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饭前饭后的闲聊(102

文 / 甘蓝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许韵如看到唐采莲的态度,,看她现在的态度很认真,看来她是在很认真地对待周慧英要她说话事情,很认真的对待说对公司印象的事情,看到她是在认真思考,许韵如在想她的认真思考,是对他们公司印象看法呢,还是又在思考到其他事情上面呢?许韵如也对唐采莲思索事情时脸上表情感兴趣,看到她脸上专注在思索事情时候才会有的表情。许韵如内心里有疑问,她对周慧英对待唐采莲的态度疑问,她看到周慧英盯住唐采莲看的时候,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爱意,许韵如就对看唐采莲脸上的表情感到兴趣,她想从她脸上的表情里看出她的感受来,看她是否已经留意周慧英看她时的眼睛,她是否已经感受到周慧英看她眼睛里充满爱意呢,而这时她看到的唐采莲脸上表情,却还是那副专注在思考事情时才有的表情,心里就在想,难道唐采莲真是没有留意周慧英看她时的眼睛吗?难道唐采莲真是没有感受到她那眼睛里流露的爱意吗?许韵如当时看到,陈立凡在招呼她吃瓜的时候,唐采莲听到他的招呼声后,是从她深深思索中回过神来,然后她对陈立凡看看后,又对周慧英看看,在唐采莲看周慧英时候,当她眼睛与周慧英眼睛四目对视的时候,她就没有看到周慧英眼睛里含有的情感吗?她在边上都能看到周慧英的眼睛里流露爱意,唐采莲就不能感受到周慧英的这份情感吗?难道说她从周慧英的眼睛里看到的内容,还真只是她的想象吗?还真是她眼前出现的幻觉吗?看到唐采莲专注认真进行思考的表情,许韵如在内心里面轻轻飘然一笑,想她或许还真是有先入为主的看法,她踏进周慧英家门后,当她看到唐采莲精灵乖巧模样,就对她感到兴趣,心里也总在猜疑唐采莲的身世,在猜疑唐采莲怎么会突然来到河海,怎么就突然住进周慧英的家里,她想或许是她的猜疑影响到她的看法,刚才她看到周惠英很认真的对待唐采莲,她要唐采莲也能认真对待她说过的话,说说她是怎么能说出对公司有好印象,怎么能对公司有好感,看到周慧英一本正经的态度,还以为这是她故意在‘为难’唐采莲呢,认为周惠英也看到唐采莲态度敷衍,她对待陈立凡问话时的敷衍,她这样认真态度是在批评唐采莲呢,她后来不是还批评过陈立凡,说他就不能集中他的注意力,认真听唐采莲说的话吗?还以为周慧英要唐采莲说对公司的印象,就是‘故意’的在‘为难’唐采莲呢,既然你说对公司有好印象,你就不能敷衍,就请你来说出这样的印象,她不是也有过担心吗?还担心唐采莲能说出什么对公司的印象呢?还在她自己的脑海里,也思考开对自己公司的印象,在想如果她来说对公司的印象,她能说出些什么看法来呢,她还真没有能得到什么对公司的好印象,她也清楚,她之所以不能得到对公司的好印象,是公司里最近烦心事情特多,而她是公司里的财务总监,最近一段时期,她是为公司调头寸的事情,也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那么唐采莲呢?她不熟悉这家公司的情况,周慧英要她说对公司的印象,这不就是在‘为难’她吗?而当她看到周慧英的眼睛时,当她看到周慧英在看唐采莲时的眼睛时,从她那眼睛里,她能感觉到周慧英看她时候,她眼睛里流露的爱意,她就在猜想周慧英爱意下面流露的情感方面内容,这时她觉得周慧英要唐采莲说对公司的印象,不是她在‘为难’唐采莲,而是周慧英有意这么做,这里有她的打算。

    许韵如对唐采莲感到兴趣,心里也在猜疑唐采莲的身世,不自觉的也就对她态度的转变产生疑问,她想到陈立凡刚刚还问过她,问她是否愿意听他介绍公司里的事情,许韵如能感觉到唐采莲回答时的态度敷衍,但是听她说的话里,她却是明确表示出没有兴趣听,她对听陈立凡介绍公司里事情没有兴趣,她是怎么来回答的呢?她是说她已经听清楚他们在说公司的事情,她听后对公司有好印象,既然她已经都听清楚他们说到的公司里事情,还要陈立凡介绍吗?她还有对公司的好印象呢,怎么周慧英就会接着说话,就会抓住她说的这句话,抓住她说对公司有好印象这句话,说要她对公司的好印象说说她看法,唐采莲是怎么应对的呢?她的态度怎么就突然发生转变呢?怎么突然从对待陈立凡时候的敷衍态度,马上就转变为很认真的态度呢?她不是伶牙俐齿的吗?她不想听到陈立凡对公司的介绍,就马上说她已经听清楚他们在说的公司事情吗?那她应对周慧英要她说对公司印象,如果她不想说对公司的印象,她也能态度敷衍,她也能伶牙俐齿的回应周慧英的问话,即使她需要想一下在做回答,也不至于像她那样在认真思考吧?看她在认真思考事情时的神情,看她专注于思考事情时候脸上的神情,她那态度还会是敷衍吗?还能不感觉到她态度认真,她是在认真对待周慧英的问话吗?她怎么就能马上应承周慧英呢?还是以很认真态度对待周慧英问的话呢?她怎么就在瞬间就发生态度的转变呢?陈立凡的问话后,然后就是唐采莲的回答,唐采莲态度敷衍,说她不想听陈立凡介绍公司事情,接着就是周慧英说话,她是接着唐采莲说话内容说话,然后就是唐采莲态度认真,不仅是态度认真的愿意说对公司的印象,还是以非常认真的态度进行思考,她真是以认真的态度来对待周慧英的问话,在这短短时间里,在对待同一件事情,在对待同一件说公司的事情上,唐采莲怎么就会有不同的态度呢?难道唐采莲就只是那问题是周惠英提的吗她是考虑是周慧英问她吗?她是考虑周慧英问她的问题,那就要她来认真的对待吗?这里又是有什么道理说呢?许韵如也清楚知道,周慧英肯定能体会到唐采莲态度的变化,她态度前后的变化,那陈立凡呢?陈立凡是否能体会到唐采莲态度变化吗?是否体会到唐采莲对待她的问题,和对待周慧英的问题,她是有不同的态度来对待吗?许韵如也清楚陈立凡,她清楚陈立凡待人接物比较直爽,感觉他就不一定能体会到唐采莲态度的变化,想到陈立凡还莫名其妙的为听唐采莲说话事情,受到过周慧英的一顿批评。

    许韵如在海外留学时候,也是喜欢问为什么,这问为什么对她的学习,后来也对她在陈立凡公司里的工作,是有过积极作用,能帮助她进行思考,往往她也在思考中,增加对事情事物的认知,现在她对唐采莲感到兴趣,也在猜想她的身世,不过,许韵如也清楚,在刚才打断陈立凡说话时候,确实她没有在乎唐采莲的态度,如果不是为打断陈立凡说话时候的兴致,她就会让唐采莲在边上继续听着,这公司里的事情本来就是与唐采莲无关的事情,她能说出什么看法呢?就让她在边上听着吧,而当她听到陈立凡说对公司业务调整意见,她是知道陈立凡对业务调整持反对意见,但是还能感觉到他今天说话时的情绪亢奋,她不清楚陈立凡怎么说着话,就突然情绪变得亢奋,他今天的情绪是怎么啦?难道是受到石小群来公司里谈事情的影响吗?今天在公司里,许韵如也参与陈立凡与石小群谈事情,她是看到他们谈得非常融洽,陈立凡见到石小群时候,他也是显得很高兴模样,石小群来公司会影响他现在情绪?许韵如事先知道石小群来公司的事情,周慧英已经事先告诉过她,说石小群会来公司里谈事情,而许韵如也从周慧英那里,知道石小群的背景,她是知道石小群和周慧英是学生时代同学,也好朋友的关系,后来还有陈立凡,他们三个人都在一个工厂里工作,还知道石小群在工厂里追求过陈立凡的往事,在陈立凡见到石小群前,她还在担心,陈立凡见到石小群时,是否情绪会有变化,可是看到他们谈得很融洽样子,也就放下心来,那如果不是石小群的事情,陈立凡说话时突然情绪发生变化,他想到什么事情呢?许韵如不愿意让陈立凡情绪激动下说事情,她当时做出反应就是,她要设法来平息一下陈立凡的激动情绪,她有过这方面的经验,知道在打断陈立凡说话时的兴致后,陈立凡的注意力也就会跟着发生转移,也就会将他的情绪平息下来,尤其许韵如还不想当唐采莲的面,让陈立凡说对公司里的事情时情绪激动,她清楚知道在这件业务调整事情上,周慧英和陈立凡对业务调整的看法不同,对公司业务调整事情意见上有分歧,她担心陈立凡情绪继续激动,说话时会不注意,他们就会在家里就公司里业务调整事情发生争论,而且,许韵如也是清楚知道,如果在家里面发生这样的争论,往往最后就会是陈立凡丢盔卸甲,败下阵来不说话,而争论的问题也不会得到解决,他们在公司业务调整的看法上还是会有不同,他们的看法还是存在分歧,还是不能解决公司业务调整的问题,她清楚周慧英对业务调整的想法,周慧英对她说过她的想法,不过在她对唐采莲产生兴趣后,看到周慧英对待唐采莲的态度后,许韵如也产生新想法,她只是以为清楚周慧英对她说过对业务调整的想法,而对她也清楚陈立凡对公司业务调整事情的看法,他们在公司里已经就这事情交谈过多次,她很清楚陈立凡反对周慧英对公司业务调整,尤其是对公司维修部门的调整,陈立凡这样的看法是根深蒂固,而陈立凡也是不会轻易就能改变想法的人,许韵如看到陈立凡说话时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他的情绪变得亢奋起来,她还不知道他发生情绪变化的原因,但是她很想让他能够平静下来,很想能将他的激动情绪平息下来,她不愿意在唐采莲的面前,让陈立凡显得很狼狈不堪的样子,她才会招呼起唐采莲的名字来,她是借说到唐采莲的名字,想让陈立凡能够停下话来,而陈立凡也真的是停下他说的话,他就问起唐采莲,愿意不愿意听他介绍公司里的情况,许韵如听到唐采莲话里的意思,她是表示她没有兴趣听公司介绍,不过,让许韵如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周慧英却会插进来说话,她要唐采莲说话,就说对公司的印象。事情过后,许韵如也是想到过,周惠英要唐采莲说话,是周慧英已经有要唐采莲说话的打算,她可能正等待合适的机会能让唐采莲说话呢,而许韵如也很清楚,在这时候让唐采莲说话,确实还是她先提出来的事,她想起那句‘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话来,想她提到唐采莲的名字,本意只是让陈立凡能停止他说的话,后来陈立凡确实是这样做的,看来陈立凡兴致正高,他也并没有意识到她打断他说话的用意,而她也没有想法听到唐采莲说什么公司里的事情,而周慧英可能是看出她的用意吧?她不但是让唐采莲来说话,还接着就将陈立凡给批评一顿,唐采莲本来就是态度敷衍,说话也是听得出是随口而出,周慧英需要批评陈立凡吗?需要批评陈立凡没有认真听吗?是不是她已经做好准备批评陈立凡呢?,已经要对陈立凡那段情绪激动下慷慨陈词说话呢?而她却看出来陈立凡情绪激动后,就来打断陈立凡的说话,就让周慧英批评他的话没有能说出来,她这就借着唐采莲说的话而说出来呢?还是让唐采莲看到周慧英批评陈立凡的场景,许韵如内心里不免唏嘘,也觉得有点沮丧,她是为陈立凡抱屈,好端端怎么就受到批评呢,还是在唐采莲的面前,看来周慧英为实现她对公司的业务调整想法,还真是费尽心机,她要石小群去公司里也就是例子?与陈立凡谈什么合作的事情,石小群不是昨天才从大洋的彼岸飞过来吗?就让周慧英给抓住机会,将石小群赶到公司里,去与陈立凡谈合作,陈立凡与石小群有那时候的一段故事,周慧英就不会担心吗?她就不担心石小群为什么会离开河海?在离开河海后的这么长的时间里,也不与他们联系吗?她不与陈立凡联系说得过去,而她是周慧英的老朋友,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的好朋友关系,她怎么也不与周慧英联系呢?她是不是知道陈立凡是与周慧英结婚后,才离开河海的呢?也就不与她联系的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石小群哪里会在心里放下这事情呢?她这是放下这事情的行为表现吗?这是她心里面还有陈立凡的表现,她是感到她不能坦然的面对周慧英,她才会选择离开河海的吧?周慧英说她走之前,给她写过封信,信里面说到她下决心与陈立凡切断交往,也说出她与陈立凡切断交往的想法,说出她与陈立凡切断交往的理由,许韵如没有看到过这封信,她想这封信真的只是写给周慧英的吗?还是石小群留下这封信,也是给陈立凡看的呢?周慧英告诉她说,在石小群来过她家里后,她就将这封保存很久的石小群来信,给陈立凡看过,为什么她就一直没有给陈立凡看这封信呢?是不是周慧英也已经从石小群的信里面,体会出些什么样的内容来呢她感到不方便将这封给陈立凡看,就一直留着这封信,直到石小群这次来到河海后,她才将石小群给她的信给陈立凡看,但是,许韵如觉得周慧英对她说到这封信时的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这封石小群的信是写给周慧英的,他们是好朋友,石小群有心里话都会对周慧英说,而石小群这次来河海后,她觉得石小群离开时候,没有能对陈立凡说清楚他们间的关系,她就让陈立凡看看这封石小群说他们关系的信,这样方便他在公司里与石小群的谈业务事情。(中年女人的青春随想曲..8888370)--(中年女人的青春随想曲2222967)-- ( 中年女人的青春随想曲 http://www.shangshu.cc/92/926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