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库
首页 > 修真界吉祥物 >第15章:五陵后山

第15章:五陵后山 第0页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如果换成以前,面对那些不思进取只顾着玩的年轻人,他早就一巴掌过去了。

“说到《大法宪》,我也有些话说……”

对于这缔造了如今天元祥和风气,成为修士行为准则的基本大法,沧浪君自然不会横加指责。

但是《大法宪》写的再好,终究也只是纸上文字,当初为了保证人人能做到,更是简而总之,微大义。

这也就意味着,在《大法宪》明文提及之外,有不少空子给人钻。

谁让说的跟做的有差距呢?

“我五陵宗和其他大宗门还算端正己态,但一些小宗门,听说弄出了什么代表制度,实行宗主长老轮换制,让人人都有机会当管理者。”

“底层的可以给自己身边熟悉的人投票,层层筛选,推其上位……”

“本意不错,可到了最后层次,那些代表本该是代表宗门最下层大众利益,却都成了长老等人的后裔和门徒……利用体制问题,揽权和敛财的程度也大大加强。”

“制度初行时,还有人会为之做推广,鼓励大众参选,可到了现在,投票选代表一事只在一个小圈子内扩散,常人都未有了解。”

“这个正常,若想掌权长久稳定,让人无话可说,就先定个制度,巧立名目,最先时做做样子,后面就故意削弱其宣传,捂住人的耳目,令其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如此,只有知道自己能选举的人会去参与选举,参与的人少了,那吃饭的人也就能吃到更多,那所谓的代表,也就在几家几姓中得以长存。”

“等到被人指责不公正时,他们同样可以将责任推给底层大众,怪他们不知道程序,而不怪自己故意遮堵民众的知情管道。”

“……不过如何改革这种恶心的事,是你们要做的了。”

明钺法主叹息一声,“我与天均,只能引导天元走出去,看看诸天的模样,可如何走,能有多远,只能看后来之人的本事了。”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

如果不是他们能修仙长生,像明钺法主这等人物,也早就成了一捧黄土,何必在几千岁的高龄,还要为世界发展做贡献?

可长生久视也不能代表,老一辈能永远坐在一个位置上不动弹。

天下焉有万年之君?

又焉有不退隐的修士?

恰如中古上古的年代,那时候的修士也许还有存活至今的,但于人前也没有消息。

世界这个舞台,终归还是要让位给后来人的。

“最近如何安排那名叫常德的异界人,你自己拿主意就好,至于是否扶持他,等我仔细看过真人以后再说。”

在话题的最后,明钺法主告诉沧浪君。

沧浪君自然点头。

既然能修行到现在的地步,大是大非,沧浪君还是认得清的。

而拜见完明钺这位出身五陵宗的老前辈后,沧浪君再去了大虞雍都,计划找虞皇兑换。

最好让他出钱帮忙把沧浪峰的债务给抵了。

沧浪君虽然嘴上嫌弃自家爱搞事的徒弟,但护短的脾气还是让他不能容忍弟子们落到连底裤都没有的悲惨地步。

——————

五陵宗,沧浪峰。

“你在符纂一道上的确很有天赋,这段日子下来,进步飞快。”

拿着常德新绘制出的灵符,鼎城真人对对方表示由衷的赞许。

常德微微一笑,被人这么夸奖,自然也是骄傲的。

毕竟鼎城真人什么身份?见过的天才能少?能入他的眼,起码能在千百人中脱颖而出了。

不过常德也没想到,自己会在符道上有这么好的天赋。

明明以前他的画画水平,也就停留在把苹果画成屁股的程度。

难道穿越后,他还在这方面变异了?

至于奥利奥和乐高这两个室友,前者在炼丹上水平不错,后者则是铁了心要走食道这条路。

托乐高的福,沧浪峰最近的伙食都改进了许多。

在财政窘迫的情况下,乐高尽其所能,把沧浪峰简单的食材变成美味,让弟子们以免成天靠吃干涩无味的粮丸度日。

与此同时,由于鼎城真人时不时的给三人组开小灶,不止常德在外门站稳了跟脚,就连熊猫君也更上一层楼。

最近听课,都能明显感觉到夏先生放开了许多,没有再顾及常德这种后来的零基础学生。

“对了,等会你跟我去后山一趟,有点事情要你帮忙。”

就在今日份的补习结束后,鼎城真人叫住常德。

奥利奥和乐高也知道,这时候属于“沧浪峰师兄弟”间的谈话,没有瞎打听的心思,乖乖退出回外门了。

常德疑惑,“后山?那地方我能进去?”

五陵宗的后山是相对于整个宗门而的,范围广大无比,相当于一个小世界,驯养培育了无数的灵兽和灵植,单单放出去,都能成为一方宝地。

“我带着你去,还能出事?”鼎城真人哼哼说道。

“走吧,到了再跟你细说要做什么,不过我估计你只要负责站着当牌面就好了。”

鼎城真人强人锁男,直接把常德带去了后山。

即便常德此时也有了点修为,但对上几个大境界的差距,还是只能晕乎乎的从了。

而等到落地,常德才知道,原来这次他要陪跑的,不知鼎城真人一个,还有另外的两位。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四师兄虞原,这位是九师兄岳阳,初次见面你叫一声就好了。”

沧浪君成名已久,收的徒弟也多,至今为止,还有好几个,常德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他乖乖的去给这两位师兄打招呼。

“不过你俩见到小师弟不能太随便,起码得给个红包意思意思。”鼎城真人上前一步,以常德的名义伸手要钱。

“给出去的红包你收着?”背挂斗笠,打扮的跟出来旅游似的老九岳阳呵呵一笑。

显然,师兄弟相处多年,他对鼎城真人是很了解的。

鼎城真人理所当然的回答,“我是获得师尊认定的小师弟监护人,替他管钱怎么了!”

“真不要脸,沧浪峰全部弟子都穷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借名义来压榨师弟!”岳阳毫不客气的发出指责。

“你穷没问题,可老四绝对不会穷吧!”鼎城真人眼见意图被人拆穿,没有纠缠师弟,调转枪头朝另一个伸出了要钱的手。

虞原的来历可不一般。

除了沧浪君弟子这一身份外,他还是虞皇家的老二,妥妥的皇亲贵胄,十二门徒中的最富豪的一位。

“我不行。”虞原也拒绝了,脸色很不好看,“师尊前几天去找我父皇兑奖品,死活坑了他一把,然后他就把我的零花钱都冻结了。”

虞皇和沧浪君早年有些过节,看他不顺眼很久了,现在闹脾气,打不过道君级别的沧浪君,干脆就拿叛逃到对方门下当徒弟的儿子开刀。

绝对的父慈子孝。

“这叫什么鬼?怎么师尊一出关,咱们都穷成了狗?”

鼎城真人哼哼唧唧,趁着师尊还在兑钱回来的路上,大胆怀疑起了沧浪君是个坏风水的扫把星。

难怪自从沧浪君继任峰主后,沧浪峰总出现财政问题,肯定是某人命中带穷!

本站提示: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