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第514章 小郑的谨慎

文 / 仓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初入仕途]

    第614节第514章小郑的谨慎

    “查也不管我的事情,我下周三就和你离婚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这样了,咱们本来说好的那个孩子抚养费用,我不问你要了,你把我爸爸这次住院的费用给清一下,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这次的手术费用加上后期的调理费用,至少在十万以上,你收了那么多的礼金,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张佳丽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挂掉了刘志远的电话。

    “喂,喂,怎么可能是十万啊?”刘志远这赶紧就对着电话那边叫嚷起来,但是电话那边丝毫听不到佳丽的回应了。刘志远有些丧气的挂掉了电话,他心里面的那股子热乎劲头在这一刻就消失了。

    “哥,什么十万啊?是不是你岳父出事花的钱?”就在这个时候,刘晓伟听到了堂哥刘志远的大叫声,赶紧就走了过来。刘晓伟这啥也不懂,一听到十万块钱,这心里面当然是有些惊讶了。

    刘志远看了一眼刘晓伟,立刻就走了出来,他没有说什么话,似乎显得十分的郁闷。这礼金刚刚收了这么多的钱,一下子就要去掉二十分之一了,你说说,这不是坑爹吗?现在的医院还真是要人的命呢。

    这虽然说退休老干部生病有公款报销,但是这张鹏飞的这个脑梗塞,那是在报销范围之外的,而且还有手术费用,这医院里面最赚钱的就是手术费用,有的是按刀来算,一刀是多少钱。

    刘志远做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面,静静的想了一下,立刻就把脸蛋子转向了刘晓伟。

    “晓伟,你和小宝过来,我给你们讲一下,让你们也理解一下我昨天为什么向你们发火。”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自己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起来。

    “小宝,过来,志远哥有话跟咱们说呢。”刘晓伟这听了堂哥刘志远的话,赶紧就对着洗手间正在梳理头发的吴小宝喊道。

    吴小宝一听刘晓伟的话,赶紧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两个人像是小学生听家长讲话一样,静静的坐在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对面。

    “这昨天晚上,要是我岳父没有喝酒的话,身子就平安无事呢,这小宝你昨晚灌老头子那么多的酒,搞得老头子差点去见阎王爷了,这光手术费用、药物费用,合在一起,就差不多十好几万了,你们现在感觉一些这个分量。”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吴小宝的脸蛋子。

    吴小宝这一听说十万,整个人的脸蛋子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额头上面也渗出了一丝的热汗。

    “志远哥,真的对不起,我是觉得应该帮你,但是没有想到会喝出这么个事故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请您原谅我。”吴小宝这个家伙的认错态度还是很好的,他这个话一说完,眼睛就可怜兮兮的望着刘志远副秘书长。

    其实吴小宝心里面也清楚,自己的这个老乡答应过给自己安排进市公安局呢,自己要是在他的面前犯了错误,不承认的话,那自己连市公安局的门都别想迈进去一步了。

    刘志远听了吴小宝这个话,不由的叹了口气,“好了,事情都这样了,我怪你们也没有用,这十万也不是小数目呢,你们别看我这一收礼金就两百多万,这都是我拿自己的前程赌回来的。有的人一辈子就为了这么一点钱,就把自己送进了监狱,我以后还不知道自己的名运呢。”刘志远说到了这里,听了一下。

    “可就是我用自己的前程赌回来的钱,这被你们两个昨晚一闹腾,就要去掉十好几万,这顶你们赚几年的钱呢。所以说,你们两个以后要千万记住了,性格不要那么冲动,遇见事情了,要考虑清楚后果,无缘无故也不要和人拼酒,遇事三思而后行,明白了吗?”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看了看这两个小老弟。

    “恩,哥,我们以后会记住的。你现在要去医院里面结账目吗?要不我送送你吧,我这今天下去必须回省里面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刘晓伟似乎是被堂哥刘志远的话说怕了,他想要告辞了。

    “哦,没关系,我呆会叫司机过来,你要是想走就先走吧,小宝你先等几天,你的事情我还没有问呢,这两天你也能看到,我这周围事情比较多,等忙过了这阵子,我再帮你去相关部门跑一跑,把你的事情给定下来。”刘志远赶紧就对着身边的吴小宝说着话。

    吴小宝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话,赶紧就点了点头,他显得十分诚恳了。

    突然,这个刘晓伟在一旁又插话了,“志远哥,要不你先和市公安局的领导说一下,叫小宝先过去打两天杂,这等你把小宝上班的正式手续弄个好了,就直接转关系,这样也可以的,我看省里面很多单位要人都是这样搞的”刘晓伟这个话一说完,立刻又闭上了嘴巴。

    刘志远听了刘晓伟这个话,想了想,“晓伟的这个想法也很不错的,那我就晚上回来跟市公安局的领导说说,看人家愿意这样不,小宝你这几天就住我这里,心里面不要惊慌,这托人办事情,就是这样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好的,很多事情都是要到等时机和火候呢,”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刘志远这进了自己卧室,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直接拿起了手机,拨向了司机小梁。

    小梁这个时候正在家里面休息呢,和几个哥们在打牌,突然,电话就响了起来。小梁这拿过了电话一看,是秘书长刘志远的手机号码,于是赶紧就接了起来。

    “喂,秘书长,我是小梁,你要出去?”小梁赶紧就问着刘志远副秘书长话。

    “恩,小梁,我要去一趟市人民医院,你把车子开过来吧。”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挂掉了电话。现在自己把自己的车子送给了老婆张佳丽,也算作是离婚对她的一点小补偿吧,自己靠着配车就可以了,每天又不用自己开车,车接车送,这多轻松呢。

    司机小梁接到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这个电话通知,立刻就推掉了自己眼前的牌场,赶紧就开了车子,向着刘志远副秘书长家的方向进发了。

    刘志远这通知完司小梁,立刻就又拨通了一个电话,那就是市人民医院这个石院长的电话,这张老头子的住院、医疗、手术、调养等费用他还不知道多少呢,必须问清楚,自己这呆会就拿昨晚收到的现金给他结账了。

    市人民医院的石院长此刻正在张鹏飞的面前跟这个刚刚痊愈了一点的老头子聊天呢,石院长这也快退下来了,所以他有很多的感触和张鹏飞接近,这两个人聊得很来劲。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石院长的电话响了,石院长看了看这手机来电,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刘志远的电话号码,于是石院长赶紧就和张鹏飞打了下招呼,自己走出了病房。这一出门,石院长才接起了刘志远的电话。

    “喂,刘秘书长,你好啊,我是老石,呵呵,怎么了?有事情找我啊?”市人民医院这个老院长一边对着刘志远客气的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和蔼了。

    “石院长,我岳父的那个住院和治疗的费用,你能给我个大概的数目吗?我呆会就拿钱过去。”刘志远这电话一接通,立刻就问着这个石院长话。

    石院长听了刘志远这个话,立刻就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秘书长找我什么事情呢,原来就是这个事情啊。没关系,你周一上班来交钱也是可以的,往后面拖几天也是可以的。这个费用呢,大概是十三五五,具体的数目呆会一问问医院的财务小郑,我把电话给你,xxxxxxxx,你到了医院,直接打小郑的电话,他会给你结算的,”石院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挂了刘志远的电话。

    刘志远被石院长这个电话搞得有点纳闷了,这以前石院长跟自己通电话,都要说很长时间的话呢,这今天是怎么了?难道又受了岳父张鹏飞的蛊惑,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了?刘志远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就把自己的公文包拿到了保险柜子旁边。

    他开了保险柜,从保险柜里面取了十四沓崭新的人民币,这就是十四万块钱。刘志远把钱都装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面,这才想着把保险柜给锁上。突然,刘志远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他又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两沓人民币,直接就锁了保险柜。

    刘志远把这两沓钱拿到了客厅里面,对着正在那里有说有笑的晓伟和吴小宝开了口,“这里是两万块钱,你们两个昨天晚上也帮了我不少的忙,没人一万块,拿去花吧,我呆会去一些医院。晓伟,你要是想走,就赶紧走,小芳这在省里面等不到你,那心里面肯定是很着急的。”刘志远这个话刚刚说完,立刻就听到了楼下面有汽车的喇叭声音了。

    刘志远一听到车喇叭声,立刻就明白了,司机小梁已经到了楼下面了,于是他看也没有看晓伟他们,直接就出了门。

    刘志远这一到了楼下,就看到司机小梁一脸笑容,站在车门子口上面。他看到了刘志远副秘书长出来了,赶紧就来开了车门。“秘书长,请进。”小梁这现在也显得十分的礼貌了,搞得刘志远总觉得有些别扭呢。

    “小梁,你这今天是怎么了?昨天晚上的酒宴,你去了没?”刘志远突然就把目光盯向了小梁,他似乎昨晚还真是没有看到小梁的影子呢。

    “我当然去了,还给您随了一万份子钱,您在名单上面看到了我的名字吗?”小梁一边嬉笑着,一边就对着刘志远副秘书长温和的说道。

    刘志远听了小梁这个话,一下子就有点发愣了。“你说什么,你随了一万块,有这个必要吗?你意思意思随个几百块钱就可以了,你随了一万,这以后你家里面办事情,我这个秘书长也得给你随回去呢,有来有往嘛,呵呵”刘志远赶紧就随口应付了一下司机小梁。

    刘志远嘴上说小梁随的有点多了,其实这心里面才不是这样想的呢,他心里面肯定是在想着,越随的多一点,那约好呗。

    小梁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话,赶紧就笑了笑,“秘书长,我家是开矿山的,这点钱算什么呢,没关系,我以后要是办什么事情,你只要人来就行,我就怕啊,您以后这官越做越大,连我们这些身边的人都不认识了。哪有心思来参加我们的酒宴呢.”小梁这话还真是大实话。这领导的官越做越大,那你下属的酒宴,人家则是能免则免了。那么大的领导,去参加一个小职员的酒宴,这样有点丢面子呢。

    别的不说,就刘志远这昨天晚上的酒宴,这不就只来了四五个正处级干部,再往上面的领导,那就没有了。往下的就多的很了副处级干部就是十来个,正科级就二三十个呢,这就是官场的一个规则。

    刘志远被小梁这个话一说,心里面立刻就有些不舒服了。他赶紧就把自己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了。“小梁,我今天跟你定一下,以后你有酒宴,我一定去一下,酒呢可以不喝,但是人还是必须去一下的,你就放心吧,呵呵”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在了怀里面。

    小梁这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这个话,顿时整个人的心里面洋溢起了一丝的温暖,他脸上的表情一时间也变得丰富起来了。

    “秘书长,昨天晚上你岳父的身子没事吧,听他们说得的是脑梗塞,这可是一种很可怕的老年病呢,一不小心,这就没命了。”司机小梁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自己的眉头皱了皱。

    刘志远倒是不介意小梁说这个话,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很轻松,“这没事,我岳父那个人的命很硬呢,这市人民医院里面来了一个省里面的医生,医术很高明的,直接给他动了手术,现在这个病情已经控制下来了,修养一阵子就好了。不过他都快七十的人了,手术能成功,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呢。这个老头子,一辈子别的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脾气倔,这我们一家人都知道他的这个特点。还好昨天晚上送医院及时,要是晚上一时半会的,还真是去跟阎王爷见面去了。”刘志远说到了这里,声音一下子就变小了很多。

    “秘书长,像你岳父这个疾病,这一个手术下来,所有的费用大概有多少啊?十万有没有?”小梁一边踩了踩油门,一边就问起了刘志远这个费用的事情。

    刘志远赶紧就把自己手里面的公文包提了一下,“就这些吧,大概十三万万的样子,我拿了十四万,不知道够不够,反正我身上还有一张信用卡,那是市政府里面给办的,这个信用卡还可以透支呢。这个病能花到这个程度,也算很不错了,我心里面也不会在意这点钱了,只要人没事就好。”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把自己的头扭向了一边。

    小梁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这个话,赶紧就点了点头,“是呢,这老人家就是这样,一出事情就得花钱,现在得医院搞得也不正规,你看看以前那九十年代,医疗还没有改革的时候,那时候看病多便宜啊,而且看的也好,现在你看看这医疗费用,整整比十年前翻了一番,这从国家的政策上面,那叫国富了,但是这人民却越来越穷了,你说说这个医改政策是不是很恶心人啊?”小梁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瞅了瞅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脸蛋子。他作为一个小司机,也很怕说错话呢。

    刘志远倒是一个很开明的领导,他听了小梁的话,立刻就笑了笑,“你说的也是事情吧,这国家的每一项政策,其实你是不能按照正常的思维去理解的,你只要把找出一个主线就行了,那就是国家始终是在想着你口袋里面的钱,怎么样能把老百姓口袋里面的钱给骗出来,这他就怎么样来。十年医改、教改、房改,现在又出了一个新词语,城镇化,这又要把乡镇的房产给吵起来了呢。”刘志远说到了这里,直接就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恩,秘书长这话说的很在理,呵呵,我今天算是又跟着您学到了一点知识呢。”小梁说着这个话,立刻就显得十分高兴了。

    这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市人民医院的大门口,小梁把车子停下来后,刘志远赶紧就拨响了石院长刚才给他的那个电话号码,这电话一拨通,电话那边立刻就传来了一个沧桑的声音,“喂,您好,哪位?”电话那边是人民医院的财务工作人员小郑立刻就问着刘志远副秘书长话。

    刘志远听了这个小郑的声音,赶紧就回了过去,“您好,我是昨天晚上因为脑梗塞住院的病人的家属,现在给你们来结账,你现在在医院吗?”刘志远直接就问着这个小郑。

    市人民医院的财务人员小郑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高兴起来,这别人给他们医院钱来呢,他们岂能不高兴吗?“是刘秘书长吧?我在医院值班呢,您过来吧,我在三楼的xxx号房间,我们石院长刚才已经给我打过招呼了,说过你要过来呢,呵呵”这个小郑赶紧就对着刘志远副秘书长温和的说道。

    “哦,那就好,我这马上就过来。”刘志远和这个小郑通完了电话,立刻就把自己的公文包拿在了手上。

    “秘书长,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司机小梁突然就对着刘志远副秘书长说道,这一般领导去别的地方,身边都要跟个跟班的,小梁这个时候突然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所以他才对着刘志远说道。

    刘志远听了小梁这个话,立刻就笑了笑,“你想进医院里面看看,那好吧,跟我来。”刘志远一边答应着小梁,一边就缓缓地走进了医院里面去了。

    小梁得到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允许,顿时就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他直接就关好了车门子,迈步跟上了刘志远的脚步。

    刘志远这到了医院的大厅,本来还想去看看岳父的,但是一时间想到了岳父那凶巴巴的莫样,他赶紧就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熟悉的背景立刻就出现在了刘志远的眼前,刘志远赶紧就拉住了司机小梁,他们走到了一边,避开了这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志远的岳母,这个时候,刘志远的岳母正帮着老伴换衣服呢,这退下来的脏衣服,她拿出去洗掉。刘志远这个时刻,不想见到了岳母,因为昨天晚上在酒宴前,岳母就跟他已经撕破脸皮了,连儿子乐乐都不让他抱一下。

    刘志远一想到这个事情,心里面顿时就对这个岳母有些芥蒂了。刘志远这正想着事情呢,倒是也没有在注意岳母。等他刚刚再转过身子的时候,岳母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两个人一见面,都有点怨恨的目光。

    老婆子是恨刘志远带进酒宴的两个老家的人,这两个年轻小伙子把自己的老伴灌倒了,直接就老病复发。刘志远恨岳母不让自己和儿子亲近,这还真是都有怨恨对方的理由。不过现在住在医院里面的是张老头子,所以人家张家人还是有理的。

    刘志远一碍不过面子,赶紧就对着岳母假惺惺的笑了笑,“妈,我是来给爸结账的,佳丽给我说了。这次我爸的医疗费用十三万五,她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要我先出了。”刘志远赶紧就对着岳母说出了这个话。

    岳母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瞪了他一眼,“佳丽跟你说什么,那是她的事情,跟我无关。再说了,这个事情是因为你带来的人引起的,你就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你这连孩子都不想养活的男人,本来责任心就差劲,更别说别的了。”岳母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紧绷着那苍老的脸皮子,直接走向了医院的洗衣房。

    刘志远被岳母这个话一说,一时间就有些纳闷了,怎么现在成了自己不想养孩子了?这不是自己不想要乐乐啊,是张佳丽死活不答应给自己啊?刘志远一时间就显得有些纳闷了,他叹了一口气。

    “秘书长,走吧,别生气了,这老人家就是这样呢,什么理由都是向着他们家的。”小梁在一旁看到了刘志远副秘书长这个样子,赶紧就安慰了一句。

    刘志远被司机小梁这个话一说,赶紧就点了点头。“也是,走吧,去给医院把账目结了。”刘志远回应了小梁一句,赶紧就想着医院的财务室走了过去,小梁紧紧地跟在了刘志远的后面。

    没几分钟,刘志远和小梁就到了医院的财务室,这个时候,只见整个财务室里面就只有一个人在,就是那个小郑。小郑一看有人走了进来,赶紧就站起了身子。

    “你好,是小郑吧,我是刘志远,来给你们清算费用的。”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自己的目光盯在了这个小郑的身上,这个小郑圆圆的脸蛋子,身子骨显得十分的健壮,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人。

    他一听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刘志远,这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微笑了,“是刘副秘书长啊,坐,坐,我给你们倒点热茶水,你们坐着先暖下面子,咱们稍后再结算这个钱,你们看好不好?”小郑的讲话很客气,这听的刘志远的心里面倒是有些舒服了。

    “好,好,呵呵,你们医院的这个财务室的同志还真是有心啊,比医院别的部门要好很多呢。”刘志远这缓缓地坐下了身子,赶紧就看了看这个财务室,这里面有很多的发票,估计是很多人看病都是找人报销的。

    “你们病人家属就是我们医院的衣食父母,我们肯定要把你们招待好啊,这昨天晚上你岳父的那个状况,还真是有点危险呢,说实话,要不是省里面下派了这个康医生来我们医院里面了,你岳父这个病十有**会抽过去呢。这咱们市医院这个闹心管疾病方面,子总胡医生走后,就没有能开刀的医生了。这脑部都是人的神经元素的集中地,一般的医生呢,根本就搞不了这个手术。”小郑一边给刘志远副秘书长和小梁砌了茶水,一边就显得十分的温和了。

    “哦,这样啊,那像你这么说来,咱们市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也很一般了?”刘志远听了小郑的话,立刻就问了起来。

    小郑被刘志远副秘书长这话一问,立刻就点了点头,“这一个医院的实力,主要是看它的财气有多大,咱们这个市人民医院是体制内的,吃的都是大锅饭,这好的医生才不来这里呢,他们宁可去民办医院,省里面的医院,那里一年的年薪就是上百万,咱们这个医院里面,就省里下派来的这个康医生,这月薪也就是五六千块钱,跟人家省里面的工资待遇什么的,根本就不能比。省里面这方面的主刀医生,一个月就是好几万块呢。”小郑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叹了口气。

    刘志远被小郑这么一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康医生昨天晚上做手术之前,那种很不愿意的表情了。这做医生的或许跟别的职业一样,从一个繁华的省会城市调来了一个不是很发达的地市,这心情肯定是有些郁闷了。

    “那康医生他放着好好的省里面不呆着,干嘛跑来咱们市里面啊?”刘志远突然就问出了这个话,他的目光顿时就瞪得有些圆溜了。

    小郑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话,赶紧就笑了笑,“这你都看不出来吗?石院长年龄到限了,这省里面下派来一个康医生,我感觉就是为了接替石院长的班呢,这个康医生现在是医院的院长助理职位,这院长助理就相当于副院长了,医院其余的几个副院长省里面都没有什么人呢,这院长助理提拔院长的机会也是很大的。”小郑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赶紧走向了自己的座位,整理起了刘志远岳父的住院费用单了。

    刘志远听了小郑这一会儿唠叨,这一下子就有些豁然开朗了,他赶紧就松了口气。“小梁啊,你看看,这市人民医院里面也是这样,跟咱们政府系统一个样子,都是围墙啊,我以前吧,总觉得医院和学校是最安静的地方,没有人事和别的烦恼,现在想起来,都是虚的,这医院里面权力争夺或许更严重。而且呢,这种地方,一旦医生勾心斗角起来,这就把基本的那种医德都给损失了,医生们比的不是医疗技术了,而是想着怎么往上面爬了。”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内心深处立刻就有些震撼了。

    小郑这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话,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秘书长,一共是十三万伍仟块钱,这康医生是主刀医生,医院里面按照规定,他的主刀费用就得给三万块,单独给的,呵呵”小郑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这个条子递给了刘志远。

    “什么?主导费用就三万,这也太坑爹了?”刘志远说到了这里,整个人的脸蛋子一下子就变的有些纳闷了。

    “好了,秘书长,这是医院里面给康医生定的一个规矩,因为这个领域再没有人能做这个手术了,你们患者家属还是遵守一下这个规定吧,没有办法呢,呵呵”这个小郑说完这个话,立刻就笑了笑。

    刘志远被小郑这个话一说,立刻就瞪圆了自己的眼睛,“这昨天晚上康医生还跟我说着说那,我把他都当成了朋友了,现在这一听小郑说这个手术费,我就有些不解了,一个医生,这操个手术刀,就要三万块钱的额外费用,这不是乱来吗?”刘志远说着这个话,脸蛋子一下子就绷紧了。

    “秘书长,这不是乱来,这是市人民医院给康医生的一个额外补贴,你这个钱是医院里面收的,然后医院每年按照这类手术的多少,给康医生进行补助,这样一来,人家康医生这样的大牌医生才会来咱们城关市坐诊的。再说了,我刚才就跟你提了,要不是康医生来,你岳父的这个病那是搞不好的,”小郑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显得十分的平静了。

    “说的也是,秘书长,这是医院里面收了患者的手术费用、医疗费用,然后再每个手术给康医生抽成三万,是这个意思,跟咱们患者没有什么关系呢,你不要想得多了,呵呵”司机小梁听了这个小郑的话,赶紧就对着刘志远副秘书长温和的说到。

    刘志远听了小梁的话,赶紧就叹了口气,“不管是医院收的,还是大牌医生收的,这羊毛都得出在羊身上,我们就是那些被宰割的羊呢,算了。”刘志远一想这个事情,心里面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忍了一下,把自己心里面的闷气全部给排泄了出去。

    小郑听了刘志远副秘书长的话,赶紧就又笑了笑,“秘书长,其实呢,像你们这样的大官,这点钱是不算什么的,你们不算是羊,这扑通的老百姓才算羊呢,你想想这一般的人家,。这家里面有人得了一个这样的富贵病,一个手术是三万的额外费用,他们怎么承受啊,像你这样能承受得起的家庭,不用计较这个的。”这个小郑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显得十分的高看刘志远了。

    “你这个同志,说的这个话真的不好听,我告诉你,小郑,我也是工薪阶层,这十三万块钱也是我辛辛苦苦每年用工资积攒下来的钱,你不要以为我们当官的钱就来的容易。其实大家都活的不容易呢,都是你们所谓的羊呢”刘志远的话说到了这里,立刻就把自己的目光盯向了一边。

    这个小郑一看刘志远副秘书长有些生气了,赶紧就不说话了。他的脸蛋子变得通红了,刘志远一看这个状况,心里面更是有些不舒服了,“小梁,这个包里面是十四万,你给他吧,我出去上个厕所,”刘志远副秘书长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站起了身子,缓缓地走出了这个医院的财务室。

    刘志远这一走出去,小梁赶紧就从包里面拿出了钱,给这个小郑清起了款项。

    “这位同志,刘秘书长是不是生气了,要知道秘书长会生气,我刚才就不说那个话了呢,真的不好意思啊。”这个小郑说完了这个话,顿时就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梁听了这个小郑的话,微微的笑了笑,“没有什么的,你就放心吧,刘秘书长只是觉得这个医疗行业的内幕比较惊人而已,他对你个人没有什么意见的,你就不用想的太多了,他这岳父生病住院,钱都是他一个人出的,他老婆一分钱都不出呢,你应该理解他此时的心情的,呵呵,”小梁说完了这个话,顿时就变得开明了很多,。

    “好的,谢谢您,您是刘秘书长的秘书,还是什么啊?”小郑突然就问起了司机小梁这个问题,他的神情顿时就变得十分谨慎起来。

    小梁听了医院财务室这个小郑的话,赶紧就笑了笑,“没呢,这市政府的秘书长和副秘书长本身就是市政府市长、副市长的秘书,他们没有什么秘书的,我是刘副秘书长的司机呢,呵呵,”小梁说完了这个话,赶紧就把票据都那好了。

    “好了,费用交完了,我要给刘秘书长汇报工作去了,改天有空了一起吃顿饭了,再见。”小梁赶紧就对着这个小郑客气着,然后就快速的走出了市人民医院的财务室。

    这个时候的刘志远副秘书长,已经走出了市人民医院,他上了车子上面,闭上了眼睛,缓缓地休息了起来。

    没多久,小梁就从医院里面走出了出来,这一看到小梁走了出来,刘志远赶紧就下了车子,“账目都接完了吗?还能给我剩多少钱啊?”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严肃了。

    “还结余了五千块钱,就十三万五呗,秘书长,你岳父这个看病的收据,在综合七科是可以报销的,你还是问问宋晓年科长吧,他经常帮领导们报这个发票什么的。”小梁突然就对着刘志远说出了这个话。

    刘志远听了小梁的话,显示一愣,紧接着就有点纳闷了,“这是私人的票据啊,这市府办都能报吗?”刘志远刚来市府办不久,这里面很多的猫腻似乎还是不熟悉呢,他问完了小梁这个话,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可以报销的,这也不光是看病的所有账目可以报销,就连你昨天晚上那个酒宴的一切花销,都是可以报销的,我估计宋晓年科长已经把昨天晚上你酒宴的花销给你上报了财务了,你这个他也会问你要的,总之呢,市府办的领导,这吃喝拉撒、看病、办喜事,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自己一分钱的,”小梁说完了这个话,赶紧就上了车子。刘志远被小梁这话一说,心里面有些于心不忍了,他觉得这钱都是自己花的,而且自己昨天晚上光礼金就收了两百多万,这点钱自己应该出的。这样一想,刘志远赶紧就上了车子,他的心里面有些纳闷了。(..) ( 我和22岁美女老总 http://www.shangshu.cc/26/26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