个刘克利副市长倒是满大方的啊,早就听说他跟高小民的关系很好呢,但是没有想到竟然好到了这个程东了,三万,这还真是吓死人了,不过呢,我觉得,肯定不是他自己随的,”刘志远一边喝了口水,一边就缓缓的说道。

    刘志远在局里面管财务,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了,不说别人了,就自己随的那三千块钱,还有云霜儿处长随的那五千块钱,不都是从局里面的财务支出的吗?当然了,这个事情只有刘志远和云霜儿处长,局办公室主任科员老夏知道,其余人那都连个毛也不知道的。

    “这个呢,也很有可能啊,不像我们啊,这随份子钱都要自己掏腰包呢。”蒋平主任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叹了口气。

    “蒋主任,你是高处长的得力干将,随了有上万把块钱吧?”刘志远一边看着这个蒋平主任,一边就试探性的问道。其实不用刘志远问,这个国资委里面主任级别的,那肯定是他蒋平随的最多,因为蒋平是这个高小民分管的科长,他不随多一点,那还想不想在党委办公室混了?

    “刘主任,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家里面也没有什么钱呢,我就随了五千来块吧,”蒋平一边给刘志远报着数目,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身子往后面缩了缩,他看了看四周,好像是害怕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其实呢,这个蒋平在刘志远的面前撒了个谎,真实的情况,蒋平自己随了一万块钱,这种场合,他才不会对刘志远讲真话呢。要不然,大家你攀比我,我攀比你,这到时候会闹出乱子来的。

    “你真牛啊,我只随了三千,就这三千块钱,我都是很心痛呢呢,几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真他把娘的蛋痛。”刘志远听了蒋平的话,立刻就把自己的数目也报了出来,不过呢,刘志远报的数目是真的,但是这个钱的来路却是假的,他说耗费了自己好几个月的工资,那都是局里面的钱,即便他不随份子,这个钱也不会随随便便进了他刘志远的口袋。

    “我今天上午来的时候,那个高处长姐姐在那里收钱,她跟我认识,你知道见了我第一句话是什么吗?”蒋平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笑了笑。

    “说什么了?”刘志远立刻就瞪圆了自己的眼睛,他认真的注释这个蒋平。

    “人家高小民的姐姐说,这一天收钱,那都要比从银行里面取钱的效率快好几倍呢,一个小时不到,就五十多万进了包厢,你说这个速度够快了吧,呵呵”蒋平主任说完这个话,立刻就缓缓地抬起了头。

    “您好,请进,请进。”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几个客人来了,蒋平立刻就把笑脸对向了这个客人,一时间就没有功夫理会刘志远了。

    “蒋主任,那你先忙了,我随便转转看”刘志远一看人家蒋平开始忙开了,就是赶紧就知趣的走到了一边,缓缓的看着这个宴宾席。

    说实话,刘志远觉得这个席上的酒菜做的不怎么样,上面摆着的都是一般的家常菜,但是就这一桌,都是在一千块钱以上呢,客人们吃上一顿,根本是吃不出什么味道来的,有的在酒宴上面吃不饱,回家还得再私下吃点东西呢,这就是现在的奢侈浪费,真他娘的蛋痛,刘志远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就缓缓地走向了另外一个迎宾的地方。

    这个时候,刘志远刚刚一出门,立刻就看到了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女人坐在那里,桌子旁边放着一个大大的皮箱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宾客区域平面图,刘志远一看这个女人,立刻就明白了,这里就是刚才蒋平所说的那个收礼金的地方。

    刘志远走上前去,对着这个老女人笑了笑,“您好啊,呵呵,今天来的客人应该很多吧。”刘志远一边和这个老女人搭讪,一边就挨着这个女人坐了下来。

    女人一听刘志远的话,立刻就哭丧着脸蛋子,“这叫多啊,才一千来个人,我们家老头子在世的时候,那掌管着一个上万人的大国企呢,现在人死了,就只有那么几百来个人看他,这个社会,有点太无情了。”这个老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地拿起了自己手边的擦巾纸,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刘志远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蒋平刚才说过的,高小民的姐姐,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贪心啊,这都来了一千多号人了,光份子钱就是一百万以上了,你还想怎样啊?刘志远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就缓缓的拿起了这桌子上面记录份子钱的本子。

    “这个我看看,瞅一眼,”刘志远一边对着这个高小民的姐姐笑了笑,一边就伸手拿过了这个小册子。

    “你看吧,这是第三个册子了,上午已经把两个册子都收起来了,毕竟见得人多了不好,咱们这种事情,现在是没有定论的,但是一旦纪委的同志盯上了,那小事情也会弄出个大窟窿来,现在的社会啊,没一点人情味。”高小民的姐姐一边看这个长得帅气的刘志远,一边就咕哝了一句。

    “这个纪委的同志查什么呢,正常的丧失办理,他们不会那么八卦的。”刘志远一边安慰着这个老女人,一边就缓缓地翻开了这个花名册,刘志远这还真是赶得巧,这第一个就看到了蒋平的名字,后面写的是一万块,刘志远一看这个东西,眼睛立刻就瞪圆了,他心里面一下子就在想了,这个蒋平看来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这对着自己撒一个弥天大谎,人家连眼神眨也不眨一下,这种人应该是城府很深的那种了。

    刘志远一边想着这个事情,一边就接着往下面看,这一到下面,刘志远傻眼了,这有些县里面的国资委领导,也是随的三五万,特别是国资委下面的那些企业领导人,一般都在三万以上,在这里,刘志远还发现了成钢集团廖远红的份子钱,不过,这次好像廖远红没有怎么拔尖,她也只是随了三万块钱。看着这个名单表,刘志远的心里面立刻就冰凉了,他缓缓的站起了身子,对着高小民的姐姐微微笑了笑,赶紧走向了一边。

    就在刘志远在这里瞎转的这么一会儿,霜姐的电话立刻就打了过来,刘志远不敢马虎,赶紧就接了霜姐的电话。

    “喂,志远,你在哪呢?先不要逛了,跟我一起会局里面,局里面还有事情呢。”云霜儿处长的声音一时间就变得有些急促了,这一下子就搞得刘志远有点紧张起来。这局里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好的,霜姐,我这就过来。”刘志远回答完霜姐的话,赶紧就转身走出了这个宴宾区,直接向着刚才自己和霜姐分手的地方走了过去。

    没走多远,刘志远就看到了云霜儿处长正在那里翻着手机,“云处长,我来了。”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赶紧就笑眯眯的对着霜姐说道。

    “走吧,开车子,送我回局里面。”霜姐说完话,立刻就把自己的身子扭了过去,直接向着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刘志远赶紧就跟上了霜姐,他的心里面就有点纳闷了,这自己都把份子钱随了,饭也不吃,就回局里面去,很吃亏的。但是云霜儿处长下了这个命令,他刘志远也很无奈。

    很快,刘志远就开着车子,载着霜姐上路了。

    “姐,人家刚刚把饭菜弄好,咱们这不吃饭就回局里面去,真有点不给人家面子呢,现在刚好十二点呢”刘志远一边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一边就对着霜姐说道。

    “你这么想吃饭啊,那你呆会到了局里面,自己开车过来吃吧,这个死人酒席,有什么好吃的,你不怕丧气啊?先回局里面,马市长刚才在电话里面没有说事情,我这在人群里面,吵吵闹闹的,根本听不清楚他说什么呢,回到局里面要向领导请示一些事情呢。”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激动。

    “姐,是不是咱们递上去的那四份候选人材料,出结果了?”刘志远一看霜姐的这个神情,立刻就想到了这个事情,他一时间就有些热血沸腾了,因为他也很想知道这局里面剩余的四个科长,那个要被提拔了。

    “刚才在电话里面,我没有听清楚,马市长也只是说了个开头,这样了,车子里面安静一些,我再给他打个电话。”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再次拿起了手机,直接就拨向了马小泉市长。

    云处长这个动作,一下子就把刘志远的看着有些心惊肉跳了,现在是吃饭时间呢,霜姐这样打搅人家马小泉市长,领导会不会怪她啊?这样一想,刘志远的额头上面立刻就留下了一丝热汗。

    其实刘志远的担心是多余的,人家马小泉市长这刚刚给云霜儿处长才挂了电话,因为信号不好,加上旁边的人群比较嘈杂,所以两个人没有说几句话,立刻就挂了电话。这两个时间段,相隔不到几分钟呢,马小泉市长这会还在办公室批阅文件呢。

    “嘟嘟嘟,嘟嘟嘟”突然,就在马小泉市长刚刚把手中的笔杆子放下里的时候,自己的手机立刻就响了起来,马市长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是云霜儿处长打来的,于是他赶紧就接了电话。

    “喂,云处长啊,现在信号好一点了啊,你那边也不吵了。”马小泉市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高兴了,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温和、平易近人,听的云霜儿处长心里面还是满舒服的。

    “马市长,真的很抱歉啊,刚才我在我们局里面,高小民助理父亲的丧宴上,这个高小民的父亲,昨天刚刚过世,这今天人家就下葬了,我这个做单位领导的,到场去看了看,”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示意刘志远把车子开的慢一些,这样信号会更好一些。

    刘志远看着霜姐的手势,赶紧就把车子开的慢了一些,这个时候,云霜儿处长专心的讲起电话来。

    “哦,你们局里面有人家里面出事情了,这个你应该去,应该去。事情办完了吧?”马小泉市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关心这个云霜儿的行程了。

    “马市长,我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是去那边看看,现在正回局里面呢,您打电话有什么重要的工作指示啊,您现在说吧,我洗耳恭听着呢。”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客气。

    刘志远听着他们的谈话,这心里面一下子就绷得贼紧了,因为他心里面清楚,这个马小泉市长肯定是要跟云处长说那个最新选拔出的副处长的事情了,这市委常委会议的速度还真是快,一天的时间,就把这个最后一名副处长的人选给定下来了,刘志远一想到这个事情,脸上立刻就有点发红。

    “霜儿,今天呢,你们单位送来的这四位正科级干部的档案和简历,我们市委常委会议的成员都一一看过了,这个时间段呢,全国都在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呢,所以呢,根据中央和省委的一些指示精神,我们要把一些有能力,长期从事党务工作的人提拔上来,这个文件精神的只要所指,就会各个单位里面从事党务工作的人,毕竟咱们还是党领导下的国家体制,对吧。”马小泉市长说道这里,立刻就停顿了一下。

    听了马市长的这个话,云霜儿处长的心里面一下子就有点吃惊了,从这个马市长讲话的重点意思上面来判断,局里面从事党务方面的工作,除了局党组的五位成员外,那就是这个局党委办公室的主任蒋平了,难道这个市委常委会议研究了一上午,就选出了这个蒋平出任副处长?云霜儿处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在当前国资委的主要运营板块业务中,国有企业正处于这个快速发展和壮大的时间段,这个时间段里面,国资委最需要的是业务型的的干部,而不是党务型的干部,今天上午报送过去的名单中,有产权科科长、改革科科长,这两个正科级干部长期从事市里面国有企业的改革发展事业,这对国企改革有着很丰富的经验呢,这市委常委会议不选择他们中间的某一个,却把这个好事情落到了党务工作者的头上,云霜儿处长立刻就有点想不开了。

    “哦,马市长,您说的这个意思是咱们市委常委会议上面大多数领导的意见吧,不论常委会议确定由谁出任这个最后一名副处长的职位,我云霜儿都是支持的,您就说吧,”云霜儿处长一边想着这个事情,最上面确是另外一个说法。

    云霜儿处长的话,让马小泉市长听了很满意,他们作为市领导的,就是喜欢下面的干部有一种服从的命令,这是我们中国政治体制里面的一个大规则限定的,不管上级安排哪个人上台,要下面做的事情没有别的,唯一做的就是服从和支持,这也就是所谓的稳定局势不能乱,一个单位如此,一个国家更是如此。

    “恩,霜儿,你这个话我怕喜欢听,那我就把今天上午,市委常委会议的决定给你直接说了吧,我们经过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讨论,商量,最后决定,从你们国资委提供的这四名正科级干部里面,选出了国资委党委办公室主任蒋平同志,出任咱们国资委的第四名副处长职位,这样一来,咱们国资委在党务方面,还是离党委比较近了,方便办事情。”马小泉市长说完了这个任命决定,立刻就停下了。他想听听这个云霜儿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马市长,市委常委会议的这个决定十分英明,咱们不论哪个单位,说实话,这做党务工作的人员,都是很尴尬的一个境地,这很多人干了一辈子的党务工作,都没有得到提拔,所有现在很多单位的党务工作基本上是一盘散沙,咱们市委市政府领导能在我们国资委启用党务工作干部,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代表国资委党委,对市委市政府的这个决定,表示感谢,同时我坚决支持市委市政府领导的这个安排。”云霜儿处长听了马小泉市长的这个话,赶紧又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忠心。

    “恩,很好,霜儿,你的思想的确很敏锐,这也看到了咱们政府机关里面党务工作者的一个艰难履职生涯啊,你这番话说得很诚恳,我很欣慰,现在的干部,能有你这么想的,已经很少了。”马小泉市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地叹了口气。

    云霜儿听了马市长这开始夸自己了,她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这看的旁边的刘志远还以为马市长给了霜姐什么好处呢。

    云霜儿在片刻的高兴之后,立刻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马小泉市长前几天安排过来的另外一位副处长王凯,本来马小泉是想让这个王凯出任国资委的第二号副处长的位置的,但是昨天,云霜儿和刘志远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单独和这个王凯副处长谈话的时候,王凯的那些举动,严重的影响了他在云双霜儿处长心目中的形象,所以云霜儿处长这会儿想的是,把这个王凯的位置给调一下,这样一来,也能避免这个王凯对自己的位置产生威胁。

    那当然了,这王凯是以前的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这一旦成为了国资委的第二把手,就是自己国资委主任的接替者,一旦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那市委市政府直接跟省厅打个招呼,就能把自己给换掉。所以市委市政府安排这个王凯来,对云霜儿处长那还真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相对于这个王凯副处长出任国资委的第二把手,云霜儿觉得还不入让这个既懂得国有企业改革运营,又对自己威胁较小的李小露出任国资委的第二把手,这样似乎更加妥当,这样一想,云霜儿处长的心里面立刻就铁定了一个主意。

    “马市长,除了刚才你说的那个事情外,我还想跟您商量一个事情,希望您能仔细考虑一下。”云霜儿这样想着,立刻就把这个事情给提了出来,她的话里面充满了一丝的zhanli。因为她心里面还真是没有底,这个王凯可是马小泉市长的心腹,自己要排挤他的心腹,你说人家马小泉市长能答应吗?所以,云霜儿处长心里面有点担忧。

    马市长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这个话,眉头立刻就皱了一下,他立刻就想到了这个云霜儿处长又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谈条件了,这个云霜儿对刚才市委市政府的任命没有任何异议,这就表明她肯定会在下面的谈话中,提出什么条件的,这人都是这样,你让人家一个单位的主要领导人什么条件都不提,老老实实的受你这个市长的摆布,那样就没有一点自主权了嘛,所以,这个云霜儿下面的话,马小泉市长还是有这充分的心理准备呢。

    但是,马小泉市长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云霜儿要跟自己谈的这个条件,竟然是把自己的心腹王凯安排在国资委的第三把交易上面,马小泉对于这个事情,那真的是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的。

    “马市长,咱们国资委最近几年的只要工作内容,是业务板块的运营,和对下面的国资企业发展经营的指导,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这个成钢集团的上市计划,我觉得在这个业务板块上面,国资委里面副处级领导的比重太轻了,所以呢,在这个人数不多的情况下,应该增加搞业务人员的含金量,因为单位的主要业务是由他们来指导完成的,没有了他们,咱们市国有企业的发展,那就会放缓很多。”云霜儿处长说完这个话,立刻就松了一口气。

    “哦,霜儿,你说的这个问题也是存在的,确实呢,咱们国资委目前的业务部门比较特殊,这个国企改革和产权发展,还有上市等一系列的问题,真的需要一批得力的人才呢,你说说你的看法吧,让我这个市长听听,要是你的建议好的话,我就给你拍这个板,呵呵”马小泉市长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话,心里面一下子就有点热情了。

    不论哪个领导,不管他是将要退休,还是正值年富力强,政绩那都是第一位的,这要是他在退位的几年时间里面,把政绩搞上去了,这人家就可以把你退下来后,安排在政协,但假如你在退位的时候,政绩没有什么起色,那就别想着退休后安排什么政协了,直接回家养老吧。这就是从政人员的现实目的。

    “马市长,我觉得咱们国资委现在的领导组成中,李小露同志的业务能力是最强的,她现在负责着成钢集团的上市规划,所以我想给您提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咱们国资委目前的领导排序的问题,我觉得,李小露懂业务,是个干事情的好手,这国资委的第二位副处长应该有她来出任,您前两天确定的王凯副处长出任国资委第三号副处长,这个新选上来的蒋平出任第四位副处长,高小民国资委主任助理的头衔不变,马市长,你看我这个提议怎么样?”云霜儿处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自己的声音压低了许多。

    说实话,她这刚才想的时候就很没有底气,现在一对马小泉市长提出来,这更没有底气了,云霜儿脸上立刻就变得有些通红了。

    这边的市长马小泉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话,心里面一下子就有点尴尬了,这个云霜儿提出的这个想法,直接就打乱了自己对王凯的一系列安排,马小泉市长不做声了。

    此刻的马小泉市长陷入了一种被动的局面,他真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在市委常委会议上面把这个国资委领导的排序给定下来,这下子让这个云霜儿处长抓住了一个机会,马小泉市长缓缓的叹了口气。

    “云处长,你说的这个问题呢,确实是个比较重要的事情,这样吧,我在跟主管你们国资委的刘克利商量商量,过两天给你个答复,好吧,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呢,你该不会不想让我这个市长不吃饭把,呵呵”马小泉市长一边掩饰这自己内心的矛盾,一边就显得十分的温和。

    “好的,市长,那您就先吃饭吧,这个事情不着急,我就是征求一下您的意见,那就先这样了,挂了哈。”云霜儿处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挂了马小泉市长的电话,她这电话一放下来,心里面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刘志远看到了霜姐脸上表情的边,不由的心里面有点着急了,他刚才已经听出来了局里面有重要的人事变动了,这立刻就想张嘴问问霜姐。

    但是,霜姐这个时候似乎心里面有点乱,只见她缓缓地把自己的目光盯向了窗子外面,搞得刘志远心里面七上八下,一点也不想造次了。

    “志远,你觉得市里面这次会提拔那个科长啊,就咱们上午送过去的那四位正科级干部,你说说你的想法,让我看看你的眼光。”突然,就在刘志远刚刚把自己的目光盯向前方的时候,云霜儿处长立刻就打开了话匣子。

    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这个话,这心里面一下子就有点紧张了,因为他心里面明白,这市里面已经做了决定了,答案霜姐的心里面清清楚楚呢,自己这一说,准错,刘志远立刻就紧张的额头上面出了汗。

    “姐,你这不是在捉弄我吗?马市长刚刚给你说了提拔的人,你现在就问我,说实话,我对咱们局里面这四位科长,还真是不怎么了解,就党委办公室的蒋平主任,我还是比较熟悉的,这其余的几个,我平时就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几次,不是很熟啊。”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赶紧级回答道。

    “哦?那你说说,你对这个蒋平主任的看法,”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心里面一下子就有点纳闷了,该不是刚才自己和马小泉市长通电话的时候,这个刘志远在一旁听到了?云霜儿处长这样一想,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个蒋平主任啊,我觉得城府是比较深的,他做的事情,不会告诉别人真实的情况,不说别的,就说今天这个高小民处长父亲的丧事,咱们都随了分子钱,我今天问他随了多少,那家伙告诉我是五千,这我当时还真就相信了,后来我去了那个收礼金的地方一看,我眼睛都瞪直了,那个蒋平竟然直接就随了一万块,这个家伙,应是给我说是五千呢,你说说,霜姐,这个人可怕不?睁着眼睛骗我呢。”刘志远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显得对这个蒋平有点小意见了。

    “呵呵,人家这才叫聪明,实不相瞒,这次市里面选出来的副处长,就是这个蒋平,”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缓缓地说道。

    刘志远一声霜姐这个话,心里面一下子就冰凉了,这怎么可能,一个干了十来年的党办主任的蒋平,又没有什么卓越的领导才能,也没有什么业务经验,这一下子就从党委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面窜到局副处长的位置上面来了?刘志远的眼睛立刻就瞪大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什么,是蒋平,这,这个也太没有谱了吧,怎么可能是他啊,就他那样,一巴掌拍不出个不字来的家伙,竟然能被提拔,霜姐,我觉得这个事情里面有鬼啊。很不正常呢,”刘志远听了霜姐这个话,立刻就显得有些激动了,他从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上面。

    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这个话,她倒是显得十分平静,这个无可厚非,领导拍了板子的事情,那就是事实,你下面的人即便再怎么不服,那都是很愚蠢的行为,只会把自己的搞得心情不好,别的,并不会改变什么。

    “呵呵,志远,你想不到吧?其实呢,刚才我也没有想到,我原本以为市里面这次提拔的是产权科和发展科的两个科长,他们中间出一个才合乎情理,可是,没有想到是蒋平这批黑马啊,”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又叹了口气。

    “姐,我就不明白了,马市长没有说提拔的相关政策吗?市里面是根据什么样的提拔条件来操作这个事情的,八成是这个蒋平有很重要的关系吧,这个平时也没有听说啊,要是这个蒋平以前就有关系,那不早提拔了吗?何必要等到现在,都四十来岁的人了,这才提拔骨副处,半辈子都埋进了黄土呢。”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很不服气。

    “你啊,就知道小看人,蒋平同志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不过呢,马市长给了我一个很有力度的依据,那就是这次市委市政府提拔的对象,侧重点是党务干部,而咱们国资委的这个做党务的干部就是蒋平,所以这次他就占了这个光了,”云霜儿处长一边看着刘志远那不服气的脸蛋子,一边就显得十分的平静。

    “什么,做党务的,这不是瞎扯嘛,咱们国资委里面重要的是业务部门,这个党务在咱们国资委里面算什么啊,他蒋平整天就是做一些新闻,搞一些活动,你让他去做具体的国资系统的改革什么的,他能做出来才怪,咱们市委市政府的这个任命,真的是瞎眼了,照这样,他们还不如把这个副处长的位子给我呢。”刘志远立刻就发起了牢骚。

    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心里面也有同感,不过她不能助长刘志远的这种消极情绪,因为她心里面明白,市委市政府的这次提拔,还是很符合国资委得宗旨的,因为国资委并不是什么业务型的的政府机构,它是个党委部门,具体的业务直属于单位的工作内容。

    “志远,你这话说的很错误了,咱们国资委是党委部门,是属于党委直接管辖的,你看看你说的这个话,一点水平也没有。每个占委字的部门,他都是以党务为首要任务的,所以你在这个认识上面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云霜儿处长立刻就提醒着这个刘志远。

    “咱们的具体业务,那也是在党委的领导下展开的,干什么事情能离得开党委的领导啊,你这个家伙,一时间脑子一热,就开始乱说话了,我可警告你啊,在别人面前千万不能这样说,你这样一说,别人会觉得你很不懂东为领导的深刻含义呢。这次市里面的提拔,方向是很正确的,从这以后呢,咱们国资委就要党务和业务一起抓,两手同时抓,两手都要硬,这才附和中央,省委的、市委市政府的相关精神呢,明白了吗?”云霜儿处长刚才似乎没有说完,立刻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刘志远听了霜姐这个话,心里面刚刚燃起来的那点傲慢气焰,立刻就被压下去了,他立刻就缓了缓自己心里面的不服,“霜姐,我知道了,呵呵,我也就是随便发发自己的牢骚,在别人的面前,我是不会说那么多的。人家蒋平主任的运气好,现在是我们局领导了,这个我必须服从领导的指挥,您就放心吧,”刘志远赶紧就对着霜姐承诺着。

    “恩,你这样说就对了,不过呢,你应该对人家蒋平改口了,应该叫蒋处长了,不能一个开口蒋平,闭口蒋平的挂在嘴边了,呵呵,到了,下车吧。”云霜儿处长说完了这个话,车子已经驶到了国资委的门口了,只见霜姐立刻就下了车,刘志远缓缓的把车子开向了停车场。回到了局里面,刘志远立刻就叫了两份外卖,一份给云处长,一份自己吃(..)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