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41章来我办公室一下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初入仕途]

    第332节第341章来我办公室一下

    “这个,你父亲不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吗?怎么就不能完事?难不成云部长还要城关市方面撤了成钢集团的廖远红啊?这又不是。。。”刘志远一下子就说出了这个话,他自己可能是无心的,这话一出口,竟然就觉得好像就有这种可能,刘志远再就没有往下说了。

    “又不是什么?你继续啊,我还真是告诉你了,志远,我父亲因为今天的突发事件,那气啊,一时半会压根就消不了,这不,就给市长马小泉打了个招呼,看看有没有别的合适人选,出任成钢集团的老大,他已经在暗示要市委市政府领导给成钢集团换帅啊。”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叹了口气。

    “这个,这怎么可能啊?成钢集团。。”刘志远一时间就被霜姐说的这个突然情况,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了,成钢集团的廖远红总经理,和他刘志远那可是关系很好的,两个人相互帮忙了好几次呢,这现在云广利部长要找廖远红麻烦,你说他刘志远能不着急吗?

    “好了,志远,别在电话里面说了,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咱们商量一下这个事情。”云霜儿处长突然间就挂了电话,这一下子就搞得刘志远又一次的恍然了。

    只见刘志远放下了电话,直接就走向了霜姐的办公室。因为今天午宴,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云广利宴请国资委的,所以整个国资委里面洋溢着一种很喜人的气氛,一路上刘志远看到的每个人,脸上都是一阵子得意的神色。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顿饭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杀机,就因为省委组织部领导去成钢视察指导工作,发生了突发事件,国资委的刘志远冲上来救了云广利的驾,这直接就让云广利对成钢集团的安全生产问题,直接提上了日程,云广利为了感谢国资委的这次英勇事件,宴请国资委的领导干部,但是对于成钢集团的总经理廖远红,那直接就是一个字,撤。

    刘志远心里面充满了悲凉的感觉,他现在才知道,这个云广利部长的灌威有多大,这放在平时,云老头子还是满和蔼的一个人,压根就没有什么脾气,可是现在一出这个事情,他一句话就是一个命令,这一句话,堂堂的正处级干部,成钢集团的总经理廖远红就要被免职,这就是官威。这样想着,刘志远终于明白了这个官场的可怕。

    先不说别的吧,人家廖远红从一个小小的公务员,混了七八年时间,甚至是十来年时间,才爬上了一个正处级国企老总的宝座,这就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事故,直接被他云广利免职,这还真是有点可惜呢。

    这真是人有不测风云,天有旦夕祸福。

    刘志远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就赶紧走进了云霜儿处长的办公室,他这一进霜姐的办公室,就看到霜姐整个人已经站起了身子,好像是在专门等着刘志远的到来。

    “云处长,我来了,”刘志远一看到霜姐这样子,赶紧就对着她打了个招呼,这个时候,只见霜姐赶紧就动了一下面子,显得放松了很多。

    “志远,你先坐吧,今天这个事情啊,确实是突发事件,我个人呢认为,这个事情很难办呢,很多人想保住廖远红,你对这个事情怎么个看法?谈谈你的意见。”云霜儿处长一边让刘志远坐下来,一边就缓缓的盯着他的脸蛋子。

    刘志远被霜姐这么一说,立刻就意识到这个廖远红的事情,似乎牵扯了很多人在里面,这样一来,云广利部长的这个命令,就有点难以执行下去了。不过呢,这就要看这位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权威了,要是他坚决要这个廖远红为这个事情负责任,那廖远红这个总经理是非下课不可的,要是云广利部长要廖远红下课的就决心不大,那廖远红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这样一想,刘志远立刻就似乎有点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局势,只见他缓缓的抬起了头,目光立刻就盯向了霜姐那有些刚毅的脸庞。

    “云处长,今天这个事情呢,确实属于偶发事件,但是事件的主要原因,还是在成钢集团的身上,这就不免要问责成钢集团的领导人了。这个生产安全重于泰山,我想不止省委组织部领导知道,我们大家都知道,今天这个现场的情况,换了云部长,假如是你,或者是马小泉市长,更或者是刘克利副市长,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会怎么想这个问题。”刘志远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认真。

    “我可是抱着云部长从那个叉车下面逃生的,当然了,这一方面是我们的命运好一点,上天注定我们不出事情,另一方面,我的身手敏捷在这里面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今天的那个场景你们也看到了,要是我反应迟一点,那个叉车就有可能伤到你父亲,云广利部长,这可是省委的领导啊,所以呢,平心而论,我觉得这个时间,责任还是成钢集团来出人背,这个事情可不是个小事情,等于是冲撞了省委领导,别说一个廖远红,就是一个局级干部,说免那也就免了。”刘志远一边看着云霜儿处长,一边就说这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理解。

    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这个分析,心里面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她似乎也回到了当时事件发生的现场了,还真是那样,要是刘志远今天的动作稍有点差池,那自己的父亲,更或者那两个市长,都会出现人身生命安全危险,这个事情还真是很严峻啊。云霜儿处长这样想着,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志远,事情呢,就是你说的那样,当然了,你是站在省委领导的哪方面来考虑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站在咱们城关市这方面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首先,这个事情是个突发的,偶然性的事件,成钢集团我们大家都参观了好多次了,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安全隐患,偏偏这次省委组织部领导去就出了这个问题,这只能说明这个事情是个案,应该予以理解。”云霜儿处长说道这里,立刻就停顿了一下。

    “这接下来呢,成钢集团近几年来一直在廖远红的带领下,业绩出现了蒸蒸日上的局面,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好局面,所以,我们各方面的领导才看准了这个企业,要求它上市,而在这个上市的过程中,掌舵人是廖远红总经理,这就离上市的日期在几个月了,各方面的审核和财务核算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你现在一下子就要传出来撤换人家的总经理,这影响可真不好啊。”云霜儿说完了这个话,目光再次盯向了刘志远。

    “霜姐,你说的这些,都是实情,我听出你的意思了,你是想保这个廖远红,那市里面领导的意见呢?”刘志远突然就问起了霜姐这个问题。

    其实这很多人事任免的问题,并不是一个人来决定的,这最终的决定还是要靠各方面的力量综合发挥的结果。现在云广利部长是在气头上,他肯定是说你们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我换下去,不换了,我就很不高兴,我一不高兴,那后果是很严重的。但是市委市政府领导们呢,他们也有自己的考虑吧,这个人到底能不能撤,她现在担任的政治角色是什么,撤了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样市委市政府层面上会有一个统一的认识。这个认识就是用来反驳云广利部长的,两方面的意见经过碰撞,这最后才能达成一个中肯的意见。

    当然了,市委市政府这边的意见,市长马小泉在之前已经给云霜儿处长说了,不过他们没有正面跟云广利部长说这个事情,而且要云霜儿把市委市政府这边的意见,带给云广利部长,这样一来,避免了市委市政府领导和省委领导的正面冲突。

    “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意见呢,廖远红对成钢集团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棋子,要是廖远红被撤了,那成钢集团的上市就会留下一个juda的隐患,所以市长马小泉给我再三叮嘱,要我把这个事情给我父亲说说,哪怕是求点情,弄点私人关系,也要把这个廖远红保下来。”云霜儿处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自己的目光盯向了刘志远。

    “什么,马市长要你动用私人关系,也要把廖远红保下来,看来咱们市委市政府终于意识到这个廖远红对全市经济发展的影响力了,呵呵”刘志远听完了霜姐的话,立刻就笑了笑。

    “霜姐,你觉得你能说服了你父亲吗?今天那么大的一个突发时间,他指不定现在还在气头上面呢,就凭你那一两句话,他能听得进去,我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悬啊。、”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摇了摇头。

    “这个我知道啊,所以我就找你来啊,看看你这个救人的大英雄,能不能发挥一点余热啊,这次廖远红总经理可就靠你了,志远。”云霜儿处长突然话锋一转,直接就把赌注压在了这个毛头小伙子刘志远的身上,她这话一出口,刘志远一下子就惊呆了。

    “什,什么?霜姐,你这不是开玩笑吧?你自己都不去,现在这个时候,你要我去,我这一去,直接就装抢眼上了,人家云老估计连我今天救他的情分都直接抛一边了,说不定还会大骂我一顿呢。”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赶紧就有些胆战心惊的说道。

    他说完了这个话,赶紧就把自己的头低下了,有点不敢看霜姐的脸蛋子,这个时候,刘志远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压力,自己这上午在危机时刻救人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给云广利部长留下一个好印象,为自己以后的仕途发展买点保险啊?像这种事情,很多人好几辈子都碰不上一次呢,现在自己阴差阳错的撞上了这个好事情,但是为了一个廖远红,就要自己把这个上天赐予的恩惠,直接抹掉,去为这个廖远红求情?刘志远一时间就有点懵了,他还真是怕这个云广利部长会反过来教训自己一顿呢。

    “姐,咱们就没有别的方法了,这我才刚刚从医院里面出来,你看,这又要迎着狂风暴雨往上面冲,您是不是考虑一下,让我保存一点实力啊,。。。”刘志远一时间就有点怂了。

    “好了,不要那么怕事情,我父亲他也是人啊,你怕什么啊,就是要你去帮廖远红总经理说个人情,你看看你,成什么样了,真的是,这样吧,酒宴上面呢,人比较多,级酒宴以后吧,这样人少一点,我父亲才能趁机会听进去,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多么可怕,你要知道,这次是你救了我父亲,他心里面对你是存在着好感的,你这一说,他就能接受,这别人一说话,他会反感的。”云霜儿处长说完这个话,立刻就坚定了自己的目光。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霜姐,其实我觉得吧,那是你父亲,你说效果更好呢,这个。。”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立刻就想把这个担子又推到霜姐的身上,但是,此刻的云霜儿根本就不允许他刘志远反驳。

    “志远,你觉得我父亲这个时候会听我的话?这你就错了,解铃还需系铃人,你这是为了救他去的医院,这他一看到你没有什么事情,也就把成钢集团的这个错误,不会看的那么重了,这样一来,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就会变强,你提的要求,那就会发会作用,明白吗?”云霜儿处长立刻就对着刘志远说道。

    “霜姐,我觉得这个事情呢,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妥,这个你父亲已经下了这个心思了,你要让他直接把自己说出去的话,再收回去,这恐怕还真是有点难啊,要不这样,我觉得咱们可以给她廖远红垫上一个人,把他们主管安全生产的副总给撤了,到时候在你父亲的面前也好说,你看这样行吗?”刘志远立刻就补充道。

    “你的这个想法是正确的,我们现在就等老头子一句话,要是老头子答应了,我们就把成钢那个主管安全的副总给换掉,这个方法市长马小泉早都想到了。这不要一个先把老头子的气给消消嘛,所以我才想到了你,”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轻松起来。

    “这样啊,好的,霜姐,既然是市委市政府领导都拉不下来这个脸色,还是我去给老头子说说,要是不成,你们也不许怪我啊,毕竟人家云部长是省委组织部的人,今天的这个事情影响也不是很好,”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走出了霜姐的办公室。

    霜姐看着刘志远这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心里面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于是她立刻就拿起了自己办公桌上面的电话,直接拨向了市长马小泉。

    此刻的市长马小泉,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审批文件呢,成钢集团今天上午出的事情,还真是让这位大市长有点头痛,突发的意外安全事故,差点就在省委组织部领导的身上出现,这今天要真是的发生在了云广利部长的身上,估计他这个主管市政府全面工作的市长,就得被免职。

    马小泉市长还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后果的,所以当事情的影响力降低之后,马小泉关于云广利部长对成钢集团老总廖远红任免的决定,他马小泉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让云广利的女儿,去跟她老父亲说情去,自己却躲在了一边。

    这就是官场里面的凶险,不管你到了那一级的领导,有的时候,出风头直接会影响了自己的仕途之路的,所以很多的人宁愿让别人去捅这个马蜂窝,而自己则不愿意第一个出面。

    “嘟嘟嘟,嘟嘟嘟”突然,就在马小泉市长刚刚放下自己手中的笔时,桌子上面的电话立刻就响了起来,市长马小泉赶紧就拿起了桌子上面的电话,顺便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国资委的一把手云霜儿打来的,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

    “喂,是马市长吗?我是国资委的霜儿。”云霜儿这一接通电话,立刻就对着市长马小泉温和的说道。

    “哦,霜儿,廖远红那个事情,你给你父亲提了没有,现在廖远红能不能保住,就要看你的了,”市长马小泉立刻就有些着急的说道,他的语气在这一瞬间就变得低沉了很多,总马小泉的语气里面,可以听出这个廖远红在城关市领导心目中的地位。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成钢集团马上面临着上市,这个内陆城市,一个企业的成长力,直接就回牵动着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所以,市长重视的是经济型人才,而不是具体的某个人。

    “马市长,这个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呆会午宴的时候,我去跟我爹说一下,行不行就只能看他老人家的意思了,也确实,今天的那个事情事发突然了,这成钢集团的安全生产,还是必须提到一个高的位置上面来,才能确保以后尽量少发生这些安全事故。”云霜儿处长听了马小泉市长的话,赶紧就温和的说道。

    “霜儿,你说的这些,咱们以后肯定是要加强监管的,但是眼下呢,你那边这个事情还是比较重要的,你千万不要麻痹大意了,跟老头子好好说,不能意气用事。”马小泉市长叮嘱完云霜儿处长,这就想着挂电话了。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云霜儿处长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云广利部长宴请国资委的人,市委市政府领导来不来呢?从父亲的本意来看,要是需要市委市政府领导来陪伴,他应该在吃饭前就会打招呼的,但是这次午宴,省委组织部的人没有人给国资委交代什么,这就说明了一个信息,这次吃饭,父亲不想市委市政府领导跟在后面。

    “马市长,这今天的午饭,咱们市委市政府领导应该也一起来吧?我这边让酒店备出了一席,您看这。。”云霜儿处长说完这个话,立刻就显得有些紧张了。因为她或许内心深处已经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现在还要在马小泉面前说出一些面子上的话。

    从云广利部长到城关市的那天起,这城关市的领导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形影不离,这连续几天来,搞得云广利部长的心里面也有些烦躁,于是他就想改变一个方式,趁着这最后一次的午宴,和国资委的同志吃顿饭,不要市委市政府领导陪同了,这样的话,吃饭的氛围稍微能有点宽松。

    马小泉市长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话,立刻就笑了笑,“霜儿,今天的这个午宴,你们国资委的领导干部和老同志一起享用吧,我们就不过去了,我们这都赔了他老人家好几天了,他肯定腻味了呢,你们要把领导陪好,这是省委组织部领导在咱们城关市考察的最后一次用餐,不要出什么差错啊,呵呵,就先这样了,等领导走的时候,你把事情的结果告诉我一下就行了。”马小泉市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挂了云霜儿的电话。

    云霜儿处长给马小泉市长打完电话,已经快到开饭的时间了,于是云霜儿处长赶紧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向了局办公室主任刘志远。

    “志远,现在时间马上到午宴的时间了,这样,你跟我一起过去,接省委组织部领导,一起用午宴,”云霜儿处长说完这个话,立刻就挂了刘志远的电话。

    其实云霜儿处长的这一招用心也是很深的,她想让刘志远呆会在自己老爸面前露下脸,表明自己的身子骨没有事情,这样一来,云广利部长就对成钢集团今天发生的事情,能够有点别的看法,肯定不会再往严重的方面去想了。只要领导的想法一得到改变,成钢集团换帅的问题,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云霜儿处长这挂完了电话,立刻就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这个时候,只见刘志远也出了他的办公室,直接走向了停车场。云霜儿处长看着刘志远那走路的背影,这心里面一下子就显得十分的高兴,因为这一次主要就看刘志远的了。

    没几分钟,刘志远就把云处长的车子开了过来,云霜儿处长稍微低了下头,整个人就坐进了车子里面,这个时候,只见刘志远面无表情,似乎是被廖远红的事情压得有点喘不过起来。说实话,这种向大领导求情的事情,他刘志远还真是第一次干,这也相当于一次面对面的上访呢。

    “霜姐,局里面的人员你都安排好了吗?他们是不是现在也动身,先去酒店啊?”刘志远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就认真的问着云霜儿处长。

    “哦,这个啊,早抖安排好了,我都忘了告诉你了,这个事情我让廖伟军去安排的,那个时候你还在医院里面呢,我还以为你伤势比较重,得休息几天呢,没有想到你竟然一点事情也没有,可喜可贺,呵呵”云霜儿处长说完话,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前方。

    “那点小意思,还想伤着我,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还真是被那大家伙还吓住了,但是到了后来,我才觉得,那东西就是笨重,没啥可怕的,你看看我当时,抱着你父亲,还不是那样就轻易避开了危险源,呵呵”刘志远一边说着大话,一边就踩了踩油门,车子立刻就想着云广利部长他们住的酒店方向驶了过去。

    “你就吹吧,当时我都为你捏了一把汗呢,我从心底要感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父亲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呢,当然了,你也不要骄傲,这个廖远红的事情,你可得重视一下,不能让这么一个好干部,就因为一次这样的意外事故,就被免职了,这样我想你心里面也不会好受的。”云霜儿处长看了一眼刘志远,立刻就面无表情的说道。

    “姐,你就放心吧,我心里面有数,这个廖远红平时跟我关系还不错,我以前有个远房亲戚都是她帮忙弄进了成钢集团呢,这次出了这个事情。就是你们不说,我也会想办法解救一下她的,呵呵”刘志远一边向霜姐承诺着,一边就显得十分的认真。

    “嘟嘟嘟,嘟嘟嘟”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刘志远的手机立刻就响了起来,这一下子就把刘志远惊得有点突然了,他赶紧就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是老婆佳丽的电话。

    “好了,你先接电话吧,我来开一会,”霜姐说完话,立刻就示意刘志远先把车子停下来,她自己坐上了驾驶位,让刘志远上了副驾驶位。

    “那不好意思了,霜姐,我老婆的电话,我接了哈。”刘志远一边稳当的做在了副驾驶位,一边就对着霜姐笑了笑。

    “赶紧打你的电话,那么多话。”霜姐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有些生气的看了一眼刘志远,直接把头扭了过去,她似乎有点吃刘志远老婆的醋。

    刘志远被霜姐这么一说,这才缓缓的接了老婆佳丽的电话,佳丽这几天因为身子的缘故,所以就请了假,一直在岳父母那边住着,没有去上班。她这一不去上班,一部分时间呢,就是在家里面看电视、和父母打牌,另外一个事情呢,就是把目光盯紧了丈夫刘志远的单位,刘志远这边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老婆佳丽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得到消息。

    这不,刚才佳丽就听说丈夫刘志远在陪同省领导参观考察下面企业的时候,被车撞了,于是赶紧就打电话过来,询问一下事情的进展情况。

    “喂,佳丽啊,怎么了?家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刘志远这一接通老婆佳丽的电话,立刻就关心的问道。

    电话那边的佳丽一听老公这个时候还关心家里面的情况,这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了很多,丈夫刘志远能关心家里面的情况,这就说明他的身子骨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样一想,佳丽的声音立刻就提高了一个八度。

    “家里面很好啊,志远,我刚才听一个朋友说,你上午被车子撞了,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也没有见你给家里面来一个电话,报个平安。”老婆佳丽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埋怨这个刘志远。

    刘志远被老婆佳丽这么一说,心里面还真是有点恍然大悟了,自己出了事情竟然没有给老婆打电话,到现在竟然让老婆亲自打了过来问自己,这样一想,刘志远的心里面难免有些过意不去了。

    “老婆,对不起啊,我这刚才去了医院里面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事情,才出来不久,单位领导又要我们去陪同省委组织部领导一起吃饭,所以就没有来得及给家里面报个平安,真的不好意思,让你担心我了,呵呵”刘志远听了老婆佳丽的话,赶紧就温和的回到道。

    “恩,你没有事情我就放心了,这以后啊,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现在是一身两命啊,我可不想孩子在出世后,就没了你这个做爹的,呵呵,开玩笑的,还有啊,以后出现了什么事情,你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说明情况,不要总是一个人硬抗,那样你会很累的。”佳丽听了老公刘志远的话,立刻就小声说道。

    “这个,我知道,不过今天这个事情,我们单位都是封锁了的,你是从哪个朋友那边听到这个消息的啊?叫你朋友不要乱传这个事情了,传播多了,对他不太好呢。”刘志远一边回答这老婆,一边就告诫着老婆,不要把这个事情传开了。

    “这有什么啊,事实总是要被爆出来的啊,你们这个上没有上新闻啊,要是上了新闻,估计能给你封个救人英雄呢,呵呵”佳丽听了老公的话,立刻就不以为然了,她显得十分的高兴。

    “好了,老婆,你就不要闹了,今天的这个事情影响已经很恶劣了,我们去的长钢集团的领导,因为这个事情呢,估计要负全部责任,省委领导已经通知给参加陪同的各个单位了,不要泄露这个事情,要是那个单位邪路了,后果自负呢,老婆,你知道一下就行了,不要再散播了,就先这样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呢,晚点我再打给你,”刘志远这和老婆佳丽通完了话,赶紧就挂了电话。

    “你老婆这对你还是满关心的嘛,呵呵,不过她这个消息的来源,你也没有问清楚啊,这事情不是上午领导都下了命令了吗?严格封锁呢,你老婆是谁告诉的?”刘志远这刚刚把电话放下来,旁边开着车子的霜姐立刻就严肃的问着刘志远。

    “我老婆啊,你就不要提了,她的消息网络是四面八达,就这还是怀孕了,才有点消停呢,要是放在以前,这个消息到达她的耳朵里面,要比现在提前还几个小时呢,估计在我刚刚进了医院那会儿,她就知道了,”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立刻就回答着霜姐。

    “照这样说来,你老婆的信息还真是灵通啊,呵呵”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叹了一口气。

    “这还真不算什么呢,现在的已婚妇女的,这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打听丈夫单位的事情,这时间长了,就会形成一个消息源,有的还是相互交换信息,你丈夫在我的单位,我丈夫在你的单位,他们每天和那些女人接触了,多说了几句话,做了什么事情等等,都会被打听到,你可想而知,现在这个时代,真的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啊。”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立刻就认真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你的意思是咱们国资委有你老婆熟悉的人?那咱们之间的事情,她还不会知道一些了吧?”云霜儿处长一听刘志远着话,立刻就绷紧了自己心里面的那根弦,她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昏暗了。

    突然,云霜儿处长想到了前天晚上,自己送刘志远回家的那一幕,刘志远的老婆那很不信任的目光,好像知道自己和刘志远很多事情一样,这样一想,云霜儿处长的心跳立刻就加速了。

    “哪有啊,我老婆就对我在单位的事情知道得多些,但就是在我和你关系方面,知道的最少,你知道吗?我老婆可是个暴脾气,这要是一旦发现我跟那个女人多说几句话,那晚上就让我睡客厅,为这个事情,我睡了,好几次客厅。”刘志远看了看霜姐,立刻就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真的啊,那你真够可怜的啊,嘿嘿”霜姐一听刘志远这么说,心里面的紧张一下子就放松了很多。

    “志远,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家里面,除了自己的那部分存款,还有什么东西是你自己的?你们夫妻共同财产不算在内,你们的孩子也不算在内。”霜姐突然就话锋一转,立刻问到了刘志远这个问题上面来。

    “这个,霜姐,你不是在消遣我把,我记得跟你说过啊,我家房子首付是我岳父的,车子是你给买的,除了我的那点存款,其余的都是我老婆的,我就是还有在国资委的这个工作,一个家庭吗,还能有什么啊?”刘志远一边回答着霜姐,一边就显得有些疑惑了。

    “那你想过没有啊,你老婆突然有一天要和你分手的话,你自己能落到什么东西?只身出门,还是怎么?”霜姐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反问这他。

    “这个,我还真是没有想过啊,姐,先别说这个了,咱们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眼前的这个问题吧,我呆会见了你父亲,关于廖远红的事情,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呢。”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立刻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成钢集团的廖远红身上来,说实话,他对于霜姐和自己谈家庭问题,还真是有那么一些头痛的。

    “你啊,就知道打岔子,我一和你谈到关键问题,你这个家伙就想着溜,没一点主管意识。”霜姐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小声说道。

    “嘟嘟嘟,嘟嘟嘟”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刘志远的手机立刻又响了起来,这一下子就断了霜姐的话。

    “谁的电话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电话这么多啊?”霜姐听了刘志远电话的响声,立刻就扭过了头,惊讶的忘了刘志远一眼。

    这个时候,只见刘志远的表情有点发呆,他的目光盯直了自己的手机屏幕。“是成钢集团的廖远红打来的,我该怎么说啊,现在都还没有见到你父亲呢,”刘志远听了霜姐的问话,立刻就垂头丧气的说道。

    “你现在啊,就要学会安慰别人了,反正她也不知道事情进展如何了,你想怎么欺骗她的感情都行啊,呵呵”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调皮的说道。

    “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人家廖远红的仕途就要没有了,这转眼就要变成一个被免职人员了,你还还意思开人家的玩笑,真的是。”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接了成钢集团这个廖远红的电话。“喂,志远吗?我是成钢的廖远红。你现在身子好一些了吗?医生有没有说,你的伤势要紧不要紧啊?”这个时候,电话那边立刻就传来了这个廖远红的声音,那声音里面充满了关切,这一下子就搞得刘志远有点受chong若惊的感觉(..)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