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伏击

文 / 长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先竞月和周师爷二人脸色剧变,自从糯米里携带的瘟疫在玉门关流传开来,陆将军早已传下严令,一旦发现有咳嗽之人,无论是军士还是百姓,立刻扣押至军中隔离起来,交给随军郎中治理。如此虽不能彻底杜绝瘟疫的感染,却也能有效阻止其恶化。谁知此行撤离的这五六十个百姓里面,居然还有被瘟疫感染的患者,照这发作时间来看,想必是后来才被瘟疫感染,却在此时发作。

    可是如此一来,岂不是同行的其他五六十个百姓,甚至连同这两百军士以及先竞月、周师爷和李刘氏等人在内,都有可能已经感染上了瘟疫,只是一时间还未发作出来而已?

    当下两人也来不及细想,急忙随李刘氏上前,只见队伍中间的百姓里面,一个中年妇人不停地咳嗽,涌出一口口黄痰,正是感染瘟疫的症状。旁边百姓纷纷掩住口鼻,一个个躲得老远,对这个妇人连声责骂,训斥她不该混在队伍里撤离。李刘氏向先竞月低声解释道:“这妇人是馒头店老张的媳妇,膝下只有一个独子。前些日子他的儿子染上瘟疫,已被送到军营中关押,这妇人多半是当时被她的儿子所感染。”

    周师爷见其他百姓这副姿态,心知这妇人是留不住了,却又不好私自做主,便向先竞月说道:“嘉峪关内本就相信敌人散播出的谣,认定玉门关已被什么僵尸攻陷,大半活人都感染成了僵尸。如今若是带这个染病的妇人同行,恐怕嘉峪关的驻军更加不肯收留我们,这不如……”

    他并未将话说完,先竞月却已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可!”旁边的百姓顿时哗然开来,竟是说什么也不肯和这妇人同行,当中还有人叫嚷着要效法陆将军处理瘟疫死者的做法,将这妇人就地焚毁。先竞月冷冷扫视在场的百姓,沉声说道:“她能染上瘟疫,你们也可能感染。”

    话音落处,百姓连忙摇头摆手,异口同声地说道:“绝不可能!”先竞月本就不善辞,一时词穷,旁边李刘氏听懂了他的意思,当即踏上一步,向众百姓说道:“玉门关此番盛行的瘟疫,大家自然心中有数,稍有不慎便会被感染。既然老张的媳妇已被感染,且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大家这两日结伴同行,少不得也已被她感染,只是还没发作罢了。所以眼下大家都是同病相怜,今日若要丢下老张的媳妇,明日也可能丢下你们。”

    那周师爷见亲军都尉府的两位大人如此态度,也只得改变主意,说道:“也罢,我们还是带这位……这位夫人一同赶路。只要到了嘉峪关,关内不但有对症的药材,更有看病的郎中。至于这位夫人,好歹也算一个病例,否则即便是郎中问诊,也是无从看起。”

    众百姓心中虽是极不情愿,却也不敢违背这几个人的意思,当即漠然前行,纷纷远离这个妇人。李刘氏见众人都不愿照看这个妇人,便问周师爷讨了一匹军马,让这妇人骑马前行,自己则取出一张方巾抱住口鼻,在一旁悉心照料。

    先竞月和周师爷也没其它办法,只得让众人继续连夜赶路,待到天明时分,离嘉峪关便只剩三百多里路程。众人稍作歇息,决定一鼓作气,争取在半夜时赶到嘉峪关。约莫在午时前后,陆将军派出的那两千剿匪的军队得到周师爷的传唤,也尽数赶了过来,一路护送着众人沿官道前行。先竞月和剿匪军队的两名将领交谈一番,才知道前两日突然发现小股贼匪的踪迹,引得这两千人一路往南面追赶,最后扑了个空,所以剿匪军队前几日才没留在队伍附近护送。

    有了这两千剿匪军士的护送,自然无需担心贼匪来袭,众人也松下一口大气,但心里却被瘟疫带来的恐惧所笼罩,一路上默不作声。先竞月之前和谢贻香、商不弃两人追寻宁萃留下的“玉门走尸”一案,出兰州城一路西行,经过嘉峪关赶去玉门关,也是走的这条官道。如今沿着来时的道路折返,却已物是人非,不禁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算来谢贻香和商不弃两人应该早已抵达天山,却不知是否已经破获了最后的“天山坠龙”一案,同时将那“撕脸魔”宁萃缉拿归案。此时先竞月再来回想,当时宁萃所谓的“玉门尸”一案,恐怕并不是“阴山堂”道士借赶尸之名夹带走私这么简单,而是指后来出现在玉门关的这些活尸。只可惜明明已经知道整件事是由神火教又或者是那个思道在幕后搞鬼,但面对玉门关的这场劫难,自己却根本无能为力。

    话说眼下的局面也容不得先竞月多想,如此加急赶路,待到傍晚时分,离嘉峪关已不过百里之遥。由于陆将军严禁剿匪军队进入嘉峪关百里范围内,剿匪军队的两名将领不敢违抗军令,只得和众人道别,叮嘱周师爷和王参将一路小心。

    于是还是由周师爷和王参将带着一百名军士走在前面,中间是李刘氏和众百姓,先竞月和一半军士留在最后压阵。由于昨夜的一番折腾,军士和百姓几乎没睡,苦苦撑到现在,早已疲惫不堪。但想到前方不远便是嘉峪关所在,所有人只得打起精神,奋力前行。又走出五六十里地路,天色已然黑尽,一轮圆月当空升起,将整片荒漠映照得一片通明。没过多久,便见西北方向的荒漠之中,忽然翻腾起一大片尘灰,如同海浪一般朝众人这边而来,稍有经验的军士顿时脸色大变,说这是马队奔行时扬起的尘灰,看这架势,来的少说也有一两百骑。

    要知道因为玉门关的活尸一事,玉门关和嘉峪关两处关隘已封闭了近两个月,哪里还有行走的商队?显而易见,此刻月色下自西北方向奔行而来的马队,定然便是“脏胡子”和“库里魔刀”这两路贼匪组成的队伍。只是没想到这些贼匪如此狡猾,竟能避开陆将军派出的两千人剿匪军队,此刻纵马追赶,分明是吃定了先竞月这一行人。

    既然避无可避,那便只能硬着头皮迎战。当下先竞月便催促中间的百姓加速前行,自己和后面压阵的一百军士则放慢脚步,让军士们张弓搭箭,全都将弓弦拉到满月,只等对方的马队过来。

    谁知队伍中间的百姓慌慌张张地跑出十几丈距离,猛听一阵沉闷的号角声响,官道两旁的荒漠里突然钻出数十个脏兮兮的贼匪,纷纷手持畏兀儿族的弩箭,只管瞄准队伍中间的百姓激射。一时间但见弩箭如雨,自官道两旁铺天盖地而来,顿时便有十多名百姓中箭倒地。 ( 竞月贻香 https://www.shangshu.cc/79/797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