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第371章 我哪里招惹你了?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初入仕途]

    第466节第371章我哪里招惹你了?

    “段队长,那你就先问问吧,要是你这边不行了,我再给你们赵局长挂个电话,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我堂弟呢,我老家那边的亲戚,要是他真的出了事情,被关进去几年,我真没有脸回家里面见父老乡亲呢。”刘志远赶紧就对着这个段鹏说道,一时间他的言语里面中满了一丝悲伤。

    段鹏听了刘志远这个话,这心里面说实话,也有点不好受,但是他还是比刘志远要明智一点,因为他是警察,这里面的水深水浅,他段鹏是最清楚的了,“刘处长,这个事情呢,现在碰上严打时期,是个很关键的时期,我只给你说个大概的方法,要把人弄出来,在公安局弄,还不如在法院判刑的时候弄,现在弄人,你花二十万不晓得搞得出来不,到了判刑的时候,你搞个几万块钱,就能弄出来了,这是一个经济账,也是一个关系账,毕竟法院说判多少,那是由法官说了算,你仔细斟酌一下。”段鹏立刻就对着刘志远说道,他显得情真意切。

    “什么?这么个事情,把人从公安局里面搞出来就得二十万,小段,你们公安局的同志该不是吃人的吧?这一个公务员一年才多杀钱啊,五万块钱的工资都撑死了,你们这一下子就二十万,我觉得这个要得太多了。”刘志远一听这个二十万,心里面一下子就有些冰凉了。

    “刘处长,我这个不是说我们这边,那张宝强那边办事情,都是这个价码,我们市局的,对他那边的情况那是很了解的,这个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在随便哪个公安局里面打听一下这个张宝强的为人,他不说别的,就西城区那边的企业,哪个要办什么事情,这个好处费一般都是在二十万以上,二十万以下的基本上在他的手上就办不了什么事情。”段鹏一时间就显得有些执着了。

    “小段啊,我现在才知道这市政府所有部门里面,哪个部门最黑了,原来这公检法是市政府部门里面最黑的一个,而公安局是居首位的,早知道,我年轻的时候,也立志考个警察算了,你看看现在找你们办个事情,那是多么难得啊,”刘志远赶紧就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显得有些纳闷了。

    “刘处长,其实你是不知道,这个公检法是黑了点,但是最黑的还不是我们公安局,那个法院才是最黑的,法院里面有这样一种说法,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段鹏立刻就和刘志远谈论起了这个法院的问题,他们似乎偏离了此次谈话的轨道。

    “法院是怎么回事,你说说吧,我听着呢。”刘志远赶紧就对着这个段鹏问道,他的语气显得诚恳了很多,这一时间就搞得段鹏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这法院人们都说他是吃两家的饭,吃完被告吃原告,这就是法院的同志的厉害之处,我们这些公安干警就是收些小恩小惠,所以我刚才已经给你说了,你最好还是在法院审判的那个阶段去捞人,现在这个时候,你花钱还走很多冤枉路呢,而且你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谁在后面起着作用呢。”段鹏立刻就对着刘志远温和的说道。

    “什么?我还不知道谁在后面起作用,你这话说的,我也有点不喜欢听呢,”刘志远心里面的怒气似乎在这一刻,又被这个段鹏给刺激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再白痴,这点事情他刘志远还是知道的,现在不就是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张宝强在起作用吗?这样一想,刘志远的心里面顿时就有些轻松了。

    “刘处长,这个事情呢,现在这个阶段起主要作用的,我觉得还是那个市钢管厂,这个钢管厂是一个国有企业,里面的老总叫马成,你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头吗?”段鹏立刻就问着刘志远。

    “什么?市钢管厂,这不是国有企业,属于国资委监管嘛?他们起什么作用啊?”刘志远一时间就显得有些愚钝了,他的脑筋一时还真是转不过弯子来。

    “刘处长,你想一想,要是这个市钢管厂不告这一伙偷盗钢管的,你说公安局机关能插手这个事情吗?所以,我觉得你是国资委的领导,还是先问问这个市钢管厂的领导,看看他们怎么说,当然了,我这边也会给你问问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张宝强,看看他什么态度。咱们就两边分头行动吧,好吧?刘处长”这个段鹏立刻就对着刘志远说道。

    刘志远听了这个段鹏副队长的话,心里面立刻就明白了,看来这个事情的主要纠结点不再西城区公安分局了,而是在这个市钢管公司了,这样一想,刘志远一下子就有些豁然开朗了,他赶紧就回了市公安局段鹏一句话,“好的,小段,那就先这样了,我挂了,”这话刚说完,刘志远直接就挂了段鹏的电话。

    刘志远挂完了电话,立刻就缓缓地在办公座椅上面,闭上了眼睛,他要理清一下思路,看看这个事情该怎么办才好。

    原来,在昨天晚上,刘志远他们同乡的刘波,问刘晓伟借五万钱,说是自己单位卖楼,交十万就能买到房子,这刘晓伟最近和刘波他们走得比较近,所以狐朋狗友们在了一起,这哥们义气立刻就上升了很多。刘波这借钱,刘晓伟就慷慨仗义,不光把自己手里面的那三万块钱拿出来不说,还从国资委监察室副主任张大彪手里面借来了一万块钱,但是这离刘波的那十万倒是相差很远,这一伙老乡里面,就只有刘晓伟手里面有点钱,而且他老实巴交的都全拿了出去。而其余的老乡,都是在城关市里面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他们哪有钱啊,一个个都上来的都是几十一百的,这最后刘波的钱还差几万块钱。

    这几个老乡一看,这哪成啊,于是就打起了别的注意,因为这里面的人,有好几个平时都是靠偷盗来完成日常的吃穿住行的,这一紧要的关头大家伙被逼到了绝地,只听见几个老乡立刻就说了,“这个市钢管厂里面特别有钱,听说厂长整天都开着一个宝马,进口的,几百万块钱呢,再说这个钢管也之前,就偷一根就好几千,上万块钱呢,”这哥们的话音刚一咯,刘波就直接也开了口了。

    “晓伟,这个钢管厂是国有企业,你堂哥刘志远是管国有企业的,这个事情我觉得干了也没有关系,你想想看,你堂哥在市国资委里面是处长,这下面的企业都得听他的,咱们弄它的东西,那还算给他面子呢,再说了。哥们这房子,也就差那么几万块钱了,你们觉得是不是应该一起干一票?”这个刘波直接就对着刘晓伟说道。

    当时的刘晓伟其实心里面也是很纠结的,他明知道这刘波他们说的事情是犯罪的,但是一想自己不答应老乡们的话,这回去也是很丢人的事情,这一个村子的,干什么事情就你不干,这回去了,人家也会把你当缩头乌龟的。还有,在这个时候,刘晓伟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堂哥刘志远的权力所在,他觉得刘波刚才的那个话么有错,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就找他堂哥刘志远,刘志远管着国资委,也就是管着什么国有企业,偷了也就那样呢。这样一想,这个刘晓伟一时间就竟然答应了老乡们的提议,于是加入了这个偷盗市钢管厂钢管的行列。

    其实即便是在偷盗的时候,刘晓伟也没有起主导的作用,他因为对这个业务不是很熟悉,所以就一直在旁边望风,这起主要作用的还是刘波和其他的人,那些人直接就把钢管弄上了车子,这到了最后,一伙人终于把那个据说很值钱的钢管搞了满满的一车,盗窃了出去。

    事情干完后,刘晓伟一大早就回来了,这卖钢管的任务,就交给了刘波和其余的几个好老乡了,这刘晓伟压根也就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充其量就是跟着大家伙一起走走,闯荡了一会偷窃事业。

    谁知道,其实他们偷盗的那些钢管,也就是人家厂子里面的废弃钢管,这一拉到了市场上面没人敢要这个东西,于是,这些蠢蛋们就只能把这些东西卖给了收破烂的,后来经过公安机关量罪,那些东西价值是五万来块钱,但是这个东西在首破烂的那里,充其量就是一些钢铁,一共只卖了不到一千块钱,这就是文化水平低的错误,走到哪里都吃亏。

    这些人刚刚把这个钢管脱了手,市钢管厂的人就找来了,人家的嗅觉那就是灵敏,直接就带着厂里面的保卫科人员,把刘波那一伙人给抓住了几个,当然了,没有抓完,有几个跑掉了,估计直接就跑出了省里面。这抓住了几个,逃跑了几个,最后一问这个刘晓伟还在成钢集团上班呢,于是,西城区公安分局的警察,直接就没有客气,去了成钢集团把这个刘晓伟给抓了回去。

    整个事情大概就是这个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刘晓伟和自己的老乡刘波,就从两名正儿八经的国企职工,沦落为了两名偷盗犯罪分子,这两个国企职工名额,估计这个要办进去,这个价格都在十万以上,这现在一下子搞得就进了监狱。或许这就是人一生的转变。

    这边,刘志远在办公室思考着,家里面已经有人给老婆佳丽汇报这个事情了。这有的时候,亲戚多了,人们能够感受到一种亲情和热情,但有的时候,这种亲情还会演变,变为家庭不和谐的一种因素。

    此刻,刘志远的家里面就被远房亲戚张晓军给搅和的有点不和谐了。张晓军在刚才被总经理廖远红问了刘晓伟的事情后,一直有些纳闷,这个刘晓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就在他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成钢集团保卫科的同志就直接来找他的。

    成钢集团保卫科的人直接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张晓军,这一下子,张晓军就像是哥伦布当年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直接就拨通了刘志远老婆张佳丽的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此刻的张佳丽正在和网上的男人聊天呢,这视频聊天就是火爆,网络那边的那个体育教师正在那里秀自己的肌肉,这看的佳丽的心里面风生水起,一个劲的感觉自己的身子热乎。

    突然,自己电脑旁边的手机立刻就响了起来,这一下子就打搅了佳丽的视频聊天,佳丽赶紧就把自己的手机拿了起来,她这一接电话,直接就听到了张晓军那有些得意的声音,听的张佳丽的心里面有些不好受。

    在佳丽的心里,她始终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这些亲戚中,不管是自己本家亲戚张晓军,还是老公刘志远老家的刘晓伟,那都是凭借着自己家的关系,进的成钢集团,所以佳丽最不喜欢这两个人得意的声音,现在电话那边的张晓军显得那么得意,可想而知,这个张佳丽的心里面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了?

    “喂,晓军,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啊?”佳丽一边继续欣赏这那个肌肉男的表演,一边就有气无力的对着电话那边的亲戚张晓军问道,这声音一下子就把张晓军得意的语气给压了下去。

    张晓军不得不调整好自己说话的语气,“张姐,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一些,你可不要向志远哥透露啊,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呢,”电话那边的张晓军立刻就对着佳丽说道。

    佳丽一听张晓军这个话,心里面的那点神秘感立刻就增加了,在张佳丽的心里面,别的东西不重要,自己个老公之间的事情最重要,任何事情只要一旦影响到了自己和老公之间的关系或者利益纠纷,那就是最重要的。

    这样一想,佳丽赶紧就对着张晓军温和的说道,“晓军,是什么事情,你感觉说,我都有点着急呢。”佳丽的心跳在这一刻似乎也加快了许多,她不由的把自己的身子挺直了一下,电脑上面的肌肉男瞬间就被佳丽给关掉了,她的感情焦距点一下子就会转在了张晓军说的这个事情上面来。

    “佳丽姐,那个成钢集团里面不是还有志远哥的一个堂弟,叫刘晓伟,这个家伙出事情了,今天上午刚刚被西城区公安分局的警察给带走了,”张晓伟立刻就有些得意的对着佳丽说着刘晓伟的这个情况。

    佳丽听了张晓军的这个话,心里面一下子就有些轻松了,一直以来,佳丽就对丈夫刘志远这边的亲戚抱着一种不公正的看待,现在一听说刘志远老家的这个亲戚进了监狱,她立刻就有些舒服了。

    “哦?这样啊,为什么被抓啊,什么原因,你说清楚一点。”佳丽立刻就问着这个张晓军。虽然她张佳丽的心里面似乎是很高兴的,但是这出于人道主义,还有亲戚的层面上,她还是要了解一下具体的原因的。

    “是这样的,佳丽姐,这个张晓军昨天晚上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尽然和几个老乡一起去偷盗市钢管厂的一堆废弃钢管,价值五万左右,今天上午就直接被公安局的人带走了,这些农村来的家伙,还真是脑子想不开,这成钢集团的正式职工就那么容易进啊?现在好了,直接被抓进了西城区公安局了。”张晓军立刻就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这样啊,那这个可是一个不小的罪名呢,你志远哥可能会去营救他呢,这个事情会变得很棘手。”佳丽听了张晓军的话,赶紧就对着张晓军说道,她的心里面卓然有些紧张了。

    “佳丽姐,这个事情可不好办呢,我刚才帮忙问过了,这个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张宝强,是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一般找他办事情,至少二十万,否则就连动下眼皮子,他也是不愿意的。”张晓军立刻就给张佳丽提供着这个消息,这一下子就搞得张佳丽的心里面有些紧张了。

    二十万,我的天呢,这可是他们这结婚以来,到现在存的所有储蓄,这不能让老公刘志远拿去赎了刘晓伟啊,这样一想,佳丽赶紧就对着张晓军说了声谢谢,随后就挂了张晓军的电话,这电话一挂完,佳丽直接拨通了丈夫刘志远的电话。

    刘志远这会儿正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想着该怎么跟是钢管厂的领导说话呢,突然,自己的手机立刻就响了起来,刘志远一听手机响,赶紧就接了电话,这个时候,只听见老婆佳丽的声音立刻就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喂,老公,呆会你回家里面一趟,我妈做了饭菜,生怕你在外面吃饭,浪费呢,一定要回来吃,好吧?”佳丽一边叮嘱这老公刘志远,一边就显得十分的认真了。

    刘志远被老婆佳丽这话一说,这心里面似乎有些不愿意了,自己这一个月纯工资就四五千块,怎么就连顿饭都吃不成,浪费浪费,有什么浪费的,这现在城市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很多了,还用节约?刘志远这一想,立刻就烦躁了起来。

    “佳丽,我可不可以不回家吃饭啊,我今天的工作很忙呢,这今天上午省领导们刚刚走,很多事情需要善后,我们领导呆会还叫我过去呢。”刘志远立刻就对着老婆佳丽说道,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焦急了。

    佳丽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显得有些严厉了,她直接就对着老公刘志远说话了,“志远,你必须回家一趟,我这有事情要跟你谈呢,你不是说今天下午请假,带我去医院里面做检查吗?好了,你中午回家,咱们在说了,我母亲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甜汤呢,是她要我给你打电话的,要不然,我才不会想到让你中午回来吃饭呢。”佳丽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平静了。

    “这样啊,是妈让我回家啊,那我就回去呗,现在离下班还有十多分钟,这样吧,我现在就给科室的相关领导打声招呼,然后直接回你们那边去,省的呆会你们有要在家里面等我。”刘志远这样一想,赶紧就回答着老婆佳丽。

    “恩,随你吧,反正你中午必须回来,就这样了,你安排自己的事情吧,我就不和你说了,挂了啊”佳丽说完这个话,立刻就得意的挂了丈夫刘志远的电话。这一时间,刘志远赶紧就把堂弟刘晓伟的事情给中断了下来,他赶紧就拿起了自己办公桌上面的电话,拨向了监察室副主任张大彪。

    现在刘志远基本上和张大彪走的很近了,这一有事情,就直接给张大彪打电话,把监察室的主任张涛都已经遗忘了,这就是领导的习惯,决定着一些事情。当然了,张涛也知道张大彪和刘志远副处长的关系,但这是领导的喜好问题,不是他张涛能做得了主的,所以,每次遇到这种事情,张涛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显得十分的平静。

    “嘟嘟嘟,嘟嘟嘟”就在张大彪正在办理着自己手头上面的文件的时候,突然,办公桌上面的电话立刻就响了起来,张大彪赶紧就拿起了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刘志远副处长打来的,于是张大彪赶紧就接了电话。

    “喂,刘处长,你好,找我有事情?”张大彪的语气在这一瞬间就变的十分的和缓,他握着电话的手立刻就变得有些抖动了。

    “大彪啊,事情是这样的,我家里面有点事情,我就不在局里面呆了,这离下班还有一些时间,科室的事情就拜托你和张涛了,你们不要给我乱了阵脚,好吧?”刘志远立刻就叮嘱着这个张大彪。

    张大彪听了刘志远副处长这个话,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高兴了,“刘处长,您就放心吧,有我在,监察室就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你放心回家吧,”张大彪一时间就显得有些得意了。

    “大彪,你在我面前说这个话不要紧,但是不要再张涛面前也这样说,你这样说,把人家张涛的面子放到哪里去呢?以后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这样对你会有很多好处的呢。”刘志远赶紧就警告着这个张大彪,张大彪听了刘志远副处长这个话,这心里面立刻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刘处长,您就放心吧,我怎么会在张涛面前说这个话呢,也就是为了在您面前增加一点信心,我才这么说的呢,呵呵”张大彪赶紧就对着刘志远说出了这个话。

    刘志远被这个张大彪这么一说,这心里面就有些无言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把晓伟的事情告诉一下这个张大彪,免得这个家伙一天到晚有些得意忘形。

    “大彪,我再透露给你一个事情,你知道了,不要给我说出去,好吧?”刘志远这说事情之前,就先给这个张大彪打了一点麻醉药,他显得十分的谨慎了。

    “恩,刘处长,你就直接说吧,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你还不放心我?”张大彪赶紧就对着刘志远回答道。

    “好,大彪,我就直接告诉你吧,我那个堂弟刘晓伟今天上午被西城区公安分局抓去了,原因是盗窃罪,他和那个刘波,还有几个老乡,一起盗窃了市钢管集团的一些废弃的钢管,价值在五万块钱人民币左右,这判刑估计就是五年时间,我要提醒你的是,那个晓伟借你的那一万块钱,估计是泡汤了,这个事情,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以后不要盲目的帮助别人办这个事情,办那个事情了,先把自己的利益维护好,明白吗?”刘志远赶紧就对着这个张发飙说道,他的这个话一说完,张大彪就有些傻眼了。

    这明摆着的事实,要是刘晓伟真的从监狱里面出不来,就这么五年时间,自己那一万块钱真的是要不回来了,即便是五年后,人家从监狱里面出来,这没有什么能力,这一万块钱也是一笔很重要的债务啊?张大彪顿时这心里面就有些冰凉了。

    “好了,大彪,别的我就不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吧,我先关了,家里面有点事情。”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挂了张大彪的电话,他显得有些严肃了。

    这一给张大彪交代完工作,刘志远赶紧就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门,他开车直接就向着岳父家的方向驶了过去。

    岳父家里面,佳丽直接就把刘志远堂弟的事情,告诉了老爸张鹏飞,张老头一听这个事情,那神色立刻就是大变,“我说了,这个刘晓伟不是什么好东西,志远他就是不听,你们现在看看,出了事情了吧,这要是用二十万去赎人,我是第一个不同意的,就算是志远要了我这条老命,这二十万我也是拿不出的,这次一定要把他给拿住,不能让他从家里面拿钱了,佳丽,你家里面那个保险柜一定要换钥匙,”张老头子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显得十分严肃了。

    “好了,好了,志远还没有回来呢,你们父女俩就像是遇上了仇人一样,这是不行的,都是一家人,什么事情商量着来,那人是不能救的,这个事情你们可以跟志远商量吗,不能动不动就直接火冒三更的,这还是不是一家人了?”岳母在一旁听了张老头子和女儿的话,立刻就提出了反对意见。

    “恩,还是跟志远和和气气的谈吧,你这肚子里面还有孩子,他不能把孩子的奶粉钱都拿去救那什么远房堂弟啊,这志远要是真的那样的话,那就是把脑袋瓜子被驴踢了,这个事情呆会得好好跟他谈谈。”张老头子这一时间火气就大得很。当然了,遇上了这个事情,是谁都拿不出二十万块钱呢。

    “哼,他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里拿走,那个刘晓伟根本就不是志远的亲堂弟呢,我这个还是弄得很明白,这次还多亏了张晓军给我报信,要不然,我觉得志远真的会帮他那个什么堂弟,”佳丽听了老爸的话,赶紧就在一旁唠叨着。

    “这个刘晓伟交往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啊,你们看看,这好不容易把他弄进了成钢集团,这还没有一点什么成绩呢,就出了这个案子,这人我怀疑那大脑就是有问题呢,也不知道志远这亲戚怎么都是这样的?”张老头子立刻就随身附和着女儿的话。

    还没等张老头子这个话说完,突然,佳丽就听到了自己家门铃响了,这就不用说了,肯定是老公刘志远回来吃午饭了。佳丽的母亲一看这个情况,赶紧就对着老头子开口了。

    “老头子,志远回来了,你嘴巴严实一点,不要总在那里说,你让女儿去说,你自己说来说去,志远会反感的,你明白吗?”老婆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认真了,这一下子就搞得张老头子那倔脾气立刻窜了上来。

    “我怕他,他是我女婿,我怕他做什么?”张老头子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直接就把自己的眼睛给瞪圆了,这一下子就看的老婆子有点纳闷了,于是老婆子也不说什么了,她似乎等待着一场好戏的上演呢。

    “家里面又吵了,呵呵,爸,你再生谁的气啊?”刘志远这一进岳父家,突然就听到一阵子吵架声,于是他赶紧就对着客厅里面一脸严肃的岳父说道,他这话一说出口,只见坐在那里的岳父动也没有动,一个劲的在那里生着闷气。

    这个时候,佳丽赶紧就走了过来,她看到了这个场面,立刻就小声对着丈夫刘志远说了一句,“爸这一大早上,跟别人吵了一架,你就不要再问什么原因了,先坐下,呆会一起吃饭。”佳丽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先把老公刘志远拉进了自己的卧室里面,避免老头子跟丈夫为刘晓伟的事情给吵起来。

    刘志远这自从一进岳父家门的那一刻开始,就感觉出这个家里面似乎有点什么古怪,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堂弟刘晓伟的事情已经被岳父和老婆佳丽知道了。

    刘志远这一进了老婆佳丽的卧室里面,他赶紧就把自己的身子骨挺直了,“佳丽,这今天没有人给家里面说什么吧?”刘志远立刻就问着老婆佳丽,他的声音立刻就显得有些认真了。

    这人呢,往往都是有一种直觉的,或许在这一刻,刘志远也感觉到了老婆和岳父的情绪变化,更或者,这个事情还真的是跟堂弟刘晓伟有一定的关系呢,所以刘志远才会有这么一问。

    但是,此刻的佳丽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能有什么事情啊,这不跟平时一个样子嘛,就是下午想要你跟我去一趟医院,还有啊,志远,家里面那个保险柜的钥匙你给我一下,下午我把家里面的存款都存银行去,这样的话安全一点,你想想看,咱们家里面就你晚上回去住,这大白天的也没有什么人,万一被人把保险柜给撬了,那就不好了,”佳丽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目光盯向了老公刘志远。

    刘志远被老婆佳丽这话一说,她的心里面似乎有些纳闷,这今天是怎么了?一向以来,这保险柜的钥匙,老婆还是让自己掌管着的,虽然说只是表面上的一个掌管,但那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象征意义,现在尽然要把钱存银行里面去?刘志远立刻就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强扭不过老婆佳丽,于是直接就把手中的钥匙给拿了下来,缓缓地放在了佳丽卧室的小桌子上面。

    此刻,佳丽一看到那钥匙,这眼睛里面似乎放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芒,她直接就拿起了这个钥匙,放在了自己的抽屉里面,那种动作和神态,还真是有点怕丈夫刘志远直接就把钥匙从她的手里面抢去了。刘志远看着老婆那种动作和眼神,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压抑了,他赶紧就把自己躺在了床上,心里面一阵子的郁闷。

    就在这个时候,刘志远的手机立刻就响了起来,这一下子就搞得刘志远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他赶紧就翻过了身子,直接接了电话,“喂,您好,我是国资委的刘志远,你是哪位啊?”刘志远这心里面牵挂着堂弟刘晓伟的事情,这也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直接就接了电话问道。

    “呵呵,刘处长,我是市公安局的段鹏的,你没有我电话了吗?”这个电话那边的段鹏听了刘志远这个话,赶紧就有些惊讶的问道,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这心情似乎有些不高兴了,这一下子就搞得刘志远也感觉有点尴尬。现在刘志远是要求着人家公安局的人办事情呢,这公安局的人是千万不能得罪的。

    “哦,小段啊,我这个刚才有点着急,接电话也没有看来电显示,呵呵,你说吧,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刘志远这赶紧就回答了段鹏的话,他的声音一时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

    此时的佳丽看着老公刘志远的这个摸样,心里面立刻就证实了,张晓军说的一点也不假,自己这个老公现在都已经给市公安局的人打电话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事情老公一定要插手的。佳丽上次出事情,刘志远就是和段鹏一起去的下面的县里面营救的,所以,佳丽跟这个市公安局的段鹏副队长也是比较睡醒的。

    “刘处长,这个事情真的有点难办了,现在正赶上严打,从全国到地方,统一口径呢,这个事情我问了一下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张宝强,他一点面子也不给,人接说出了话,少于三十万就免谈,我这还是市局的一个小官官呢,他就那样的口气,更别说别人了,刘处长,我建议你还是找一下赵副局长或者马局长,兴许这个张宝强一听了市局领导的话,还能有那么一线生机呢。”电话那边的段鹏副队长赶紧就对着刘志远温和的说道。

    刘志远听了段鹏这个话,心里面立刻就有些发火了,“什么?他张宝强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区里面的公安局局长,还没有挂区委常委的头衔呢,这就口气这么大啊?这是人民公安还是强盗啊?他这样说话,那就很不合情理了,看来我还真是得找人会会这个张宝强了,他奶奶的个熊。”刘志远被段鹏这个话一时间就气的有点发狂,他直接就骂出了脏话。

    “刘处长,这个事情呢,我希望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毕竟咱们现在说的这个事情,人家西城区分局那边是有理的,咱们弄人出来,这首先就是不合理的,这样吧,您自己那边再想想办法,我这边就无能为力了,先挂了,您忙。”这个市公安局的段鹏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挂了刘志远的电话,他显得也有些畏畏缩缩的了。

    刘志远被段鹏这个话一说,整个人的心里面立刻就有些冰凉了,这现在是怎么回事了?以前自己一个科级干部的时候,去市公安局办事情,这连马局长都对自己敬几分呢,现在自己已经是个副处级干部了,这个公安局的段鹏小小副队长,都对自己的这个事情畏首畏尾了?刘志远一时间还真是有些不明白了,于是他立刻就叹了一口气。

    但是,还没有等他把这个口气叹完,老婆佳丽立刻就用手拧住了他的耳朵,“啊”刘志远被老婆这突然来的一下袭击,搞得有点精神过敏了。“你这是怎么了?佳丽,我有哪里招惹你了?”刘志远赶紧就迅速的躲开了老婆佳丽的攻击,这身子才缓缓地坐直了。其实刘志远也是鉴于老婆佳丽这身子骨不方便,所以才躲开了老婆的袭击,他还真是有点怕自己躲得不当,直接就碰撞上了老婆的身子,那搞个流产什么的,还真是不好呢,这样想着,刘志远立刻就把目光再次盯向了老婆佳丽(..)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