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库
首页 > 神农女帝 >第一百五十三回:队友亲手推下坑

第一百五十三回:队友亲手推下坑 第0页

“我家主上多年来被顽疾困扰,我沧溟阁为此寻遍大陆名师,甚至多年前也曾找过凤四公子之父凤玦大师出手诊治过,只是主上的顽疾连凤玦大师也没有办法。不得已之下,我们只能寻来这药王戒了。”

听了木柳的话,凤卿心里对这沧溟阁更加忌惮了。

这木柳的话里可透露了很多信息。

不仅仅这沧溟阁对凤煦的身份了如执掌,甚至还有能力请到凤煦的父亲,也就是药王阁四长老凤玦为这位沧溟王诊治。

凤玦是什么人?那是大陆除了神农老祖之下,唯一的一位八品炼丹师。

连凤玦都束手无策,那这位沧溟王的病症可不是凤琼云出手就可以搞得定的了。

凤煦也是皱起了眉,捂着自己的嘴,凑近了凤春正。

“我老爹虽然对我不好,但这丹医两道的实力我也是可以打包票的。连我老爹都治不好的病,这得是多难的病症阿?难怪拿着药王戒上门呢,这愿望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凤煦看似在跟凤春正话,实则也是在给凤卿听。

有凤卿在,涉及药王谷之事,理应由凤卿下决定。虽然明面上凤煦是出世者领世,但是领世的权力范围,不过就是带领当代出世者而已。

“木先生,按照你所,连凤玦大师都无法治好沧溟王之症,你又如何确定我们药王谷还有其他人能治好这病症?”

凤春正道,语气端正,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情绪。

“木柳当然不确定。只是木柳知道,这药王戒乃是药王谷流传于世,千年不变,不曾违愿过的存在,所以想尽力一试。”

“而且,你们药王谷还有神农尊者,别人治不好,尊者总能治好吧?”

木允文接了下木柳的话,状若随意道。

只是木允文刚完,凤煦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木允文道。

“我药王谷老祖岂是你可以随意指使的,你敢对我们老祖不敬,我要跟你决斗!”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凤春正也是怒视木允文。

就是首座的凤琼云脸色都不大好。

神农尊者,是刻在凤氏一族血肉中,比神明更加不可亵渎的存在,任何凤氏族人,只要听到有人玷污或者试图玷污神农尊者,都会群起攻之。

木允文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引起众人这么大的反应,木柳却知道是木允文话里不尊重神农尊者蔡引起这番场面,当即开口呵斥道。

“允文,道歉。”

木允文只能乖乖收起折扇,冲着在做几个人纷纷拱手。

“抱歉抱歉,是允文不懂事,亵渎了老祖。各位放心,我内心是非常敬畏神农尊者的,刚刚实在是一时口误,口误。呵呵.....四公子,在下只是一介文弱书生,论打架肯定是打不过你的,你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一回。”

“若是让我再听到你对老祖不敬,我可就不会再这么好话了。”

凤煦见此,才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一定一定....”

木允文见哄好人,才端正坐好,喝了口茶,凑到凤卿耳边。

“阿卿姑娘,你们药王谷脾气都这么火爆嘛?我不就提了下神农尊者嘛,至于嘛.....”

回复他的是,凤卿直接将初一吃完的果核丢了出去。

要不发木允文反应快,那果核就直接丢近木允文的嘴里了。

至此,木允文拿起纸扇挡住自己的嘴巴,表示他不会再话了。

木柳也是桃花眼斜斜瞥了木允文一眼,继续道。

“舍弟虽表达得不尽如人意,但他的意思也是木柳的意思。既然药王谷将这药王戒流传于世,并将这十年还一愿的承诺奉行了千年,想来,应该是有办法可以还木柳之愿。”

难道真的要请老祖出手?

凤煦几人皱眉深思。

见几人不话,木柳桃花眼中掠过精光。

“听闻药王谷少谷主也在这药王阁,不知木柳可否有幸相见?”

木柳一完,凤卿几分纷纷看向木柳,表情中有怪异,也有惊讶。

怎么一个两个都知道少谷主出世的事情。

凤煦实在没忍住,转头瞥了眼凤卿,似乎用目光在“又是你昨晚惹出来的?”

凤卿眼睛一瞪。意思是“我哪儿知道!”

凤煦回瞪,然后别开脸。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你自己招来的人自己解决!”

......

两饶微表情只有两人明白,不过也就是在数秒内发生的短暂交流,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抬头见凤琼云自顾自拿着茶边,慢悠悠一口一口喝着茶,仿佛他手里的茶是世上最好喝的茶叶一般。

然后再看向凤春正,凤春正脊背如竹,垂眸正专心抚平他身上衣摆的褶皱,仿佛他身上的褶皱也是世上......最难抚平的褶皱!

见这些人这般,凤卿差点没气笑,只能深吸了口气,起身,对着木柳微微行了一礼,轻声开了口。

“木先生,我家少谷主并不在阁中,如果有要事可以先告知阿卿,阿卿可以代为转达。”

凤卿完,木柳这才将一双桃花眼看向凤卿,那眼神中有着洞察人心的魔力,一时间,凤卿都有些不敢与其对视。

看到凤卿长相平常,怀中抱着一只四阶灵宠,身上虽有灵力,却不是很强,实在没什么特别,木柳才将目光转了回来,带着疑问看向凤琼云。

“不知这位姑娘是?”

“这位姑娘名唤阿卿,是少谷主的贴身女婢。如今少谷主行踪成谜,也只有阿卿姑娘可以联系到少谷主。若是木先生想找少谷主,让阿卿姑娘转达少谷主确实是最好的方式。”

侍女?

木允文有些不可置信,刚想开口,眼角余光瞥到地上那颗果核,非常识相地又乖乖坐好。

“不错,而且我们这位阿卿姑娘也是少有的医道才,若是需要看病诊治,阿卿姑娘也可以代为效劳的。”凤煦“落井下石”道。

凤卿瞪了凤煦一眼,凤煦却看也不看凤卿继续接着讲。

“既然木先生,你们也知道少谷主如今入了世,那我也就打开窗亮话了。按照我,其实药王戒之事,本该是由少谷主负责的。”凤煦回头挑眉看了看凤卿:“如今少谷主不在,木先生其实可以请阿卿姑娘先走一趟,将沧溟王的病症资料细细收集好,禀报少谷主,由少谷主统一处理。倒时,不管是少谷主亲自治疗,还是请我们老祖出山,都是好商量的。”

......

凤卿在一旁听得火冒三丈。

这臭阿煦,分明是想不管这件事,将她推出来顶缸!read3;

本站提示:畅读模式无法阅读请返回源站阅读!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